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章 送财童子
    女鬼消失之后,阎十一愣在当场,顿时有种被人下套的感觉,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而这个时候,三个大腹便便的老警察冲了进来,看到屋内的景象,立即拔枪对准了阎十一。

    阎十一举起双手,冷静道:“我是来查案的,和我一起来的还有江城师范校长的孙女李潇潇。”

    这三个老警察都在五十岁以上,即便阎十一举起双手,也没敢上来将他制伏,其中最年长也最胖的警察喝道:“赶紧双手抱头趴墙上,你可以保持沉默,你所说的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阎十一照做,又道:“我姐是江城刑警队队长,是她派我来调查医院尸体失踪案的!”

    “你是那个刑警队长的弟弟?”最矮的那个警察爆粗口道:“我特么信你?就是特么那个新来的刑警队长,把九溪派出所的警力都调走了,接到这起凶杀案,还要所长、副所长和我这个老户籍警来拼老命,我一辈子都没拿过枪!”

    听到这老警察的抱怨,阎十一顿时有种想笑的冲动,这都是他姐干的好事,回头看向三个老警察,可能是多年没出警了,每个人脸上都紧张得要痉挛了,比新手菜鸟还不如。

    这个时候阎十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三个老警察更紧张了,阎十一小心翼翼道:“多半是我姐打来的,让她给你们解释行吗?”

    慢慢悠悠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果然是阎琉舞打来的,接听之后直接按了免提放在桌上,电话里传出来密集的金属撞击声,随后阎琉舞高分贝的呼喊声传了出来:“臭小子,这么久才接电话,快点来市殡仪馆,我和师叔快被一个小孩用金元宝砸死了!”

    “那也好过我被子弹打死啊!”阎十一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姐,你给解释一下吧!”

    “说个屁,直接打晕三个老家伙,快来殡仪馆,啊——颜小雅的尸体……”阎琉舞大叫一声后电话也断了,显然那边战况十分激烈。

    阎十一猜测,能用金元宝砸人的只有人为养的邪灵童子,样子和财神身边托着金元宝的送财童子差不多,但心里奇怪,他们不守着医院太平间,却到了殡仪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知道,肯定是有人做套害他姐弟俩。

    他现在被三把手枪指着,可不敢像他老姐说的真把这三个老警察打昏,能不能做到两说,袭警的罪名可不小。

    三个老警察颤抖着手将阎十一用手铐铐上,压上了警车。

    “阎法师,怎么回事?”李潇潇一见,赶忙上前询问,得知阎十一杀人,也是愣住了。

    “没事学姐,你去通知我姐。”阎十一身正不怕影子斜,倒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半个小时后,阎十一被送到了是市局,局长办公室里,写字台前,阎十一铐着手铐坐着,旁边是满脸淤青的阎琉舞,写字台后面则坐着一个不怒自威的中年人。

    此时中年人看着两人,一拍桌子道:“琉舞,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还知道你是刑警队队长么?居然把整个九溪派出所的民警调来当刑警用,让三个老头出警抓杀人犯,你要不是我老战友指派来的,我现在就给你撤了!”

    阎琉舞歪眉斜眼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您儿子不肯服我!”

    “不肯服你,打服他不会?以为是我儿子你就不肯打了?我可听说你把我老战友的儿子打得够惨的,我也是看中你这种不畏强权的性格,怎么到我这儿不好使了?”中年男人瞪了一眼,又看向阎十一,“你有什么要辩解的?”

    “没有,我没能从女鬼手中救下他夫妻俩,是我没有尽到法师的责任。”阎十一淡然道。

    “错!”中年男人立即纠正,“是没能从歹徒手里救下他夫妻俩,其他的不许胡说,你们可以走了!”

    “唉?王叔……”阎琉舞一愣,她本以为自己弟弟在凶案现场人赃并获,怎么样也得吃几天牢饭,没想到就这么走了。

    “怎么,要我改变主意么?”

    “不不不,走走走,这就走!”阎琉舞立马开了弟弟的手铐,拉着他就走。

    “等等,”中年男人又道,“今天又丢了一具尸体,我吩咐你的事,要加快手脚办好,别再有新的案情出现,并且要低调处理,明白吗?”

    “是!”阎琉舞敬了个礼,赶忙带着阎十一溜了。

    等姐弟俩走后,办公室隔间里走出来一个人,却是沈国栋,笑道:“多亏王局了!”

    王局长笑道:“国栋啊,要不是你来求情,我可不会法外开恩,那种人赃并获的情况下,任谁都脱不了罪的!”

    沈国栋道:“您哪是看我的面子,您是看他爸妈和他师父的面子……”

    ……

    姐弟俩出了市局,开着雅马哈机车径直回了阎十一的住处,到了住处门口,唐四藏正满头大包,满脸淤青,蹲在门口,见到两人回来,赶忙拥上来,“你俩终于回来了,你们没事儿吧?十一,你的罪名洗脱了?”

    “应该……吧!”阎十一到现在还不知道为啥,说那个王局长是看在她姐面子上显然说不通,但既然能放他出来,相信不会再有后顾之忧,便将两人领进门,问道:“还是说说你们吧,你们怎么就去了殡仪馆?打你们的是散财童子么?”

    唐四藏和阎琉舞并排坐在沙发上,两人满脸青一块紫一块,就跟被多少人狠狠修理了一顿似的,阎琉舞道:

    “本来我按照你的要求,让师叔坐镇,守着太平间,把九溪派出所所有警力都调来了,地下三层的电梯口,楼梯口都安排人守着,就算拦不住鬼,拦住尸体还是没问题的,何况当时还是白天。

    可也不知道是谁把颜小雅尸体找到的事告诉了她的父母,那一帮子西北大汉直接冲进太平间抢人,死活要把颜小雅的尸体运到殡仪馆火化,她母亲还以死相逼,我没办法才护送颜小雅去殡仪馆,没想到尸体刚放在灵堂,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就跳进来了,大把大把撒元宝,我俩就成这样了。”

    唐四藏接着道:“确实是散财童子,是有人专门养的邪灵,修为还很强,至少三十年,我用镇邪符都降不住它,目的就是为了抢颜小雅的尸身。我也问过颜小雅的父母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说是有人告诉他们,咱们要把颜小雅的尸体做成标本给人解剖观看,两人思想又保守,觉得女儿已经死的很惨了,死了还要光着身体让人看,很舍不得。”

    “这么说来,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撺掇,我估摸着那个赶尸人就是幕后主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