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5章 丰富的收获
    秦丹秋一愣,疑惑道:“这里怎么会出现一道封印?”

    “我勒个去,该不会是杨强智这个时候把水泥碑的篷布拉上了吧?”阎十一大惊,牛角煞被盖住,鬼塔就被截断了,这么一来,他们的退路就没了。

    “那怎么办?路被封了,咱们会不会困死在这儿,活活饿死?”包紫面露惧色,“这种死法最吓人了!”

    “咱们去鬼塔一层吧,鬼母鬼子已经诛杀,塔中怨鬼除尽,戾气会慢慢消散,鬼塔的结界也会越来越弱,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合力破开结界了!”阎十一带头向下走去。

    “可鬼知道这鬼塔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把戾气散完?”阎琉舞问了一句。

    “少则一两天,多则一周吧!”阎十一大略估算了一下,又道:“如果饿了,咱们就把咱们这些人里最丑的先吃了,应该能撑过去的!”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弥勒身上。

    “阿弥陀佛,古拜!”张弥勒一见,撒丫子就跑了,蹲在鬼塔一层的某个角落,默念着:“你们看不见我,你们看不见我……”

    八个人坐在一层休息,阎十一叹口气道:“早知道就让阴兵把鬼塔的结界破开了再走,可惜我今天招不了了,看样子只能等明天了!”

    “咱们就这么干坐着呀?不无聊死才怪!”阎琉舞属于那种闲不住的性格,只坐了一会儿就耐不住寂寞了。

    “姐,姐……”这时候张弥勒凑了过来,从袈裟里拿出一副扑克牌,说道:“咱打牌解闷啊,梭哈斗牛炸金花,双Q保皇斗地主,姐您挑一样!”

    “呀呵,小子可以啊,黄赌毒都快让你占齐了!不过姐喜欢!”阎琉舞立即来兴趣了,和张弥勒,还有小五小六以及唐四藏,到一边玩去了,“不过以后别让姐扫黄扫赌扫毒的时候抓到你!”

    “姐放心,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们玩牌都不带钱的!”

    “不带钱还有什么意思!那还是不玩了!”

    “别别别,带钱,带钱玩,咱陪着你!那个姐,万一咱们真被困在这里,让十一别先吃我行不,我肉黑不好吃……”

    ……

    听着那边絮絮叨叨的对话,阎十一这边三人不禁好笑。

    “你不跟他们一起玩么?”秦丹秋问了一句,今天阎十一大胆的行为也是让她吓了一跳,此时大局已定,也顿感轻松。

    “我从小被师父管得死死的,哪里会这些!”阎十一眉头挑了挑,显然是没有说实话,把封着苏晓和沈珞瑶魂魄的灵符在地上摊平。

    “啊?你一样都不会啊,我还想你陪我和丹秋解解闷呢!”谁知包紫从挎包里也拿出一副扑克,“我从小被管得也很严呀,可也没你这么惨,你这样太落伍了!”

    阎十一又被憋成了内伤,他上大学之前确实什么都不会,和张弥勒三人混了四年之后,抽烟喝酒烫头无一不精,扑克牌九麻将无一不会,刚才那么说就是想保持好男人的完美形象,没想到在包紫眼中变成了落伍,但现在想改口却来不及了。

    只好借着给两张灵符灌注养魂诀,遮掩自己脸上的尴尬。

    包紫打量着阎十一,又好奇道:“那你该不会也不知道那些老师吧?就是给你们男生上生理课的那些老师,什么松岛、饭岛、仓井的那些!”

    “噗——”

    阎十一心中喷出一口老血,心说包紫是真敢说,再看秦丹秋却是一脸茫然,估计她是真不知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鬼塔发出咔啦咔啦的响声,在江城的黎明十分,所有人都在睡梦中的时候,江城图书馆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和一群人的惨呼声。

    八个人重重摔在了江城图书馆的楼顶平台上,此时平台上的鬼塔黑球已经消失,屋顶也重新合上,稍作修缮就可以重新启用了,比阎十一预计的时间要快了许多。

    原来鬼塔没了鬼母和鬼子戾气的维持,又被清空了怨鬼,根本经不住太阳光的照射,太阳刚升起来,鬼塔就消散了。

    八人下到六楼,赶忙联系了大金主李潇潇,又把清扫六楼的六合封鬼阵以及善后工作交给了秦丹秋、包紫和唐四藏三人,自己一个人去了沈家,毕竟沈珞瑶魂魄离体已经一个晚上了,怕去迟了人就真死了。

    唐四藏等人清理了六楼残余邪物之后,也和李潇潇把账结清了,由于过程几经起伏,惊险不断,唐四藏一共要了一百万。阎十一作为知宾法师,得了三十万,唐四藏自己分了三十万,其中二十万是法药法器成本费,秦丹秋、包紫两人各得十五万。

    阎琉舞也得了十万,还以替弟弟保管为由,把阎十一的那三十万也给拿了过来,还从里面还分出两万,分给九溪派出所的诸位辛苦的警察。本来张弥勒三个打酱油的也该有一份,但在和她赌钱的时候欠了她一屁股债,于是只给了他们仨一千块,算是打赏。

    阎十一此时正开车去沈家,还不知道钱被老姐吞了,当他敲开沈家门的时候,沈国栋还不知道自己女儿被人夺魂了,进到沈珞瑶的闺房才见到自己女儿一脸死灰,跟死了没区别,顿时愣住了。

    “阎、阎法师,请你,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你要什么我都答应!”沈国栋急得都快给阎十一下跪了。

    “沈董事长别着急,您先出去一下,我给她归魂!”阎十一将沈国栋送出房间,关上房门,才拿出灵符,轻轻一抖,沈珞瑶的魂魄才出在空中,紧闭双眼,若隐若现,被怨鬼们撕扯后,魂魄很不稳定。

    “也不知道你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么多鬼东西找你麻烦!”

    阎十一摇了摇头,从背包里取出龙眼末、生龙骨、生赭石等等安魂定魄的法药,用雄黄酒调和,完成之后才掀开沈珞瑶的被子。

    此时沈珞瑶穿着睡衣,轻轻解开衣扣翻到两边,春光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眼前,不过好在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了,深吸一口气,平稳心情才开始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