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 九冥鬼仙
    “你说我就听喽!”阎十一当然想知道父母的消息,可他听得出来红玉并不是诚心的,只是想看他焦急的样子罢了,于是表现的更为冷静和淡然。

    “鬼母,白玉已经送到你的住处了!”红玉也感到无趣,神色一冷,见阎十一转身要走,又媚笑着补了一句,“我们已经将鬼母体内的赤贡倒出来了,没了赤贡镇压,不知道阎法师屋子里有没有提前设下阵法?要是没有,不知道九溪镇会死多少人?咯咯咯咯……”

    听着红玉刺耳的笑声,阎十一头也不回得跑下楼,赶忙开车回九溪镇,如果红玉的话不假,那他住的那栋楼以及周围的人就遭殃了。

    半小时后,阎十一总算到了九溪镇,火急火燎上了楼,还没进门,就感觉到了浓重鬼气从门缝里溢出来。

    开门进去,却是见到了诡异的一幕,两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两个女鬼,飘在空中厮打在一起。

    其中穿一身古代衣服的是鬼母袁小娥,满头青丝在空中飞舞,卷住一个身穿小西服的女鬼,只听她怒吼道:“一个新死之鬼也敢阻碍我,看我不吞噬了你的魂魄!”

    阎十一定睛一瞧,那个现代装女鬼是苏晓,此时正在一堆乱发中挣扎,双手却是死死抱住袁小娥的腰身,不让她离开,“我已经变成了鬼,明白人鬼殊途的痛苦,我不可以让你去害人,造成更多的惨剧!”

    散发自内心的善良,是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虽然有时候看上去挺蠢。阎十一祭出两道灵符,趁乱贴在两女鬼额头上,念了一遍定魂咒,将两鬼定住并分开。

    “大·法师!”两女鬼异口同声,表情却各有不同。

    苏晓惊喜道:“法师你终于回来了,你再晚点,我就坚持不住了。”

    “你的天魂恢复了?”阎十一看了一眼苏晓,见她魂体不再暗淡,戾气也消失了。

    “差不多恢复了,多谢法师!”

    阎十一又看向袁小娥,冷笑道:“你说我是现在就把你魂灭了,还是直接送你去阴司受罚?”

    “大·法师饶命,我、我想去看看渊儿!”

    袁小娥求饶,刚才白玉把她的尸身放下之后,她就跑出来了,本来以为自由了,就想去江城师范把鬼塔破开,冲破鲲鹏煞尾局,这样就能救出她的孩子渊儿,也就是煞婴,但鬼塔破开,塔内的数万冤魂也会跑出来,到时候死的人可就不知道了,而她喃喃自语的话被在功德瓶里聚魂的苏晓听见了,苏晓拦住她,死都不让她离开。

    “不用替自己辩解!”阎十一将袁小娥收进符咒,加了一道封印,“晚上你要是好好表现,我就给你母子悔过的机会!”

    揭下苏晓额头上的灵符收好,正要问苏晓她老公的事,生死簿亮了起来,便拿了起来,上面显示:“主人,你终于回来了,刚才吓死小簿簿了,那个公鲛人居然摸我,我还以为他要绑架我!”

    “什么公鲛人?”阎十一感到讶异。

    “就是送玉髓鬼母来这儿的那个男人,他是东海鲛人,至少一千岁了!”

    “我勒个去,那不是千年老妖?”阎十一不敢相信,他猜得出来红白玉和玉煞不是人类,可也没想到会这么厉害。

    “鲛人刚出生是鱼身,长出手脚,化出人形,需要近八百年时间,这个时候才是鲛人修炼的开始,刚才来的公鲛人最多两百年的修为。”

    “哦,那还好!”阎十一松了口气,又指着苏晓道:“她一个新死的鬼,又刚刚重聚天魂,怎么能拦得住袁小娥这个千年鬼母?这鬼母实力有点太水了吧?”

    生死簿则显示:“两个原因。其一是玉髓鬼母的修为有九成用于构建九层鬼塔,锁住冤魂戾气,一成修为的鬼母和一般厉鬼没有区别。其二是苏晓修复天魂,九世善人所积下的阴德让她成为了罕见的九冥鬼仙,只要阴司委任状一来,她至少也是一方阴神,鬼力不弱于九幽鬼妖,只不过她是新死之鬼,鬼术还不熟练。”

    “不会吧,实力和九幽鬼妖差不多?那不就是另一个林月芹?”阎十一看了苏晓一眼,看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和林月芹完全两种风格,便道:“我要拆鬼塔正缺缺人手,你来帮我吧!”

    苏晓跪在地上,纳头便拜,答应道:“法师对我有再造之恩,法师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有你这句话就行,但到时候你得听我的,要是再不分青红皂白假好心,我可饶不了你!”阎十一把苏晓也收进灵符,把生死簿放回供桌上,“我先去除鬼子,破鬼塔,回来再陪你玩!”

    生死簿却又再度显示了一段话:“主人等等,小簿簿察觉到了阴冥虎符就在附近,主人你找到了?”

    “阴冥虎符什么东西?”阎十一呆了半晌,才想起来从沈家拿回来一块虎符,从包里找出来,“是这东西?干什么用的?”

    “正是此物,四柱凶煞剑、勾魂笔、阴冥虎符以及可爱的小簿簿我,是上一任主人最强的四大法器,小簿簿的作用主人已经了解不少了,勾魂笔可文可武和小簿簿是一套,四柱凶煞剑是大杀器,用于单兵作战。但作为阴神武职,需要调动阴兵,虎符是必须的,有了这阴冥虎符,主人就可以调动冥界阴兵供主人所用。”

    “之前好像听你提起过,这是真的?”阎十一有点不敢相信,随随便便拿样东西回来,居然又是神器,要是能一下子招一两万阴兵上来,鬼塔分分钟就拆了,“那我该怎么召唤阴兵?有什么限制么?”

    生死簿则显示了一大段文字,里面包括了阴冥虎符的使用方法以及限制。

    阎十一大致看了一遍,使用方法倒是简单,就是一段类似请神咒的法诀和几个指法,限制就比较坑爹了:

    第一条是在阳间每召唤一个阴兵需要一万阴德,最多召唤十个,就算官职做到元帅也是一样,多了会影响阴阳两界的平衡;

    第二条是阴兵只能用来捉拿诛杀厉鬼恶妖,不可用于害人和私斗,防止持有者滥用,造下恶业。

    第三条是统帅在统御阴兵时,要尽量保证阴兵不会被打倒魂飞魄散或被吞噬,否则统帅将视阴兵损失数量扣除阴德。

    而这些规则在冥界或者酆都大帝授意时可以不遵守。

    也就是说,这个阴冥虎符基本只有等阎十一死后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算了算了,好歹能召十个呢!”阎十一叹了口气,聊胜于无,收拾完后,背着玉髓鬼母直接去了半月山。

    可他刚到半月山山肩就发现不对了,水泥碑上的篷布被掀开,碑下躺着两个看守的警察,被人打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