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章 会走的尸体
    “可我……”阎十一刚想说,我想把你领进去,可话到嘴边没说出口,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身边已经有了好几个优秀的女孩,心也突然迷惘了,他不是花心的人,但面对选择却是难以把握。

    秦丹秋微笑道:“你犹豫,说明还没有捋清楚自己的心思,你慢慢想吧。”

    说完秦丹秋才走下楼,走了半截,又回过头来道:“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是你自己的决定,但千万别成为第二个茅炳!”

    “额……”阎十一愣了愣,无话可说,目送秦丹秋走后才回到房间,捧着生死簿,喃喃道:“以前是单身狗,姑娘们都不爱多看一眼的那种,虽然现在还单身,但好歹有了目标,可又不晓得哪一款适合自己,丹秋沉稳,包紫可爱,珞瑶大气,可总不能三个都追吧,那样就真比茅炳还恶劣了。”

    生死簿的屏幕亮了起来,显示:“主人,姻缘由天定,冥冥中早有安排,不用过分焦躁,只需要随心就好!何况……不是小簿簿不相信主人,这三个姐姐各有特点,就怕都看不上主人!”

    “噗!”阎十一内心吐了一口老血,生死簿这刀补得也是没谁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想多了,这么多年单身狗,也追过不少女生,比她们三个差很多的都没看上他,顿感失落,才道:

    “唉,算了算了,不想了!你还是给我统计一下这次鬼塔一共清理出多少怨鬼吧。”

    不多时,生死簿上显示出相关信息:

    “本次九层鬼塔共计怨鬼十三万五千四百三十九只,其中千年怨鬼两百一十四只,千年以下百年以上三万六千余只,剩下的近十万只都是百年以下的,累计功德一千七百三十万,主人可分得九百万功德。在阴司受封都卫基础上进阶都卫二阶,并达到天师位阶,可获阴司赐予天师道箓。”

    “我也知道,可是之前李功曹来,说是要等我命劫过了才行,我不明白我的命劫和天师道箓有什么冲突。”阎十一赶忙问道。

    “主人的天师道箓阴司不颁发,是因为有法术界的前辈在酆都大帝面前弹劾你了,觉得你不该成为天师,至于命劫,乃是天机,小簿簿暂时不能告诉主人!”

    “又是天机!”阎十一几乎已经习惯了生死簿的作风,也不太纠结,捡能问的问,“可我修道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出过江南省,认识的法术界前辈一个手都数的过来,更没做过让法术界蒙羞的事,怎么就弹劾我了?该不会把我调戏学妹之类的事儿也算上吧?”

    “此事到时候主人自会知晓,现在小簿簿告诉主人,反而会让主人不自在,影响修行!”

    “不说拉倒,反正我长得帅,总有贱人想害朕也是人之常情!”阎十一自我陶醉一番,可他不明白,他就是个小小的天机门弟子,也没有值得让人害的地方,想了想又问道:“那你帮我查查有没有一个叫玉煞的男人,他手下叫做白玉和红玉。”

    过了一会儿,生死簿显示:“玉煞,全名阎玉煞,红白玉的主人,妖人混血,年龄在一千岁以上,法术界男性仙容榜第一,魅力榜第一,实力榜第二十三位,四柱不详,卒年不详,父母不详……”

    “靠!”阎十一郁闷了,看着一连串的不详和三榜的排名,就知道这玉煞不简单,但又道:“他也姓阎,难道和我老阎家有关系?”

    “天机!”

    “……”阎十一又是一阵无语,便又挑其他的问。

    还好随着阎十一阴神升迁之后,生死簿的待机时间延长到了十二个小时,他随时随地都可以问各种问题,尤其是各种邪物,生死簿几乎对答如流,简直是法术界的度娘,没有她不知道的。

    而在恶补各种灵异知识的同时,阎十一也没忘加强训练,尤其是力量训练,为了更好的驾驭四柱凶煞剑,只得提升自己的力量。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他白天配合学校将三个埋骨地的尸骨悄悄转移安葬,晚上则到九溪山庄的别墅里练习,虽然别墅里面没装修,但很宽敞耍的开,几天下来,过得算是平淡而充实,直到茅炳尸体失踪后的第八天,她姐才打电话来说,发现了茅炳的尸体。

    在他姐把所有视频整理一遍后,才发现茅炳的尸体整整绕了江城半圈,最后消失在了距离江城市中心五十公里外的三钱山,可为了搜索一具尸体显然不可能出动大批警力搜山,而市局又下了死命令,要求刑警队在一周内破案,于是阎琉舞只得让阎十一出马。

    和老姐通了电话,大致了解情况之后,阎十一才出了别墅,准备去刑警队和老姐汇合,刚走出别墅,就听见别墅后面有争吵声,回头一看,见山庄最里边的一栋别墅前围了一群人吵吵闹闹,他知道那是校长李岩峰的家,这两天和李潇潇商量处理埋骨地的事没少去,便走过去一看究竟。

    十几个农民打扮的大叔大婶正堵在别墅大门口,被两个保镖拦着,门内站着孑然一身的李潇潇,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大妈,操着一口大西北口音,哭道:“你们学校给个说法,俺闺女是在你们学校死的,死了一个多月才通知俺们,这是人办的事儿吗?你们给钱就行了?给钱就可以步把俺闺女尸首还回来了?你这些臭钱俺们不要!”

    大妈把一大袋子钱扔在李潇潇面前,撒了一地,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可颜小雅的尸首一直在医院放着的呀!”李潇潇看着地上撒的毛爷爷,也是一脸的无辜,“之前你们已经看到过颜小雅的尸首,才和学校私了,钱也给了,后面的事不该和学校有瓜葛了,尸体失踪,你们应该追究医院的责任!”

    李潇潇不开口还好,这番话一说,这些人可就更不干了,其中一个满脸褶子的大爷扶起大妈恨恨道:“俺家娃是在你学校上学死了,你现在把俺家娃尸首弄丢咧,还让俺们找医院追究责任,别以为俺们农村人好欺负,这事儿俺要告到法院去,俺倒要看看国家给不给咱老百姓出头!”

    “对,上告法院,告学校谋害学生性命!”老两口后面的几个亲戚也都表示愤懑。

    “你们……好,你们说要多少钱吧!”李潇潇觉着这些人就是来讹钱的。

    “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打她个鳖孙****养的,给闺女赔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