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章 黄雀在后
    “好帅呀!”阎琉舞是军人,对于古代军队也是一样的敏感,不禁赞道,“我要是能穿这一身就好了!”

    “姐,这个好办,等你啥时候死了,我可以举荐你去当阴兵!”阎十一损了一句。

    “呸呸呸,死什么死,找打是不是,敢咒我!”

    阎十一嘿嘿一笑,旋即看了看这些重甲骑兵,一共十骑,这是他召唤的上限,也用了他十万的阴德,还是有点肉痛的,命令道:“全军出击!”

    “吼!”别看只有十骑,却是气势滔天,十骑横成两排,手拿长戟,冲向鬼塔。

    只听喀喇一声,好似玻璃破碎,鬼塔周遭的环境大变,只眨眼间,整个鬼府被黑暗吞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顶上破了个洞的圆形房间,透过破洞还能看到外面鬼府的样子。

    “咱们这就进鬼府了?”

    “哈,我也进来了,我要拿一血!”张弥勒跳了出来,拿着桃木双剑乱舞一通。

    “拿你妹的一血,玩撸啊撸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积极!”阎十一抽了一记他的脑袋,拿出三张藏身符贴在他们脖子后面,“你们三个别给我乱来,这里不同于鬼府,自保第一,偷塔什么交给我们!”

    “你也撸啊撸玩傻了!还偷塔!”阎琉舞也抽了阎十一脑袋,“别废话,赶紧找煞婴!”

    鬼塔和外面看起来不一样,里面的空间很大,塔顶这一层至少得有五十米的直径,里面堆满了各种儿童玩具,从古代到现代的都有。

    “十一,你不是说煞婴都一千多岁了么,怎么还弄这么多玩具,童心未泯?”张弥勒问道。

    “黄泉路上无老少,他什么时候死的,不管过多少年都会保持这份心性,就像你,现在死了的话,就会一直这么猥琐下去!”阎十一答了一句,还不忘挤兑他。

    “切,就跟你不猥琐似的,我做过的事,你哪一件没做过?”张弥勒反口道。

    “闭、闭嘴!”阎十一看了一眼秦丹秋和包紫,见两人正捂嘴轻笑,顿觉丢人了,便给张弥勒一顿好打。

    就在所有人看他二人大闹的时候,一堆玩具冲散开来,煞婴操控鬼母尸身从中扑了出来,目标就是阎十一。

    “就等你送上门呢!”阎十一推开张弥勒,回身从包紫的背后抽出四柱凶煞剑,转身就是一剑,超重的剑身,加上阎十一双手的臂力和回旋加速度,正好砸在鬼母尸身的肋部,只听咔嚓一身,鬼母肋部凹陷进去,整个尸身飞了起来,撞倒了边上的一堆玩具,沿着地面滑出去老远,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就这么解决了?”见煞婴久久没有起身,阎十一小心翼翼的接近,以防有诈,却听到了嘤嘤的哭声。

    “娘,娘,渊儿疼,娘,呜呜呜……渊儿疼……”煞婴哭了起来,不像是假的。

    阎十一大着胆子把鬼母尸体翻过来,见煞婴的脑袋露在外面,哭得很是伤心,便笑道:“你也有哭的时候?还打不打了?”

    “你、你是坏人,呜呜呜……”鬼母魂魄散去,鬼塔与煞婴断了联系,没了鬼塔戾气支持,煞婴也就是个鬼孩子而已,疼了也会哭,也会想妈妈。

    阎十一愕然,说道:“行,我是坏人,现在坏人送你去见你娘,好不好?”

    “嗯!”煞婴点了点头。

    “你一开始这么痛快不就好了?哪用得着受这么多苦?”

    “是有人叫我这么做的,只要我按照他说的做,他就会把娘找回来,还能救我出去!”煞婴此时也不掩着了。

    “是谁跟你说的?”

    “是个戴斗笠的大爷!”煞婴又补了一句,“就是那个赶尸人,颜小雅是他让我杀的,沈珞瑶也是他让我抓的,今天夺魂也是他做的!”

    “你记得他的样子么?”

    煞婴摇摇头,“他每次都贴藏身符,我看不清他的脸!”

    “好,那我现在送你去见你妈妈!”阎十一将煞婴的魂魄勾出来打散,倒不是他不想超度,只是煞婴历经千年的戾气不是一朝可以化解的,不如让他重新聚魂来的快些。

    “挺可爱的孩子,可惜!”包紫嘴里鼓着气,像一条胖头金鱼,有点不忍心。

    “不用可惜,我让他母子二人在一处聚魂,不会孤单的!”阎十一试着调节包紫的心情,“但咱们可以吸取教训,咱们以后的孩子一定要照顾好!”

    “咱们的……孩子?”包紫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咱们大家都有了孩子以后!”阎十一赶忙解释,免得引起误会。

    谁知包紫来了一句:“我还以为你要和我生孩子呢,原来不是呀!”

    阎十一顿时有种憋出内伤的感觉,不知道包紫是老司机还是真的太单纯,这样有点污的女孩真让人招架不住,为了缓解尴尬,赶忙扯开话题,指着地上鬼母和鬼子的尸身道:“这尸体可怎么办,都已经玉质化了,烧都烧不化!”

    “杂碎呗,难道还带回家供着?”阎琉舞说了一句。

    “也是,老二、小五、小六,这活交给你们了!”阎十一道。

    “我还要拿一血呢!”张弥勒不情不愿的走过来,从玩具堆里跳出来几样比较硬的准备砸尸身。

    可还没动手,塔顶飞进来一个宫装女子,宽袍大袖,美若天仙,张弥勒和小五小六一瞧,撒丫子就往后退,跑到阎十一身后,张弥勒大喊道:“握草,又是你这个女鬼,你不怕我再解脱你一次吗?那么软!”

    “哼!”来的人正是林月芹,上一次胸上被张弥勒贴了两张灵符,对他可没好印象。

    “林月芹,你这个时候来又想干嘛?”阎十一用四柱凶煞剑指着林月芹,喝问道,其他人也是各执武器防备。

    林月芹却是小嘴一张一吸,鬼子和鬼母的尸身立时化作粉末,全数被吸进口中,她才道:“托阎法师的福,阎法师收拾了鬼塔中的子母罗刹,底下可就都成了无主之鬼,我当然是来成为它们新一任的主人了!”

    说完林月芹直接奔向楼梯口,下到八层去了。

    “我勒个去,这女人属强盗的吧,要趁火打劫?”阎十一可不能把胜利果实拱手让人,追了下去。

    阎琉舞也不干了,叫嚣道:“谁敢在老娘面前抢东西,想死是不是!”

    秦丹秋、包紫等人也赶了下去,来到八层的时候,已是空空如也,鬼塔八层本来是袁家村村民魂魄的安居处,刚才被阎十一用太极阴阳道收了不少,本来就没剩几只鬼,林月芹再一扫,一只也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