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5章 黄金村
    那几间茅草屋再也不是枯败稻草堆砌而成,而是一根根金稻草垒起来,散发着耀眼金光,就连糊墙的泥巴也是金子,更别说地上,虽然不是金砖铺就,却也是金石头金泥土,连边上搭的鸡窝也是金子垒起来的。

    “哇,这村子这么有钱呀!”包紫感叹了一句,不过她似乎对是吃更感兴趣,也仅仅感叹而已,没有做出夸张举动。

    阎十一心动了一下,好在他知道这绝对不是真的,如果此时张弥勒那三个穷逼在,估计就趴在地上抱着金子打滚了,便在地上捡起了一只破了一半、金光灿灿的猫食盆,放鼻子下闻了闻,又放到包紫面前道:“闻闻,像什么?”

    包紫一闻,立即皱眉闪开,“好臭,好像厕所里的味道!”

    “对,是屎味!”阎十一把猫食盆扔了,补了一句,“还是最臭的****味!”

    “咦,好恶心!”

    “味道你就觉得恶心了?我要是告诉你,这里一切看着是黄金的东西都是****,你会怎么样?”阎十一淡淡一笑,将一张灵符点燃扔到地上,脚下原本金灿灿的地面,顿时焦黑了一块,露出原本的面貌。

    “这是个障眼法?”包紫一脸的惊讶,“要都是****,村里的人怎么活下去?”

    阎十一正要解答,村子里的几间茅草屋房门打开来,探出几个干瘦的脑袋,每个人都眼窝塌陷,形容枯槁,脸上还带着淡淡的青色,营养不良十分严重,还有好几个村民手里拿着一块金子,放到嘴里就啃了起来。

    “他们吃金子?”包紫大惊。

    阎十一却冷冷一笑道:“确切的说是吃****!你要不要尝尝?”

    “呕……”包紫一阵反胃,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再难吃的食物都能接受,但绝对无法通过屎的考验,干呕了好一阵才道:“难道这些人不知道这只是个假象么?”

    “鬼迷眼,财迷心,遇到哪一样,人都无法自拔,何况这村子里的人两样都遇到了!”阎十一沉声道:“这里怨气虽然不重,但是很邪性,咱们小心为妙。”

    村子里越来越多的人探出脑袋,看着两人从屋前走过,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打招呼的,只瞪着两只浑浊呆滞的眼睛阴测测的看着,这也让两人更加谨慎,直到村子尽头,一所茅屋里传出来女人的尖叫声。

    两人听着叫声很是痛苦,对视一眼,朝茅草屋走去,茅草屋掩着门,两人不好直接进去,便从破败的窗户上往里瞧了一眼,就看到屋里点着油灯,土炕上躺着一个干瘦的孕妇,由于身体太瘦,肚子看起来像一个球一样,此时正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挣扎。

    一个中年男子,头发和胡子都掉光了,满脸褶子,脸色铁青,抓着孕妇的手道:“娟,你可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把这孩子生下来,生下来咱们就能离开这里,过普通人的生活了……”

    包紫见这女人根本没力气生子,怕是要难产了,便推门进去,说道:“你这样是生不下来的,我来帮你吧!”

    “你们是谁?”男子见到一对陌生男女进来,立即防备起来,在桌旁抓起了一条扁担,质问道。

    阎十一把包紫护在身后,说道:“我们是来三钱山办点事儿,经过你们村,听到你媳妇儿的叫喊声,才进来看看。”又指着包紫道,“她是医生,可以帮你!”

    男子打量了一眼,见包紫从挎包中拿出金针、纱布、消毒药水等等东西,确实是医生,便忙道:“那、那麻烦你了,可一定要帮我们保住孩子!”

    “我尽量吧,你媳妇儿身体太弱了!”包紫给孕妇先把脉,“你们两个出去,去弄点热水来。”

    阎十一和男子来到茅草屋旁的灶台边,灶台也是金子做的,男子点火烧水,在火光掩映下直逼人眼,灶台边上还堆着许多“金子”,这是他们平时的伙食,好在男子烧的水是山水,不是金色的。

    攀谈之下,知道这男子叫柱子,他老婆叫娟子,是村里唯一一对夫妻,娟子更是村里唯一能生育的女人。

    阎十一也不太避讳,问道:“你媳妇儿怀孕了,怎么不送去医院?这里虽然是山沟,但离北孚镇人民医院也不远呀!”

    柱子叹了口气道:“因为没钱,去不起医院!”

    阎十一扫了扫前后左右,算不上金碧辉煌也算耀眼夺目了,明知故问道:“你们村这么多金子,随便拿点出去都够把医院买下来了,怎么还会没钱?”

    柱子眼神闪烁了一下,避开阎十一的眼光,说道:“金子是金子,钱是钱,两码事!”

    阎十一看得出来,柱子是知道这些金子就是****变的,但就是嘴硬不愿意承认,又道:“你媳妇儿既然怀孕了,怎么不给她弄点补品什么的,天天吃金子对小孩儿不好吧?”

    “你以为我不想?”柱子似乎对阎十一的建议很是反感,“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山旮旯,连村子都出不去,能有金子吃就不错了!”

    “出不去村子?”

    “你、你听错了,我要守这金子,不能出去!”柱子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忙解释。

    阎十一冷冷一笑,抓住柱子的手道:“告诉我,你的食指和中指怎么回事?为什么是红的?”

    “没什么!”柱子一怔,忙挣脱了阎十一的手。

    “这是常年倒弄朱砂调制法药所致,你是个法师!”阎十一也把自己的食指和中指指甲亮出来,也有些微红,喝道:“南边青山高又高!”——这是法术界的切口,南边是正一盟威天师道,如果是北派则是北边黄土宽又宽。

    柱子一愣,也道:“一山险峰三光耀!”——正一道最大三宗龙虎宗、茅山宗、阁皂山。

    阎十一继续道:“日月星辰哪一边?”——日为道教祖庭龙虎宗,月为符术之源茅山宗,星辰则为正一道各小派。

    “繁星万点自飘摇。”柱子没有自报家门,那就是民间的散修。

    “原来是南派的散修道友!”阎十一确定了柱子的身份,倒是惊讶。

    “你们也是法师?”柱子有些不敢相信,“敢问二位师出何处?”

    “里面那位来自茅山,现任掌门叶遇冷的关门弟子,以医入道!我么也和柱子兄一样,是民间的散修,学过几年道术!”阎十一介绍一番,但碍于天机门的特殊性,只自称散修,又道:“不知道柱子兄为什么和嫂子被困在这里,有没有我们能帮的上忙的?”

    柱子神色一凛,忙道:“你们进村的时候有没有捡过金子?”

    阎十一奇怪,“我就捡了个猫食盆闻了闻,有什么问题么?”

    “还好还好,只要没把金子带出村都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