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章 冥婚
    龙凤帖,又名八字婚书,是古代男女双方订婚后的书面凭证,上面包含了男女双方姓名、门第、生辰八字,以及证婚人、介绍人、主婚人的名字。

    “怎怎怎、怎么会这样?是谁给我配了冥婚?”阎十一瞪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连说话都结巴了。

    也难怪他吃惊,因为和他配冥婚的女方居然是林月芹!

    奇葩的是,证婚人有三位,没有名字,只盖了三个大印,但阎十一认得,分别是一殿阎王秦广王、五殿阎王天子包和天子殿崔判官的官印!

    一场冥婚居然劳动三位阴司大佬证婚,光这一点是谁都羡慕不来的。

    但更奇葩的是,两人的介绍人居然是柳絮,阎十一回忆起来,当时就是林月芹占了柳絮的身体,两人才第一次见面,说柳絮是介绍人也未尝不可。

    而最后一行则是主婚人,居然是钟馗,这就请了阴司四位大佬了!

    “肯定是林月芹干的好事!”阎十一立时得出结论,但又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可她是九幽鬼妖啊,就算阴司不抓她,几位大佬也不该都向着她啊!”

    “没事,十一,只要你和她的龙凤帖没有交换,这桩婚事还不算成,毕竟这得经过你的同意才行。”唐四藏宽慰一句,又担忧道,“可不同意的话,貌似会得罪那四位大佬,以后你走阴去阴司可能会有不少问题。”

    “那我不管,我还活着好好的,连女朋友都没有,就先娶个女鬼算什么事儿?”阎十一都不知道找谁说理去,“大不了以后不走阴了!”

    “那可由不得你!”一阵阴风袭来,林月芹从阳台飞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帖子,笑道:“我说过,我会回来找你,并且给你一个惊喜的!”

    “你还是杀了我吧,这叫惊喜?只有惊没有喜!”阎十一怒道:“你怎么坏我不管,但是你要知道,你以前是我爸的女人,现在和我配冥婚,我和我爸怎么令关系?连襟?哥们?前后任?你是我阿姨辈的人你知道吧?你这叫乱仑!”

    “我就是要这样,我要让阎六肆下次见到我的时候,想想当年他对我说过的情话,发下的誓言,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出自一个成名的法师之口,却是对自己的儿媳妇说的,想想就让人莫名的激动!”

    林月芹越说越兴奋,“你母亲张琳见到我,又如何面对我?当年和她抢男人的女人,现在成了她儿子的女人,想想就痛快!”

    其他人一听,想着这信息量巨大的关系,顿时思维都打结了。

    “你、你变态!”阎十一已经无话可说了,“你别妄想了,我死都不会答应的!”

    “如果我以你爸妈的下落作为交换呢?”林月芹志在必得,抛出最为重要的砝码。

    “……”阎十一立时犹豫了,但又道:“除了你,还有红白玉也知道我爸妈的消息,我不用指望你!”

    “你觉得你还能找到他们?”林月芹笑道,“作妖假日会所昨晚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不可能!”阎十一立即否定,让老姐去查查,没一会儿,杨强智就打来电话说,作妖假日会所真的关门大吉了,整栋楼都搬空了,只找到一个破铁盆。

    “现在你答不答应?”林月芹看着阎十一难看的脸色就知道结果了,再度问道。

    阎十一犹豫了一番,开口道:“不是我不想知道我爸妈的消息,问题是我是活人,我和你配冥婚之后,我的寿数会被你影响,你鬼力这么强,估计不出一个月我就得死了!”

    “这我早就考虑到了!”林月芹大袖一挥,阳台外响起锣鼓唢呐声,远处半空中一张八抬大轿缓缓飘来,大红色的娇子由八个抹胭脂画口红的纸人抬着,亦步亦趋落到阳台上,林月芹又道:“我找了替身,替我和你结婚,这样就影响不到你的寿数了!过来踢轿门吧!”

    “该不会是……”阎十一还没看到里面的替身是谁,但已经暗暗想到,能运气那么差被选中当替身配冥婚的,估计只有一个人!

    把轿帘掀开,新娘子头上还有盖头,阎十一也不管礼节不礼节了,一把扯下盖头,果然不出意料,就是沈大小姐,她此时就穿着一身古代的新娘装,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不就找个替身么,你干嘛找她,你不知道今天她差点被你害死?”阎十一把沈珞瑶抱出来放在沙发上,指着秦丹秋和包紫道:“这不有现成的么,她俩哪个都行啊!”

    “是呀,是呀,还有我,我也行的,我执行任务的时候什么都扮过,就是没扮过新娘子!”阎琉舞也插了一足。

    “姐,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阎十一郁闷道。

    “她俩一个是天师道箓,一个是六阶真人还会医术,你以为那么好控制?这正好有个倒霉蛋,我干嘛费那个力气?”林月芹心念一动,就控制着沈珞瑶站了起来,又扔给阎十一一套古代新郎装,“赶紧换上,再迟疑,我可就反悔了!”

    “麻烦你搞清楚,被逼婚的是我好吗!”阎十一拿起衣服换上,要不是为了得到父母的消息,他才不会受这个委屈呢,一边换衣服一边道:“事先说好,冥婚跟你配了,但就是形式上的,别的你想也别想!”

    “就跟我稀罕你这只瘦猴似的!”林月芹不屑道,“在阳间,你爱找哪个找哪个,但你死后,或者走阴去阴司的时候,我就是你的正妻!”

    “行行行,赶紧拜堂!”阎十一不耐烦道。

    “你还没下聘呢!无礼不成事,无聘不成婚!”

    “就你事儿多!”阎十一是很不乐意,但又被逼无奈,便道:“我有的东西,除了勾魂笔、生死簿、阴冥虎符、和煎饼摊,其他随你挑!”

    “我要你包里的那张人皮冥钞,还有她!”林月芹指着边上的苏晓道。

    “卧草,你这是敲诈!”阎十一从包里拿出人皮冥钞,“你该不会想用这东西做身体吧?”

    “这么脏的东西我才不要呢,我另有用处!”

    “那你要苏晓做什么?”

    “我是你正妻,要个使唤丫头不行?”林月芹对苏晓道:“九世善人修成的鬼仙,居然笨成这样,打不过子母罗刹也就罢了,居然一点鬼术都不会,你惭不惭愧?”

    苏晓低头道:“你、你能教我么?”

    “要喊夫人!”林月芹摆起谱来。

    “行了行了,赶紧!”阎十一赶忙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