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章 摄青鬼
    柱子似乎放下心来,却又催促道:“你们快离开村子,千万别再回来了!”

    “有什么危险么?”

    “快走就是了!”

    “哇哇哇——”阎十一还想再问,房间里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旋即也传来了包紫的惊叫声。

    两人赶忙推门进去,却是见到骇人的一幕。

    娟子张着双腿,下身流着满是恶臭的黑血,她的身侧蹲着一个全身发青的小孩,青面獠牙,好似一个恶鬼,包紫正拿着剑对着它。

    “摄青鬼转世?”阎十一愣在当场,

    包紫不解道:“什么是摄青鬼?也是厉鬼么?很厉害么?”

    阎十一用镇凶符将门口封住,免得这小鬼逃了,将勾魂笔拿在手中道:“人死之后,新鬼散发的气息为白色,到地府投胎时为灰色,怨鬼绿色,厉鬼红色,恶鬼黑色,这几乎是所有鬼魂的终点了,如果再有机缘,修为突破之后周身散发青气,变成摄青鬼,那就是比肩九幽鬼妖、子母罗刹这种变异鬼的存在。”

    “可娟子姐姐怎么会怀上这东西?”

    “那就要问他了!”阎十一将勾魂笔对准柱子,“摄青鬼也可以人为供养,最有效的法子莫过于母体受孕分娩!原来你是个邪修,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不关柱子的事!”这时娟子断断续续说话道:“他、他是想、救我出去!”

    阎十一疑惑:“什么意思?”

    娟子在柱子的搀扶下勉强坐起来,述说起他们来这里的事,大体内容就是两年前,他们偶然间来到这里,发现了这个黄金村有鬼物惑人,就想将这个鬼物除了,没想到这个鬼物是个怪模怪样的贪财鬼,还不惧怕任何法器和道术。

    夫妻俩不能力敌就逃出了村子,可娟子走的时候贪心捡了一块金子,被贪财鬼追踪到,在出三钱山地界之前被抓了回去,柱子几番尝试也没能救下妻子,久而久之沾染村子里的气息之后也没法离开了。

    娟子说完已经没了力气,柱子继续道:“之后两年时间里,我们尝试了许多方法都失败了,最后我想起师父留下的一个禁术,就是将冥界的摄青鬼拘上来投胎,想借摄青鬼的力量把那个贪财鬼杀了!可惜这里只能吃这些金子……臭****,营养跟不上,娟子流产了三次,这次才勉强怀上了!”

    听完夫妻俩的叙述,阎十一满腹的疑惑,问道:“我进村子的时候已经猜到这里极有可能是贪财鬼设下的鬼境,但贪财鬼不过是小鬼,上限不高,不管是在阳间还是在阴司都不可能修炼成厉害的大鬼,怎么可能做到不惧怕法器和道术?”

    柱子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和那个贪财鬼交手过不少次,隐约中听得出来,它既不是阳间也不是阴间的!”

    “这不现实吧,”包紫一边给娟子擦拭身体,一边问道:“鬼不都得在阴间么,最多就是留在阳间,不然还能去哪?”

    柱子沉默,阎十一虽然也好奇,但眼前还没空去深究,看着蹲在墙角边老老实实的摄青鬼幼童,说道:“摄青鬼转世,不同于正常小孩,别看它现在跟个孩子一样,只需要七天便可成年,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它就明灭人性,完全变成了摄青鬼,到时候实力可不比这只贪财鬼差,你有把握击杀它么?”

    柱子叹口气道:“我只想着杀了那只贪财鬼后带着娟子逃之夭夭,其他的我根本没有考虑过,阎法师,你如果觉得我已经堕入邪道,你就动手杀了我吧,我只求你带着娟子出去!”

    “你还没到泯灭人性的地步,倒不用这么极端。”阎十一拿出一张灵符,“但这个摄青鬼我必须将它除了,否则后患无穷!”

    “可……”

    “那只贪财鬼我自有办法除去!”阎十一打断了柱子话,从背包里拿出七八样事物,准备调制法药。

    “鸡冠、鸭掌、鹅头、牛眼、猪尾、狗血、羊蛋蛋。”包紫咂摸着嘴,“你要烧烤么?”

    “平时你去吃烧烤还点这些东西?不嫌味儿大么?”阎十一是真服了包紫这个吃货了,但凡能和吃的沾边的都不挑嘴,说着把七种东西全扔到大海碗里,搅拌完后,递到包紫面前,“烧烤没有,凉拌有一碗,你吃不吃?”

    包紫看着这一碗黏黏糊糊的东西,伸了伸舌头,估计味道和****差不多。

    “阎法师,你调制这碗法药做什么用的?用来灭摄青鬼幼童么?”柱子不解道。

    “看来你是真没打算事后清除摄青鬼了!”阎十一冷哼了一声,“这是三禽四畜灭法汤,鸡鸭鹅,牛羊猪狗,为家中禽畜,除了提供食物之外,身上最具灵性的部位也是鬼怪最害怕的东西,用这汤给摄青鬼幼童灌下去,才能彻底将摄青鬼的鬼气驱散。”

    阎十一顿了顿,严肃的盯着柱子,又道:“这孩子毕竟是你俩所生,我若用勾魂笔刺穿他的眉心,毁去它的身体,你俩又该是什么感受?”

    柱子一愣,此时他才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一件多么禽兽的事情,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阎法师悟道深远,一语惊醒梦中人,为了让我俩活命,我却亲手葬送了我们的孩子!”

    “行了,这是人之常情,不用悟什么道,是你俩走了邪道,闭眼吧,我要开始了!”阎十一也不管柱子的表情,向包紫使了个眼神,将摄青鬼幼童包围起来。

    摄青鬼幼童凭借天性也感知到了危机,四肢着地,手脚上长出长长的黑色指甲,呲着两排犬牙怒目而视,两只赤红的眼睛,布满血丝,像蜥蜴一样,分别看向阎十一和包紫,嘴里吐出一根长长的舌头,随时会跳起来伤人。

    “天呐,这才出生就这样了!”包紫惊讶道。

    “要是给它长上一两个小时,咱们都未必能抓得住它了!”阎十一先把海碗放下,手上拿着一条穿着五帝钱的红线,“关门!”

    柱子赶忙将门用木头顶上,他也没想到摄青鬼会这么可怕,才知道为什么他师父会把这法术列为禁术,实在太邪门了,赶忙回身护住妻子。

    摄青鬼两只鬼眼瞄了瞄四人,两只不同步的眼睛最后聚焦在娟子身上,贴着土炕内侧的墙壁朝她慢慢爬去,嘴里发出尖厉的笑声,表情狰狞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