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7章 女财神
    娟子本来就虚弱不堪,此时见到这么个东西,不知是害怕,还是心疼自己孩子变成了怪物,捂着嘴轻声啜泣了起来。

    摄青鬼绕过她的脚,攀上了她的大腿,用长长的指甲扒拉她的裤子,变换着各种恐怖的表情,嘴里流出黑色的液体,换做一副粗壮的男子声音,呲着牙道:“摄青产,三伏寒,请神容易送神难!桀桀桀……我要回去!”

    摄青鬼感觉出来阎十一非常不好对付,于是抓着娟子的裤子,想要把她的裤子拉下来,脑袋率先钻进了裤子,想要回到它出生的地方。

    这时一根红线,一头绑着一个五帝钱,从摄青鬼的脖子下穿过,在它整个身体进入裤子前,在它的脖子上绕了一圈。

    阎十一抓住飞回来红绳,两端绑在一起,打了个结,收紧绳子,勒住摄青鬼的脖子,将它提了起来,笑道:“那里你回不去了,我送你去该去的地方。”

    摄青鬼怨毒的看着阎十一,嘴巴张开,吐出来许多黑色液体,阎十一忙抓住它的脚,将它转了个向,头按在地上,笑道:“吐干净最好,一会儿多喝点!”

    同时捏了个指法,在摄青鬼背上连续点了几下,摄青鬼就一动不动了,正想给它翻面灌药,一把短剑从旁砍了过来,不仅砍断了红绳,还把阎十一的手臂给划伤了。

    阎十一回头一瞧,娟子此时正拿着包紫的短剑朝他刺来,嘴里还对摄青鬼喊着:“孩子,快跑,妈妈对不起你!”

    “该死!”阎十一夹住刺过来的短剑,将剑夺了过来,再看摄青鬼,已经从红绳中挣脱出来,再次爬到土炕上,跳到了柱子身上。

    柱子已经被妻子的举动惊呆,竟是没反应过来,手上掐了指诀点过去的时候,摄青鬼的长指甲已经破开了他的胸口,整个身体钻了进去。

    “柱子!”娟子没想到会这样,看着丈夫被开膛破肚,顿时尖叫起来,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柱子的肠子内脏全都流了出来,双眼圆睁,不断有血从嘴里喷出来,几乎已经宣告了死亡。

    “弑父畜生!”阎十一跃上土炕,扣住柱子的肩膀,手指从海碗里沾了些法药,在他的喉咙上写下封魂敕令,免得摄青鬼吸了他的魂增加实力,又从他的两肋开始,依次向伤口处画朱砂线,想将摄青鬼从他身体里逼了出来,又对包紫道:“用红线结一个五行绳结,等摄青鬼钻出来的时候套住他!”

    “怎么结?师父没教过!”

    对于这个偏科生,阎十一也是无奈,又道:“翻花绳总会吧,弄一个复杂的!”

    “这个可以!”包紫赶忙用红线结了个六芒星,倒是挺复杂。

    “玩得还挺溜!”阎十一心说这个再想翻回去不容易,“放到柱子伤口上,快!”

    包紫刚把花绳放到位置,摄青鬼受不了法药的味道,怪叫一声,从柱子的肚子里窜了出来,尖长的指甲直接割断了红绳,冲着包紫的肚子就去了。

    “小心!”阎十一赶忙将包紫推开,手上扯过一段红绳,将摄青鬼的双手绑住,用脚踩在地上,扣住摄青鬼的下巴,端起海碗,将法药灌进嘴里,对包紫道:“你怎么不在红绳上加持法力?差点你就步柱子后尘了!”

    包紫被阎十一大力一推,脑袋撞在了墙上,揉了揉脑袋道:“我、我也不知道,好像法力都没了!”

    “我给忘了,你刚才给娟子接生来着,女子经血和胎衣都是不洁之物,法师接触容易破了法身!”

    “可、可我每个月都有,”包紫揉了揉脑袋,过来帮着按住摄青鬼的两只脚,“有时候睡觉侧漏了,全身都是,也没出现这种情况呀!”

    看着包紫那毫不做作的表情,阎十一反而羞涩了:“这个……我还真没研究过!”

    两人将整整一大海碗的法药灌进摄青鬼的嘴里后,摄青鬼的肚子开始膨胀起来,青色的皮肤逐渐变得透明,口鼻中不断有青色的液体喷吐出来,肚子也逐渐消下去,肤色渐渐变白,恢复到一个婴儿该有的样子,但也没了气息,不再动弹。

    “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去?”阎十一放开婴儿尸体,抓起娟子,将她翻过身来,在她的脊柱上点了几点,中指和食指压住一段脊柱,拿起两枚五帝钱在这段脊柱上一夹,将一个青色影子夹了出来,不知什么时候摄青鬼已经附身到了娟子身上,但没能逃过阎十一的眼睛。

    没了躯体的摄青鬼依旧狰狞,但实力大减,对着阎十一张牙舞爪,嚎叫不止。

    阎十一当然不会怜悯它,两枚五帝钱一合,压住它的魂魄,用灵符包成八角形,勾引地火,直接灭魂,动作一气呵成。

    做完这一切,才将娟子翻过身来,却是见她脸色煞白,已经没了进气。

    包紫作了一番抢救,但还是没能将两夫妻抢救回来,又给阎十一的伤口做了消毒处理包扎好,沮丧道:“他们一家三口就这样死了,我有点过意不去,如果我们不来……”

    “如果我们不来,他们可能会死的更惨,死的人也绝不会只有他们俩!”阎十一打断道,双手点在娟子和柱子的眉心,抽出来两道白色的魂魄,说道:“帮人帮到底,你俩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我尽量帮你们完成。”

    柱子和娟子的魂魄悬在空中,表情悲伤,柱子道:“多谢阎法师了,也许我俩本该这样解脱的!”

    “什么叫本该?是你们自作自受!”阎十一毫不留情面,“你俩要是不招惹摄青鬼,今天遇到我们,就可以不用死了!”

    “是,阎法师说的是!”柱子自惭形秽,又道:“不知道阎法师你,是不是真的有把握诛杀那只贪财鬼?”

    “见都没见过,我怎么会知道?说不定我俩就步你俩的后尘也说不定了。”阎十一谦虚了一句,“把你俩魂魄招出来,一是为你们送行,二是跟你们了解一下这个村子和周围的情况,尤其是南边的那座财神庙,你知道为什么被埋了?。”

    “那是我埋的!”柱子露出恐惧之色,“这财神庙太邪乎,里面供的财神居然是个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