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8章 天机鬼术·人间道(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力荐!)
    (这几天,到了决定本书命运的关键时刻,能看到这里的书友,喜欢就收藏一下,再喜欢就投上几票推荐票,再再喜欢就来些打赏,多少随意,青蚨只想冲一下,让这本书走的更远一些,为书友们写出更多好看的情节,稍后十点左右还会有一更,十二点半还有一更,之后几天都会一天三更以上,如果能走得远些,爆更什么的也不是事儿!)

    ……

    阎十一呵呵冷笑:“女财神?我看是女妖精吧!”

    包紫一听就不乐意了,皱着眉咬了咬嘴唇道:“男人能做财神,女人也可以呀,不就发发钱么,我也会呀!为什么一定是妖精?”

    阎十一笑道:“华夏古往今来,真正被奉为财神的就只有五大财神和四方财神,最家喻户晓的莫过于武财神赵公明和关老爷,文财神比干和范蠡,这些人之所以被尊奉为财神,要么是生财有道的商人,要么就是商人的保护神,这才受人敬仰。而古代女子足不出户,跑江湖经商那更是不切实际,想要为人所知,受人供奉,根本不可能。只有蛊惑贪财之人的妖精鬼魅,才会让人给她建庙供奉。”

    “阎法师说的没错,先不论男女,普通财神像一般拿个如意,拿个元宝,最多像武财神赵玄坛那样,手拿宝剑跨黑虎。”

    柱子继续说下去,“但那庙里的女财神不一样,衣着暴露,身姿婀娜,样貌魅惑,左手抱着一个长角的小孩,右手拿着一个骷髅头,底下坐着的是一只两个脑袋的狗,那只贪财鬼就是这个模样!之所以叫它贪财鬼,是因为他的习性和普通贪财鬼一样,喜欢金子,但是分不清****和金子。”

    包紫却是不明白:“都是贪财鬼了,还分不出****和金子,这业务能力太差了吧?”

    阎十一解释道:“传说贪财鬼生前爱占人小便宜,小偷小摸的,尤其喜爱金子,而****和狗血都很腥臭,属金,阎王爷为了惩罚它,就给它眼睛上蒙了一层纱,让它看不清****和金子的区别。天下间****满地都是,金子却极少,于是贪财鬼多半捡的都是****,这个村子就是最好的佐证。”

    包紫扬了扬眉,喜道:“这故事好玩,你哪里听来的呀?”

    “你师父不给你讲这些东西吗?”

    “没有啊,我师父才不给我讲这些呢,你师父给你讲的这个故事呀?”

    “我师父也不讲……”阎十一心说他师父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哪里会讲这些东西,“是我师叔说给我听的,你别看他法力不怎么样,但是见多识广,知道很多有意思的事儿,你的师叔师兄里面肯定也有这样的奇人!”

    “才没有呢,我的师兄们每次见到我都给我送好吃的好玩的,恨不得说些腻歪到没边的好话,才不会讲这些没品的东西嘞!”包紫捏捏自己肥嘟嘟的脸,回忆起来一脸的享受。

    “原来你觉得没品啊,那以后我不讲了!”

    “可是我觉得很好玩呀,比我那些师兄有意思多了!”包紫又补了一句,“不过按你说的,是不是弄点****就能把贪财鬼引出来了?”

    “不用那么麻烦,咱们只要捡一块金子额……****带走就行了!”阎十一又转头对柱子道:“你再说说其他的情况,比如外面的那些村民,都还是活人么?”

    柱子答道:“不是了,他们在这村子里的时间要长得多,就算吃****可以续命,也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外面这些人都是活尸。”

    阎十一点点头,“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有的,”柱子回忆了一番,再道:“我把财神庙埋了之后,又在上面搭了个元宝坟,以为这样就能镇住里面的邪气,可以借此把贪财鬼彻底灭了,可没想到的是,邪气的来源根本不是财神庙而是村子东边的猎场。”

    阎十一却是纳闷了:“华夏国哪有合法的猎场?何况三钱山也不大,野兔山鸡都少,那些富人拿什么打?”

    “这我不知道,反正每次狩猎之后,都是整大卡车往外拉猎物,多半是狗或者猪,也有猫、鸡鸭鹅这些,也有少量狐狸、浣熊、貂之类的保护动物。”柱子如实道。

    “真想不明白这些有钱人的思维,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打猎,花钱打的还是家禽家畜,”阎十一很不屑的摇摇头,“那你进猎场看过么?”

    “本来是想进去的,可惜那时候我被贪财鬼抓进村出不去了!”

    “大体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你俩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就送你俩去阴司销账了!”

    一直没开口的娟子道:“阎法师,我俩一生没做过什么坏事,今生死在这里只是因我贪心而起,我想阎法师你法力高深,能不能在阎王面前求个情,让我和柱子下辈子还结成夫妻,好让我下辈子好好伺候他,感念他这辈子对我的不离不弃。”

    “这个我办不到,你俩也是法师,知道法师只管阳间的事!”阎十一看着两人神色凄楚,终有不忍,心软道:“一会儿,我会把你俩的心愿写在往生陈情符上,或许判官会感念你俩是为破除邪物而死,给你们再安排一世的姻缘也说不定。”

    “那……多谢法师了!”娟子也知道这已经是法外开恩了,又指着桌子底下的一个小木箱道:“阎法师,箱子里是我派的一些法器和法诀,还有那篇禁术也在其中,丢在这里实在不妥,还请你代为处理。”

    “这个可以,”阎十一拿出黄表纸写了一道往生陈情符,“如果没别的事就进来吧。”见两人附到灵符上,便将符咒扔出去,灵符在空中顺着窗口缓缓飘出去,飞向北方。

    送走两人,阎十一又把桌下的箱子拿上来,打开来看了看,里面确实有些法器和符纸,秉持不浪费的原则,他就笑纳了,箱子底下还有两本法诀,上面这本没什么特殊,只是普通的符术和咒术,里面记载的他都会,第二本所谓的禁术,阎十一本来是打算付之一炬的,但封面上的名字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古旧的纸张上写着:天机鬼术·人间道。

    阎十一是天机门的弟子,天机门有一门秘术就叫做天机鬼术,只不过他师父没传给他,此时又看到一本名字差不多的,觉着会不会是巧合,想了想,塞进了背包里,等回去之后让师叔确认一下,万一是本门鬼术烧了就可惜了。

    收拾完后,两人在茅草屋后面掘了个坑,把柱子一家三口埋了进去,算是死有所归、一家团圆了。

    等两人做完这些,想要出村的时候,那些骨瘦如柴的村民早已将出村的路堵死了,瞪着一双双死鱼眼盯着两人,嘴里溢出来黑褐色的口水,是要吃人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