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3章 遭遇狼群(第一更,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求力荐)
    (请大神咒:乾旋坤转,一气初分,发生万类,养育群灵,混沌浩荡,万神降临,推荐票来,收藏猛增,打赏不断,人气飙升,急急如律令。说人话就是: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求力荐,一天三更,不定期爆更!)

    阎十一目光一扫,发现以香樟树为中心近百个坟包,不断有僵尸爬出来,跟着音乐摇摆起来,场面极度诡异,而且这些僵尸的身体都保存的十分完好,基本没有腐烂的迹象,尤其是靠近香樟树的僵尸,几乎和活人没什么区别。

    “咱们要把这些僵尸清理了么?”包紫问了一句,手上拿着她的短剑,有些胆怯。

    “先看看他们想干什么!”阎十一知道今天是月中,月圆之夜,僵尸会出来朝拜月亮,吸取太阴之气养形,但这些僵尸显然不是正经僵尸,不拜月却跳迪斯科,简直匪夷所思。

    “呜——”

    一曲摇滚结束,领头的僵尸长啸一声,朝着香樟树俯下身子,行五体投地大礼,其他僵尸也纷纷效仿趴在地上,嘴里发出咳咳声,好像喉咙被堵了一样,不一会儿,一条条软趴趴的虫子从这些僵尸们的嘴里爬出来,每条都有手臂粗细。

    “他们这是干什么?”包紫捂着嘴,有点想吐的感觉。

    阎十一皱起眉头,觉得事情不简单了,“这些是尸虫王!”

    “尸虫王?尸虫里面的王么?我有时候会接触到高度腐败的尸体,里面就会有虫子,但爷爷告诉我那些不是尸虫,只是蛆。”包紫不解。

    阎十一道:“尸虫和蛆长得挺像,但产生条件不一样,往往暴露在空气中的尸体产生的虫子,都是苍蝇产的卵孵化而成的蛆,而尸虫只在被埋进土里之后,隔绝了空气,母虫才会把卵产在尸体身上,将尸体分食干净。且尸虫王的产生,则类似于苗人养的蛊,将数十条尸虫放进密封的罐子里,埋入土中,百日之后,打开罐子,最后活下来的就是尸虫王!”

    “可这些尸虫王用来做什么的?”

    阎十一想了想道:“我猜是用来吸收这些僵尸体内阴气的吧,等这些尸虫王吸食阴气长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从僵尸体内爬出来,被饲养它们的人收走。”

    “可没看到有人来收啊!”包紫看着一条条尸虫王从僵尸的嘴里爬出来,逐渐聚集在香樟树下,搅在一起,捂着嘴道:“以后我再也不吃炸竹虫、炸蜂蛹、炸蚕蛹这些东西了!”

    阎十一心说你还真下得去嘴,这些东西也敢吃,本想再说点打击她的话,却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鬼气袭来,赶忙按下包紫的头,两人掩藏起来,悄悄抬头一看,才发现另一条石板路上走过来一个身形婀娜的女人。

    这女人梳着个大麻花辫,雪白的旗袍,红色的高更鞋,挎着个竹篮,缓缓走到香樟树前,看不清容貌,身上散发出青黑色的鬼气,将地上的尸虫放进竹篮里。

    “还好不是麻花辫!”包紫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

    阎十一见她的状态不对,小声问道:“这不就是麻花辫么,怎么不是了?”

    “我是说,还好这个女鬼有脸,不是前后都是麻花辫!”

    “你说的是绑麻花辫的无脸女鬼么?我没遇到过,但听我师叔讲过,不就前后都是麻花辫嘛,有那么可怕么?”阎十一不解道。

    包紫却是脸色一变道:“你不知道,在我三岁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玩,就有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女人飘进了房间,想拿走四柱凶煞剑,我当时还小,不知道是鬼,以为是小偷,就喊了一声,这女人转过头来,脸上还是一条麻花辫。

    当时我就吓晕过去了,那个女鬼拿走了四柱凶煞剑,我差一点就死了,幸好师父路过我家,杀了那个女鬼,我才捡回一条小命,也可能是那时候留下阴影了,最怕梳辫子的女鬼,你不会笑话我吧?”

    “不笑不笑,不就是一个法师怕鬼嘛,有啥稀奇的!”阎十一还是笑了出来,见包紫沉着脸,便安慰道:“有阴影怕什么?谁没有呢?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从小就怕疼,不敢咬破手指,从小到大都用雄黄酒代替天师血的!”

    “你还怕疼?”包紫一愣,转而捂嘴轻笑,可能是动静大了点,那个女鬼转过头来,往这边望了过来。

    阎十一赶忙捂住她的嘴,和她隐藏起来,许久才把头抬起来,但那个女鬼已经不见了,那些僵尸也都爬回了坟包。

    “是发现我们了?”包紫朝周围看了看,一个僵尸都没有了,女鬼也不见了。

    阎十一打量了一圈,没有任何动静,小声道:“刚才那个女鬼的气息有点眼熟,我好像在哪见过,对,就是在张二狗家,那个杀了张二狗两口子嫁祸给我的女鬼,修为挺高,可能躲起来想让咱们自己出去,咱们再躲一会儿!”

    两人在草丛里蹲了十来分钟,还是没有动静,周围依旧万籁俱寂,这才站起身来,可刚起身,就听到了一声狼嚎。

    “嗷呜——”

    一声之后,又此起彼伏的响起数十声狼嚎,下一刻,一双双凶残的眼睛,闪着碧绿的光芒从四周围了过来,月光之下,一头头黑白毛色、大小不一的狼出现在黑暗中。

    “我勒个去,早知道还不如跟那个女鬼打一场!”阎十一把四柱凶煞剑拿在手里,“这么多鬼我不怕,这么多狼,也只有被撕碎的份。”

    “有没有可能是哈士奇?”包紫突发奇想道。

    “你家二哈能有这气质?”阎十一看着周围这些狼凶狠的眼神,撇了撇嘴道:“柱子真是太坑人了,他说猎场里面都是鸡鸭鹅,狗猫猪之类的家畜,我居然就信了!”

    包紫却是带着哭腔道:“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呀,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我还没交过男朋友!”

    “我也没教过女朋友呢,人生还不完整,咱们不能把命交代在这里!”阎十一从背包里摸出来一瓶雄黄酒,一袋火油,还有一叠符纸,说道:“咱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那棵香樟树,只要咱们能爬上去,就能捡回一条命!”

    包紫抬头看了看,近处的树都太矮太细了,承受不住他俩的重量,狼也容易爬上去,只有那棵香樟树又粗又壮,可距离他俩有一百米左右,人的百米速度十秒以内算是极限了,但狼的百米速度也就五六秒,似乎很难摆脱,何况爬树也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