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章 如意牵尸
    阎十一得知茅炳死后,与沈国栋辞别,驱车前往人民医院,到医院的时候,茅炳的尸首已经在太平间了,阎十一确认了一番,没有问题就出来了,又安慰了白小青一番。

    白小青双眼都哭肿了,满眼的血丝,这两天肯定是没休息好,递过来一封信道:“这是茅炳跳楼自杀前写的,书中仙说的没错,他和小雅姐因热爱动物,从相识相知到相爱。可后来小雅姐想要过一般人的生活,不想再东奔西走,而茅炳却还有那个环游世界,看尽全世界所有动物的梦想,可小雅姐也不许他去实现梦想!”

    “这就是他们分手的原因?那你呢?你也喜欢动物?”阎十一接过信,粗略的浏览着。

    “我不喜欢动物,甚至还很害怕某些动物,但是我喜欢看他和动物在一起的样子,他那个时候最认真,最有魅力!”白小青又哭了起来,抽泣半晌才道:“他还有话是对学长你说的,在最后一页。”

    “还有我的事?”阎十一翻到最后一页,信上说:“阎法师,多谢你送小雅……还有我们的孩子去了阴司,让他们投胎转世,此前对你的种种不敬,还请你宽宏大量,不要计较。我今生负了两个女人,自知罪孽深重,小雅虽然是煞婴指使媚鬼杀的,其实是我间接害死的,我对不起她,我只能用生命来偿还!

    可我再也无法补偿小青,她是个单纯的好女孩,如果可以,请你帮我照顾她,就像那晚你护着她一样,不要让她受一点点伤害!拜托!茅炳绝笔!”

    阎十一看完信,颇为感慨,一个脚踏两条船的男人,居然用这么决绝的方式终结自己,还留下一段这么不负责任的遗言,该说他长情,还是说他滥情,阎十一心里没有标准的答案。

    抬头看了一眼白小青,想要安慰,却总觉得不合适,思来想去,最后只道:“茅炳死了,你打算怎么办?”

    “他是孤儿,没人料理后事,我想把他的遗体火化之后,带着他环游世界,去遍每一个有动物的地方!”白小青擦了擦眼泪,很是认真道。

    “也好,这样吧,咱们把他的尸身送到殡仪馆,我给他做场法事,等头七之后,再火化遗体。”既然白小青已经把自己当做了茅炳的遗孀,他这个当学长的只能尽人事了。

    通知了殡仪馆,没一会儿灵车就来了,白小青带着工作人员去太平间推尸体,可不一会儿她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哭道:“茅炳尸体不见了!”

    阎十一和姐姐一起跑进太平间,之前放茅炳尸首的担架床空空如也,仔细搜了整个太平间也是没有任何发现。

    阎琉舞立即通知了杨强智,让他带人来封锁现场,并且联系医院,将所有的监控调了出来,却是有惊人的发现,视频里茅炳居然自己从太平间里走出来,趁着天色出了医院北大门。

    这一幕让所有在场的人惊讶不已。

    “十一,你怎么看?是诈尸么?”阎琉舞将所有不相干的人屏退,才问道。

    阎十一则盯着视频看了好几遍,按了暂停,指着画面中茅炳的脖子,说道:“你们仔细看,他的脖子上有什么!”

    阎琉舞和白小青凑近了仔细一看,惊叫道:“一个玉如意?”

    阎十一点点头,说道:“这叫如意牵尸,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玉如意是价值连城的宝贝,用它来作为法器,确实事半功倍,是赶尸术里的一种。”

    “这么说来,是人为的了,会不会和煞婴有关?”阎琉舞道。

    阎十一摇头,煞婴肯定与人有联系,但与此事有没有关系他并不清楚,他此时还想到了一个人,就是第一次救下沈珞瑶那晚,在虎啸山上遇到的那个湘西赶尸人,便道:“姐,你把附近搜查一遍,我看嫌犯离这里不会太远!”

    阎琉舞立即对杨强智道:“你听到没有,赶紧派人去!”

    “队、队长,没人了!”杨强智挠了挠头,在学校图书馆和半月山两个地方就安排了十个警察,几乎是九溪镇派出所三分之二的警力,再派就得派所长和副所长了,“要不队长,你从刑警队里调点吧!”

    “调什么调?现在就是考验你们能力的时候,这么点困难就吓倒了?那还怎么当刑警?”阎琉舞一拍桌子,喝了一声:“这是命令,有困难你自己想办法!”

    “是!”杨强智敬了个礼,然后出去了。

    “姐,你该不会没告诉她你在刑警队的处境吧?”阎十一咧着嘴猜测。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阎琉舞心虚的白了一眼,安慰白小青几句之后,直接拽着阎十一回了刑警队。

    ……

    回到刑警队,阎十一稍作休息就去了作妖假日会所,临走前还嘱咐老姐几句:“姐,今天是四月初七,杨公十三忌日之一,不宜斗法,你去替一下丹秋和包子,让她俩稍作休息,等过了凌晨,咱们就把煞婴和九层鬼塔拆了!”

    “那师叔呢,他老人家也累了一天了!”

    “没事儿,师叔他老人家是常青树,不老松,我就常看他打坐着睡觉的!”阎十一背上背包,开车走了。

    “有异性,没人性!”阎琉舞白了一眼,往山上走去。

    阎十一径直来到了作妖假日会所,这都快十一点了,会所里依旧人满为患,这些人张牙舞爪的扭动身体,简直群妖乱舞,果然是作妖假日会所。

    会所三楼以下并没有任何改变,四楼却是关闭了,楼梯口放了个禁止入内的牌子,阎十一可不管,直接到了六楼,红玉正坐在走廊里,穿着大红旗袍,翘着大白腿,魅惑的看着。

    阎十一把聚宝盆扔到她怀中,问道:“鬼母在哪?”

    “小伙子着什么急呀?不想和我玩玩么?”红玉站起来,撩拨起阎十一。

    “的确挺诱人的!”出于对女性的尊重和男人的职业操守,阎十一上下看了一眼红玉妖娆的身姿,又正色道:“鬼母交出来!”

    见阎十一对她不感兴趣,红玉冷哼一声,又道:“你不想知道你父母的下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