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8章 分别
    换好了衣服,阎十一和沈珞瑶跪在供桌前,供桌上挂的便是钟馗像,他俩的主婚人,而唐四藏则作为唯一的长辈在供桌旁就座,阎琉舞充当司仪,高声道:“跪,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起、跪……”

    各种仪式完毕,阎琉舞又喊:“礼成,新人送入洞房!”

    “得得得,就到这儿了!”阎十一赶忙打住,把沈珞瑶抱到沙发上,就把大红色的新郎装脱了。

    “十一哥,好气魄,你这是要在众目睽睽下演活春宫?”张弥勒打趣一句。

    “演你个头,演你个头……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阎十一连续敲了好几次张弥勒的脑袋,回转身对林月芹道:“可以了,所有事都做完了,这下可以告诉我,我爸妈的消息了吧?”

    “着什么急呀,我还不知道你忠不忠心呢!”林月芹手里捏着两张龙凤帖,把凤帖扔给阎十一,龙帖自己留下,算是彻底完成仪式了,在阴司她就是阎十一的合法老婆,“你在阳间,找多少个女人我管不着,但你是法师,抓几个身材相貌一等一的女鬼还不是信手拈来?”

    “你也知道我是法师,你觉得法师和女鬼有可能吗?”

    “怎么没可能?万一有哪个小妖精也会我这一套呢?”

    “靠!”阎十一现在就想撕了林月芹,好话坏话都让她说了,急道:“赶紧说,你要是反悔,我也能反悔,大不了走阴去一趟姻缘司!”

    “我是答应要告诉你你父母的下落,可并没有说现在就要告诉你呀!”林月芹一说完,抓着苏晓就飞出了阳台。

    “喂,你不守信用!”

    “你和一个女鬼讲信用?小弟弟,你还嫩点!”林月芹咯咯笑着,“不过再过些时间,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什么时候?”

    “看本姑娘心情喽!”林月芹说完,消失在夜空中。

    “尼玛!”阎十一骂了一句,再度被一个女鬼耍了,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咱嫂子还真有个性!”张弥勒评价一句,“没想到十一你是咱们宿舍头一个结婚的!”

    “结你个头啊,这是假的,假的,形婚懂吧?我是被逼的!”阎十一后悔不已,“我刚才怎么就信了她的鬼话呢!”

    “比起我来,你就知足吧!好歹嫂子长得真的很漂亮!”张弥勒怅然若失,又小眼一转,想到了什么,猥琐道:“还挺软的!”

    “软你妹啊!上次林月芹胸口的灵符就是你贴的吧,你是不是还想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阎十一本能的进入角色,袒护起林月芹,转念一想,又想着:“对哦,至少她漂亮,虽然不能发生什么,但带出去不丢人啊!”

    “哎,你看看,这就袒护上了,真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有了衣服,不要手足!罢了罢了,贫僧还是告辞吧,这伤心地再也不来了!”说着带着小五小六走了,手机里还放着《愁啊愁》: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监狱里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呀,一步一个窝心头……

    “我也该走了,都这么晚了!”包紫也起身告辞。

    “包子,我送你!顺便送沈大小姐回家。”阎琉舞和唐四藏也要走,将沈珞瑶也扛了出去。

    阎十一赶忙拦住道:“不是,怎么都走了呀!”

    “那箱五帝钱给你留着了,晚上估计你用得着!”唐四藏走到门口,指着屋里的一个箱子。

    “晚上又不捉鬼,我用它干嘛?”阎十一纳闷。

    “当然是跪喽!”包紫笑嘻嘻说了一句,指着秦丹秋道:“下午的时候我进房间看过了,里面全是女人的东西,原来你俩早就同居了,今天你又和别的女人结婚,你说你该不该跪?”

    “什么呀,我们根本就……”

    “不用解释,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阎琉舞打断道:“但晚上能少折腾就少折腾吧,身体最重要!走了!”

    门口剩下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却是十分尴尬,他俩这种状态,还真挺容易让人引起误会的。

    秦丹秋还是那副冷冷的表情,回到了卧室中,就开始收拾行李。

    “你怎么也要走?”阎十一跟进去一瞧,忙道:“今晚的事,你也看到了,都是假的!”

    “那是你的事,关我什么事?我本来就是要走的。”秦丹秋淡淡道:“早上你去沈家的时候,师父就打电话过来了,让我回龙虎山,要不是下午等你,我早上就走了。”

    “什么事这么着急?”

    “私事!”

    听到这一句,阎十一心里一动,能这么着急回去的私事,难道是终身大事?瞬间心里一凉,可能是出于人性的占有欲,虽然他和秦丹秋没有什么,可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不免空唠唠的,轻声问了一句:“那你还回来么?”

    “这是什么?”秦丹秋没有回答,从床头拿起一根自拍杆问道。

    “自拍杆啊,柳絮以前直播的时候用的!”阎十一觉得挺好奇,秦丹秋修为最高,也最高冷,但相比较包紫和沈珞瑶,却是最纯净的,似乎比他还要与都市脱节。

    “直播?怎么播?”

    “我教你!”阎十一把直播的各种步骤说了一遍,之前柳絮做直播的时候,他就常常变背景墙,对这方面很是了解,还放了几个女主播的视频作为演示,说道:“你要是也能跟这些女主播一样卖萌唱歌跳舞的,绝对比什么papi酱、啪啪酱的火!”

    “我不要,我要播也是传播道教文化,最多也是教他们画一些镇宅安神的符咒!”秦丹秋收拾完就出了门,“不用送了,我自己开车回去。”

    阎十一抿着嘴唇,欲言又止。

    秦丹秋很罕见的轻笑了一下,很是好看,说道:“鬼塔虽然除了,三个埋骨地还没清理,这需要你自己善后了,还有那个神秘赶尸人,我知道这事还没完结,你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打电话给我,如果我有空就过来帮你!”

    “那你还回来么?”见秦丹秋如此主动,阎十一心情稍稍放松下来。

    “这是你今天第二次这么问我了,”秦丹秋轻蹙峨眉道,“我听琉舞姐说起过你的爸妈和你师父之间的故事,当然,还有林月芹!我觉得,人的感情不该这么复杂!”

    阎十一听着这意思有点不对,忙解释道:“我这个人很简单的,阎家九代单传,二十四年纯种单身狗,然后就没有了!”

    “正因为你是单身,下次我回来的时候,不会再住你这里了。”秦丹秋淡淡道。

    “为什么?”阎十一惊道。

    秦丹秋捋顺了背包肩带,拨弄着七星剑上的剑穗,看着阎十一,微笑道:“只有那个位置空着,才会有对的人住进去,你也可以把你想领的人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