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 阴兵借道
    一股从未有过的委屈袭上心头,眼泪溢了出来,包紫哭道:“我、我不就是多吃了你几个煎饼么,至于、至于这么骂我么!”

    阎琉舞等人也出来打抱不平,指责阎十一,安慰包紫。

    秦丹秋则更直接,拉着包紫往出口方向头也不回的走了,还安慰包紫道:“这种男人不值得为他哭,咱们走,让他一个人选吧!”

    “十一,姐这回也不能帮你了,虽然这个选择是很难,可你也不能拿包紫出气啊!”阎琉舞劝道。

    “我还以为阎法师很男人呢!”子母罗刹回转身来,嘲笑道:“原来也是个外强中干的货色!”

    “是呀,我就是外强中干!”阎十一呵呵冷笑,好像失了魂似的,之前的神采全无,“从小没爸没妈,被一个和尚和一个尼姑养大,天天挨打挨骂,还要被姐姐欺负,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从来都被人当笑柄,也没女孩子喜欢,就算我道法再强有什么用?你说有什么用?”

    “哈哈哈哈,的确没用,的确没用!”子母罗刹得意忘形的笑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能打击到阎十一。

    “啪!”

    阎琉舞扇过来一个大巴掌,怒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这一巴掌,阎琉舞用了全力,把阎十一扇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姐弟内讧,好好好!”子母罗刹更加肆无忌惮的笑着,“等我转移鬼塔之后,一个个送你们去……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正在子母罗刹兴奋之时,他的身体居然开始分解,又逐渐恢复到了鬼母尸身的样子,腹中的煞婴发现了异端,正要把沈珞瑶的魂魄吞噬,却见沈珞瑶的魂魄突然脱离他的手飞向出口处。

    这时候阎十一才从地上站起来,脸肿了半边,嘴角还有血,手里拿着三个小人,袁小娥被他拆魂了,再用力一捏,三个小人化作无数精魄飞向出口。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你怎么做到的!”煞婴尖厉的吼叫。

    阎十一没有解释,秦丹秋捧着一个装满糯米的香炉,带着包紫走了回来,包紫眉毛上还挂着泪花,手里拿着一张灵符,两人得意的微笑着。

    “是、是招魂术?”煞婴这才意识到自己大意了,发狂似的奔逃回鬼塔之中。

    而阎琉舞和唐四藏,以及张弥勒三人集体懵逼了。

    阎琉舞瞪大眼睛好奇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变了?难道我那一巴掌这么大威力,能扭转乾坤,我可没练过乾坤大挪移啊!”

    “姐你还好意思说!”阎十一摸了摸红肿的脸,“你这是下死手啊!脸都被你打歪了!毁容了以后还怎么找媳妇儿?”

    “你倒是说呀,到底发生了什么?”阎琉舞急道:“就看你骂了包子一顿,又抱怨你自己一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你好像什么也没做呀!”

    “这又是糯米又是香炉的,还真是招魂术!”唐四藏走过来,从秦丹秋香炉里捡起几粒米嗅了嗅,得出结论,又疑惑道:“可招魂术需要知道对方八字,你俩和沈珞瑶不是很熟吧,怎么会知道她的八字?”

    “都是他说的!”秦丹秋指着阎十一,把事情始末解释了一遍,“就在他骂包紫的话里,就包含了沈珞瑶的生辰八字,九三年的吃货,癸酉年;十月三十号的天蝎女,农历九月十六,壬戌月,甲申日;头顶的月亮,子时,甲子。这样八字就出来了!”

    “是呀,还是丹秋细心,当时我只顾委屈了,听丹秋一说,才记起来,我是夏天生的!”包紫擦了擦眼泪,把封着沈珞瑶魂魄的灵符递给阎十一,“你的女神还给你,这回我牺牲这么大,你要请我吃煎饼,每种口味十个!”

    “对、对不起,我也是临时想倒这个办法,我还怕你们听不出来!”阎十一接过灵符放入背包收好,尴尬的挠了挠头,对包紫道:“你以后想吃多少煎饼,我就给你做多少,绝对没二话!另外,你、丹秋,和沈大小姐一样,都是女神,谁都不差!”

    秦丹秋和包紫相视一笑,阎琉舞却不干了,瞪大眼睛道:“你确定只有三个女神?”

    “不不不,姐你不是女神,是女王,女神中的王!”阎十一赶忙改口,摸了摸脸轻声道:“暴力女神之王!”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是说该收拾煞婴了!”

    “可煞婴逃回鬼塔了,凭咱们似乎破不开鬼塔的结界吧?”秦丹秋道。

    “我没有灭了袁小娥的魂,只是打散了她的魂魄,鬼母尸身中的戾气会逐渐消散,鬼塔结界会越来越弱,这对我们是个好消息。”阎十一正色道,“但随着鬼塔结界的减弱,留给咱们击杀煞婴和收魂的时间会越短。”

    “可总不能只干看着吧?”阎琉舞急道。

    阎十一从背包里拿出阴冥虎符,说道:“还好我有这个,我正想试试效果!”

    “什么效果?”

    “阴兵借道!”阎十一答了一句。

    所谓阴兵,就是冥界的军队,作用就是镇压亡魂。阴阳两界的鬼魂,只要规模达到一定程度,阴差和阳间的法师都无法收服,阴司就会派遣阴兵来强收鬼魂,不管这些鬼魂躲在哪里,由多强的结界保护,阴兵都能借冥界灵力将之破开。

    阎十一将阴冥虎符置于手心,按照生死簿上的记载,必须在虎符上滴血,可心理阴影太重,只好把手伸到老姐面前,道:“姐,帮我把手指割开!”

    “靠,你小子还这么怕疼呢?我不就小时候在你伤口上撒了点盐么,至于怕成这样?”阎琉舞看着好笑,用甲刃将他的手割开一个口子。

    “姐,我的人生都这么艰难了,求不拆!”阎十一在虎符上滴了几滴血,血瞬间被虎符吸了进去,虎符上的煞气顿时浓重起来,阎十一这才念起法诀,将虎符朝向北方,没一会儿,十几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色虚空。

    “吼!”一声气势惊人的呐喊从虚空内传出,随即传出的则是马蹄声,呐喊声整齐,马蹄声划一,但所有人都听得出,数量不少,而且训练有素!

    黑洞中走出来两排重甲骑兵,黑马高俊,身披黑色铠甲,马上的骑兵重铠武装到牙齿,看不清面貌,只留出两只泛着蓝光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