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章 九宫纳鬼阵
    “在这儿!”阎十一把两张灵符拿出来,先把苏晓放了出来,直接将她的魂魄打入鬼母尸身中,小声对她道:“你附在鬼母尸身中,待会儿听我指令,引煞婴出来,这回不能再心慈手软了,知道吗?”

    “是,我都听法师的!”苏晓控制着鬼母尸身站起来。

    唐四藏惊道:“十一,你养女鬼?你不怕你师父打断你的狗腿?”

    “算是吧,以后跟你解释!”阎十一没空解释,思索了片刻,又道:“师叔,布个九宫纳鬼阵!”

    “你想用九宫纳鬼阵困住煞婴?可是煞婴真的会过来么?”秦丹秋看向鬼塔,此时煞婴就趴在破口处,神色颇为眷恋。

    “我也不敢肯定!”阎十一从背包里拿出鸡血、朱砂、硼砂、七星草等等一干法药,按照比例放到海碗里勾兑起来,用朱砂笔调匀,手法十分之娴熟,又在鬼母周身画下数道敕令,语气有些哀伤道:“我只是从自己的感受推测,如果有人用我爸妈来引我出去,就算明知前面是陷阱,我也会毫不犹豫踩进去!”

    秦丹秋一愣,从小就是孤儿的她,何尝不想见一见父母,如果现在让她处在煞婴的境地,可能真的会奋不顾身,这是最为原始的感情,是一种本能,可这样的方式总觉得有点……卑鄙!

    但不用这样的方式,而是强攻进鬼塔,他们四人很可能会因此丧命,更甚者,万一他们在塔里收拾不了煞婴,那么整个江城可能都会遭殃。

    这是无奈之举!

    很快,唐四藏就把九宫纳鬼阵布置完成,说道:“阵眼你来点吧,我法力不足,未必困得住煞婴!”

    阎十一这才把鬼母尸身放在中宫,在唐四藏用墨斗弹出的九宫格内分别写上敕令,拉起红线在九宫格内外围成一个回字,转角处以五色旗固定,又在坎一宫开生门,用以放煞婴进来,最后用五枚五色小旗扣住中宫死门,将鬼母放在中宫死门内,一旦煞婴进到中宫,就绝对出不去了!

    做完这一切,才对鬼母尸身里的苏晓道:“可以开始了,你就把煞婴当做你的孩子,还有我要再次明确一点,我抓它不是为了杀它,你大可放心!”

    “是,法师,我明白的!”苏晓答了一句,控制着鬼母尸身朝向鬼塔,睁开双眼,看向鬼塔里的煞婴,温柔的呼唤着:“渊儿,是你吗,渊儿?是娘呀,你怎么不过来……”

    声音期期艾艾,忧中带喜,很是勾人心弦。

    煞婴一听,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刚才他没有看到阎十一把苏晓打入鬼母体内那一幕,此时并不知道鬼母尸身内的不是自己的亲娘,听着柔和的呼唤,竟然不由自主的爬出了鬼塔,如一个孩子一样,回应着:“娘!我是渊儿!娘,我好想你!”

    “渊儿,我的好渊儿,快到娘这里来,让娘抱抱你……”苏晓张开双臂,向煞婴敞开怀抱。

    阎十一四人往后退了几步,让煞婴更加放松警惕。

    看着煞婴一步步靠近,唐四藏道:“鬼蜮伎俩,果然厉害,一只新死之鬼,居然也能把千年煞婴给迷惑了!”

    阎十一也是心惊,苏晓是新死的鬼不假,却是九世阴德攒起来的鬼仙,只要苏晓能坚持住,把煞婴引到纳鬼阵中,清扫鬼塔的事就完成了一半。

    眼见着煞婴一步步靠近,已经到了阵法边缘,四人也是越发的紧张起来。

    煞婴又走了一步,身体已经进入坎一宫,阎十一将一枚五帝大钱夹在剑指中,只要等煞婴走到中宫,五帝钱打出,就能触发阵法,将煞婴困死在阵中。

    苏晓依旧在不断呼唤,煞婴绕着回字一步步接近,坤二宫、乾六宫、兑七宫、坤二宫、离九宫、巽四宫、震三宫、艮八宫,中宫就在眼前了,只要煞婴再跨一步。

    “轰隆隆……”

    然而就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整个鬼府剧烈摇晃起来,鬼府里的屋舍树木、假山游廊倾倒无数,甚至连整个鬼府空间都开始扭曲变形,几近崩塌。

    “呸呸呸……怎么回事?”震动停止,唐四藏把光头上的灰尘抹去,拍了拍身上的灰,有点狼狈。

    阎十一和秦丹秋、包紫三人也好不到哪去,周围尘烟四起,伸手不见五指。

    “不好!”阎十一赶忙往纳鬼阵那边跑去,地上龟裂开来,九宫纳鬼阵已经失效,煞婴也不见了,甚至连鬼母尸身也不见了,四周烟尘浓重,也不知煞婴是不是趁乱逃回了鬼塔,走回去皱眉道:“肯定是有人把鬼府依托的那枚田螺壳给打碎了!”

    “难道是琉舞上去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唐四藏道。

    “要是这样还好,我就怕没这么简单!”

    阎十一话还没说完,出口处走过来四道人影,却是阎琉舞和张弥勒三人,四人也是满身泥灰。

    “不是叫你们离开的吗,怎么回来了?还进了鬼府!”关键时刻功亏一篑,阎十一有些气恼,他要三个好基友回学校,就是不想牵累他们,毕竟捉鬼是法师的事,普通人根本帮不上忙,转头问阎琉舞道:“姐,到底怎么回事?”

    “你问他们吧!”阎琉舞也很是气恼,一晃脑袋,头发上甩出来许多灰尘。

    张弥勒用袈裟擦了擦脑袋,手里还捏着半截桃木剑,讪笑着解释道:“我们本来是要回去来着,可还没到前山呢,就遇到个摇铃铛的人,后面还跟着五个披麻戴孝的!”

    “披麻戴孝?”

    小六接口道:“不是披麻戴孝,是穿麻衣带斗笠,我看就是僵尸,在电视上见过,湘西赶尸!”

    一听小六这么说,阎十一想起一个人来,就是那晚的赶尸人,忙问道:“后来呢?”

    张弥勒再道:“我就对他俩说,这人有点邪性,又看他往后山走,我寻思着大晚上的,怕他会搞事情,对你们不利,就在他后边跟着,看他往哪去,要是没去古庙咱就回了。”

    小五揉了揉受伤的胳膊,接着说:“后来还真被二哥说准了,那个人还真去古庙了,一进庙就和咱姐打起来了,咱仨大老爷们不能干看着呀,当时还寻思找找有啥植物能当武器打僵尸来着,后来发现没有,就直接用这剑了,还别说,这东西楞怼还挺好使,要是铁的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