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引出鬼子
    阎十一知道大事不妙,拔腿就往镇龙古庙跑去,想掏手机打电话给老姐,却发现不在服务区,打给师叔、秦丹秋、包紫也是一样。

    一路急奔,还没到古庙,就听到庙里面传出来奇葩的音乐,“咋了爸爸,叫你妈被驴踢啦,咋、咋了、咋了爸爸爸,咋了爸爸……”

    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张弥勒放的,一进庙门,果然张弥勒穿着袈裟,带着小五、小六,一边扭动身体,一边教杨强智和小菜鸟跳舞,两个警察还在那僵硬的学着,画面不是一般的违和。

    但也让阎十一安心一些,至少这边没有受到袭击。

    “十一,你来了,来来来,走起,炸了爸爸……”张弥勒边唱便扭着身体,摇着脑袋过来拉阎十一。

    “炸你妹的爸爸啊!信不信我把你炸了?”阎十一大力拍向他的大光头,斥道:“你们三个怎么会在这里?我姐和师叔他们呢?”

    “我们来帮忙呀!刚捯饬完,他们都下井了,让咱守着,咱这不闲着无聊,跳广场舞解解闷么!”张弥勒扭着身体解释道。

    阎十一看他那贱贱的模样,真想一巴掌给他拍井里去,对杨强智道:“杨队,刚有人把前山看守的两个警察打昏,揭开了篷布,麻烦你去处理一下,能把篷布重新拉上最好!”

    杨强智点了点头,带着小菜鸟去了前山。

    阎十一又拿出三把桃木剑递给张弥勒三人,没好气道:“你们仨就别添乱了,如果不想遇到昨晚上那个女鬼,就赶紧回学校呆着,这三把剑你们拿着防身!”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咱四个可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咋能扔下你不管?”张弥勒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走到庙门口了,还恬不知耻道:“不就是一个女鬼么,有什么好怕的真是,我们仨这就回学校等她,看她来不来!”

    “对,等她,回学校铺好床等她!”小六猥琐的附和一句,出了庙门。

    三人拿着桃木剑缩头缩脑走了,溜得还贼快,可能是真怕了林月芹。

    “这三个臭不要脸的!”阎十一骂了一句,赶忙背着玉髓鬼母,转身顺着绳子爬下去。

    水泥碑篷布被揭开,预示着牛角煞的禁制又有效了,煞婴又可以转移鬼塔了,要是不快点,煞婴多转移一层鬼塔,他们破鬼塔的难度就增加许多,心里也是纳闷,他们怎么就自作主张下井了。

    下到井底,鬼府的结界是打开的,不用再搭阴桥,阎十一走进去后,直奔鬼府最深处,果然鬼塔正缓缓下移,第二层几乎显露了出来,倒置的宝塔也几乎垂到了地面。

    秦丹秋、包紫、阎琉舞和唐四藏四人正在鬼塔前忙碌着,和数只怨鬼缠斗,这些鬼都是袁家村死去的村民,都是千年怨鬼,实力不俗,被困在鬼塔之中,怨气无法消散,此时被放出来,那是见人就咬。

    四人都被几只鬼缠住,秦丹秋、包紫修为高,倒是没多大关系,唐四藏也足以自保,只有阎琉舞,手里只有一把桃木剑,被三只怨鬼逼得险象环生,一身本事根本发挥不出来。

    阎十一勾魂笔一挑,几枚五帝钱打了过去,将三只怨鬼逼退,扶了一把姐姐道:“姐,你们怎么搞的,不是说等我回来么的?”

    “不是你让一个小警察来通知,叫我们先下井等你的么?”阎琉舞一愣。

    “我又不是你,怎么差遣警察叔叔?”阎十一顿时闷逼。

    “当时我还说我守在上面,那个小警察楞说是你嘱咐的一定要让我下来,你看看,半天都没打死一只鬼,太憋屈了,他们要是套个马甲再来,看老娘不弄死他们!”

    听老姐这么一说,阎十一立即反应过来,“不好,有人假冒我,咱们中计了,快退出去!”

    唐四藏用一张灵符拍散一只怨鬼,回头道:“想退也不行啊,鬼塔又开始动了,咱们要是现在退出去,估计天没亮,煞婴就能把鬼塔转移到鬼府里面了!”

    “那这样,姐,你赶紧上去,守着庙门,别让人搞破坏把井口堵死了!”阎十一把桃木剑塞回她手里,“咱们只能强拆鬼塔了!”

    等阎琉舞一走,阎十一这才与怨鬼缠斗起来,勾魂笔在手里舞的虎虎生风,很快解决了眼前三只,转而去帮其他三人,这才发现秦丹秋、包紫和师叔唐四藏三人也不轻松,三人左支右挡,鬼塔里还有不少袁家村村民的鬼魂飘出来!

    这和他原先的计划差的太多,他的原计划的确是要在鬼府里用鬼母尸身将煞婴引出来收服,再去学校图书馆破鬼塔,但动手前该有万全的准备,首先一点就得布下足够抵抗万魂的阵法才行。

    可现在别说阵法了,需要的法药都未必准备齐全。

    “也不知道是谁差遣警察来谎报消息的,牛头煞的篷布也揭开了,可能是同一个人做的!”阎十一直纳闷。

    “会不会是那个林月芹,或者是红白玉?”秦丹秋一剑斩碎一个怨魂,溅起无数精魄,猜测道。

    “我也想过,可还是同样的问题,动机是什么?他们要置我们于死地完全可以用更直接的方法!”阎十一皱着眉,想不明白,抓了一把五帝钱撒向眼前的怨鬼,将他们逼退。

    现在他也没时间去想,能做的就是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便把裹尸袋从背上解下来,拉开拉链,取出鬼母尸身,用灵符包裹五帝钱,折成八角形,分别嵌在鬼母的手心和脚底四个鬼门,防止有鬼魂过来附身抢夺鬼母,对着鬼塔高喊道:“煞婴,你的娘亲遗体在我手里,识相的就赶紧停止转移鬼塔,出来投降,否则我就撕票了!”

    话音刚落,鬼塔内发出一声尖叫,那些怨鬼退了回去,包紫、秦丹秋、唐四藏这才得空退了回来。

    煞婴出现,趴在塔顶的破口处,看到鬼母遗体,探出半个身子,可一转念,看到阎十一四人,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去。

    “你不想要你娘亲了?那可别怪我把她遗体毁了再灭魂!”阎十一把勾魂笔抵在鬼母尸身胸口。

    包紫听阎十一这么说,觉得好笑,打趣道:“你这话喊的,怎么感觉咱们跟绑匪似的?”

    “能逼他出来就行,管他绑匪不绑匪!”阎十一也觉得自己措辞有问题,可能是这几天被老姐给传染了。

    秦丹秋则摸了摸鬼母尸身,说道:“鬼母的魂魄没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