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章 坟头蹦迪(第三更)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五星力荐,书友不要吝啬哟,你的一票,可能就决定了本书的命运也说不定!)

    阎十一把生死簿放回包里,却无意间摸到了一瓶东西,拿出来一瞧居然是之前遇到岛国阴阳师安·倍三原丢下的化尸粉,顿时计上心来,见到贪财鬼扑过来,将化尸粉瓶盖打开,闪避开去的同时把药粉撒了上去,在地上打了个滚站了起来,“除非你身上的肉都是活的,否则……”

    阎十一话还没说完,贪财鬼高大身体上沾了化尸粉的地方开始分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凹陷下去,贪财鬼嚎叫着在地上打滚,身上缝合的地方逐渐撕裂开来,一具马的骨架从里面挣扎出来,骨架的胸腔内就是贪财鬼的鬼身,却只有一个脑袋。

    “哈,终于出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阎十一在长剑上挑了一张引雷符,以剑指天,“天雷殷殷,地雷昏昏,骚扰为厉,定干雷霆,雷公电母,四海龙神,太上有令,命我施行,御雷诛邪,急急如律令!”

    念毕,长剑一指贪财鬼的鬼身,只听“轰”的一声雷鸣,一道白色闪电劈了下来,将贪财鬼炸起来好几米高,整个骨架重重落在地上,阎十一赶忙将一包调制好的法药扔到贪财鬼的骨架上,引来地火点燃了骨架。

    贪财鬼被地火一烧,窜了起来,骷髅马在地上疾驰,往山坳东边逃窜。

    “天雷勾地火都打不死?”阎十一大惊,再度将长剑指向逃窜的贪财鬼,闪电再度落下,却是被贪财鬼躲了过去,再试了几次也是如此,最后让贪财鬼逃进了黑暗之中。

    “尼玛,我才知道为啥他要弄个马脖子和兔尾巴,敢情就是用来逃命的,飞鹰走马,势若脱兔,古人诚不欺我!”阎十一郁闷的发了一句牢骚,把化尸粉盖上放进背包,又收起地上的灵符,看了一眼已经分解完的尸体,对包紫道:“走,咱们追上去看看!”

    “咱们还追的上么?”包紫跟上,今夜阎十一所做的一切她可都看在眼里,对他的能力更加肯定了。

    “地火已经烧起来,魂不灭,则火不灭,异界之鬼也难逃一死,咱们追上去就是确认一下,免得有后患!”阎十一带着包紫,疾步朝贪财鬼消失的方向跑去。

    在荆棘丛里走了十几分钟,路突然开阔起来,变成了石子路,再走一段,变成了水泥路,水泥路的尽头是一个铁栅栏门,栅栏门两边是高五六米的铁围栏,一直延伸到黑暗里,看不出围栏有多长,每隔几条铁管就贴有一张灵符,围栏顶端还拉了好几道电网,防止人从上面翻进去,比一般的军队工事还要严密。

    “这是什么地方,血腥味好重!”包紫捂着鼻子,皱了皱眉。

    “这里应该就是柱子说的猎场了!”阎十一在地上捻起一撮焦土,还有余温,又撕了一张铁管上的符咒,一看是镇凶符,便道:“需要这么多镇凶符镇压,里面可不简单,贪财鬼往这里面逃进去,还真可能让它捡回一条命去!”

    说完毫不犹豫用长剑斩断了栅栏门上的铁锁,推开门走了进去。

    猎场里边更加黑暗寂静,血气和邪气重了不少,周围阴风测测,树荫摇曳,像有无数的怨鬼在哭泣狞笑。

    “好像有音乐的声音!”包紫跟在阎十一身后,处在黑暗之中,感官异常的敏感。

    “别自己吓唬自己,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音乐,老二又没跟咱们一起来。”阎十一四下里照了照,发现前面有一块巨大的影壁墙,将水泥路分成两条,影壁墙上刻画着八条黑龙,都是张牙舞爪,面目狰狞,一看就是恶龙,“八龙聚煞?”

    “不是,真有音乐声,你仔细听,还是摇滚!”包紫又说了一句。

    阎十一这才侧耳仔细辨别,果然从影壁墙后面有音乐传来,“让我们一起摇摆,一起摇摆,忘记所有伤痛来一起摇摆……”

    还是半壁江山的歌,阎十一听着这节奏,差点亲不自禁的跟着节奏摇摆起来了,心说难道张弥勒也跟来了?

    带着好奇,和包紫一起绕过影壁墙,往里走去,没走几步,两人停住了,眼前出现了一片坟地。

    “你、你不是说这是猎场么,怎么还有坟?”包紫紧了紧阎十一的胳膊,几乎半个人都贴在他身上了。

    “你是法师,鬼都见过不少了,还怕这些坟么?”阎十一有点奇怪包紫的表现,但还是从背包里拿出两张藏身符,贴在包紫和自己的后颈上,安慰道:“贪财鬼肯定死了,就算不死,没了肉身它也没能力抓你回去让你吃****……金子了!没事的!”

    包紫点点头,总算放松了一些。

    “明天会发生什么谁知道,所以此刻让我们尽情摇摆,忘掉防晒霜忘掉……让我们一起摇摆……”

    两人这才沿着石板路,在坟地的边缘慢慢前行,音乐声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映着洁白月色,两人往坟地里瞧去,诡异的一幕出现在两人眼前。

    坟地的中心是一棵巨大的香樟树,直径大概有三米,在江南省这样的百年香樟树极为少见,树龄至少两三百年,枝叶繁茂如伞盖,遮天蔽日,里面的枝杈如鬼手一般盘错纠结。

    香樟树的四周围了一圈又一圈的馒头坟,之所以叫馒头坟,是因为这些坟只有一个用土堆起来的坟包,连一块墓碑都没有,而最为让人不寒而栗却又有些好笑的是,此时正有不少僵尸在这些坟包上跟着节奏,摇头晃脑扭动身体。

    这些僵尸身穿花衬衫、喇叭裤,有些还烫着头,打扮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差不多,香樟树下还放着一个古董级别的录音机。

    阎十一瞧着,也是惊讶不已,“真是活久见,传说中的坟头蹦迪让咱们遇见了,估计这些人活着的时候就是当时的弄潮儿!”

    包紫回忆道:“我小的时候看到过几个年长的师兄穿着这样的衣服偷溜出去,那时候不懂事,现在我知道师兄他们干什么去了。”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这些人的年纪和咱们的父辈差不多,活到现在也就四五十岁,怎么就死了呢?还死了这么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