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1章 堪比林月芹的女鬼
    阎十一也懒得带个拖油瓶,自己一个人上了楼,张二狗就住在五楼514,阎十一来到514室,轻声呢喃一句:“514,我要死,真是好兆头!”

    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人答应,开门的是个女人,见到一个陌生男子,便道:“你是谁?是二狗的同事?”

    “对对对,我叫阎十一,是他的同事。”阎十一扫了女人一眼,是个正常人,便顺口撘音,“你是嫂子吧?二狗在么?今天周六,我正好没班,过来看看他!”

    “看个屁,少给我装蒜!”女人把手撑在门框上一拦,脸色很是不好看,骂道:“你们这帮狐朋狗友,尽找理由拉他出去鬼混,每次回来都软趴趴的,身体都搞坏了,早上夜班回来睡到现在,还没醒呢,你还想拉他出去,信不信我弄死你?”

    “不不不,嫂子你误会了……”

    “嘭!”

    阎十一话还没说完,女人就把门关上了,硬生生吃了个闭门羹,早知道直接说自己是来查案的,或者说自己是道士可能都不至于这样。

    正踌躇着要不要再敲门,只听屋里女人大声尖叫:“救命呀,鬼呀……”

    “不好!”阎十一赶忙敲门:“快把门开开,我是法师!”

    然而女人只是一味大声叫喊,没来开门。

    “不管了!”阎十一大脚踢在门上,把门踹了开来,好在这筒子楼年代较久,门都是旧锁木门,一踹就开,进了屋里,只见女人抱着被子瘫在卧室门口,全身瑟瑟发抖。

    女人看到阎十一进来,惊恐的指着床上躺着的男人道:“鬼,鬼……”

    阎十一暗暗将勾魂笔扣在手心,来到床前,将面朝里侧卧的张二狗翻过身来,只见张二狗的脸上涂了厚厚的粉底,白的渗人,两腮和嘴上涂着血色的胭脂,描眉打鬓,跟个女人似的,全身僵硬,已经死了很久了。

    张二狗的女人颤颤巍巍,好似在安慰自己道:“死死死、死鬼他怎么这个德性?这是跟哪个野女人玩成这样的?”

    阎十一没有回答,扣住张二狗的喉咙,顶开嘴巴,将大五帝钱塞进去,张二狗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将五帝钱叼住,把五帝钱吐了出来,双手横扫过来,阎十一头一偏躲过五帝钱,赶忙后退开去,手里多出一张灵符,贴了过去。

    张二狗抓起一个枕头丢了过来,身体也站了起来,用力一蹬,飞到了墙角上,四肢关节外翻,贴墙倒挂在半空中,瞪着双眼,唱起戏文来,还是个女人的声音:“三更夜,会情郎,月光稀,人两分,身坐柳下,头在柳稍,柳树身上一只血手印……”

    声音凄凄惨惨,让人毛骨悚然。

    唱了几句,张二狗的脑袋旋转了三百六十度,耷拉了下来,歪着脑袋,微笑着继续细声细气的唱戏,双手中流出殷红的血顺着墙壁流了下来。

    “啊——”张二狗的女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昏死过去。

    阎十一心说还好没让李潇潇上来,不然又得多晕过去一个,喝道:“你是哪里来的恶鬼,好大的胆子?”

    “咯咯咯咯!”张二狗却依旧阴测测的笑着,没有回答。

    “还笑,看本法师打到你笑不出来!”

    阎十一撒出一把五帝钱把张二狗从墙上打落,勾魂笔祭出直接扎进了张二狗的面门,手上结了个法印,在他的眉心一拍,却没有魂魄被拍出来,既没有张二狗的魂魄也没有女鬼的魂魄。

    “咯咯咯咯……”身后却又传来笑声。

    阎十一赶忙转身,一双大白腿在空中乱蹬,抬头一看,却是张二狗的女人,脖子正缠在天花板上的电线中间,两眼翻白,口吐白沫,赶忙将她抱下来放到床上,谁知张二狗的女人突然撕开自己的衣服,把阎十一脑袋埋在自己胸口。

    阎十一赶忙挣脱,见女人神色淫邪,赶忙用灵符贴住她的眉心,用双手拇指按压她的两边太阳穴,想要扣住她的三魂,可当他罡气传入女人体内的时候,却发现她体内空空如也,三魂七魄早已不翼而飞,而女人也七窍流血,没有气息了。

    “血手印,血淋淋,血染衣袍法难逃……”

    阴森的越剧唱腔又在卧室里的梳妆台前响了起来,阎十一回转头去,一个身穿旗袍麻花辫的女人正端坐在梳妆台前勾画眉眼,在镜子里,阎十一正好看到那女人的脸,脸白如蜡纸,睁着两只没有眼珠的蛋白眼睛,拿着一支口红,小心翼翼的在嘴唇上涂抹,弯着眉眼,嘴角微微翘着。

    见阎十一看着她,妩媚的抛了个媚眼,笑得更加放荡,嘴越咧越大,几乎裂到了耳根,露出两排犬牙,皮肤慢慢开裂,渗出来黑色的血,两只眼球缓缓脱落,脑袋回转一百八十度,用空洞的眼眶看着阎十一,问道:“阎法师,我好看么?”

    “你不用恶心我,我看得多了!”阎十一没立即动手,既然这个女鬼知道他的身份,却能如此淡定的坐在这里不逃走,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知道阎法师法力高深,是不会被我这么个女鬼吓到的。”女鬼收起鬼脸,恢复到一个女人的正常面貌,长得还挺漂亮,毫不害怕的走到阎十一身边,笑着道:“可不知道法师怕不怕警察?警察又会不会相信阎法师的身份?”

    阎十一这才注意到房间里的一切,门是被踢开的,张二狗脖子四肢关节错位死在床上,他的女人衣衫不整死在一边。而阎十一身上却沾着他夫妻俩的血,如果这个时候有第二个人看到的话,他这强奸未遂加杀人的罪名可就坐实了,就算他现在逃走也无济于事,那么多监控,迟早找到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活捉这个女鬼,才能证明清白。

    “阎法师想抓我么?”女鬼率先往后飘开,笑道:“你刚来这里的时候我就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我可没时间陪你玩了!”

    阎十一这才发现,张二狗的女人手里还拽着个手机,顿时觉得惊奇和匪夷所思,自己居然被一个女鬼阴了,这女鬼还特么知道报警,现在的女鬼一个个都鬼精的,而且从这女鬼附身的速度来看,实力可能和林月芹不相上下。

    阎十一知道情况危急,挑起勾魂笔,直取女鬼。

    女鬼却是直接隐入墙中,笑道:“这不是我的真身,你抓不到我的,阎法师,我劝你不要再查下去,否则还会有更多人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