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章 虎符
    “阎法师,这……”沈国栋看着在铜钱中间蠕动挣扎的狰狞小鬼,有些不知所措,他家里布风水局,挂满法器灵符,但并不表示他真迷信,他是白手起家,从来没指望过神佛帮忙,他之所以弄这么多神神道道的东西,完全是为了他的女儿。

    女儿沈珞瑶十八岁之后就一直不安生,刚开始他还派了许多保镖盯着,但依旧没法阻止女儿被绑架,这才觉得是鬼怪作祟,才改自家的风水,请诸多法器,为的就是保护女儿。

    和其他做父母的一样,好比孩子病了,什么药都医不好,这时候如果有人告诉他,去绕江城裸奔一圈孩子病就能好,父母指不定就去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沈国栋就是这样,如果花钱能保女儿平安,倾家荡产他都乐意!

    “沈董事长不必担心,这是人为供养的食气鬼,用来蚕食你沈家气运的,可惜还没长成气候。”阎十一将五帝钱一合,用那八张灵符将五帝钱包好,灌入罡气,燃烧起来,扔到聚宝盆中,才道:“不知道沈董事长有没有仇人之类的?”

    “仇人?可能就是边上的……”

    “啊——小偷!”沈国栋话没说完,外面响起一个尖厉的女子声音,听着像是沈珞瑶。

    两人忙跑了出去,尤其是阎十一,深怕老姐被发现了,到了客厅却发现沈珞瑶躲在阎琉舞背后,阎琉舞则将一个干瘦的男子踩在脚下。

    “姐,你怎么……”阎十一懵逼了。

    “我还能怎么?我在外面一直埋伏着等你信号来着,听到沈大小姐喊,我就进来了!”

    阎十一才明白他姐压根还没动手,刚才在地下室看到的人影应该就是这个男子,幸好被沈珞瑶撞上了,不然他无意中就成了这男子的帮凶。

    阎琉舞将小偷提了起了,在他身上搜了搜,却只搜出半块虎符。

    “好重的煞气!”阎十一接过虎符,瞧了一眼,发现这虎符很不一般,通体黑质,鬼气森森,绝对不是阳间的东西,对沈国栋道:“沈董事长,你怎么会收藏煞气这么重的东西?”

    沈国栋想了片刻,才道:“这个虎符当时就和聚宝盆,还有先祖画像放在一起的,我没在意,就放在地下储藏室了,可能也是块普通破铁吧!”

    “这块虎符可不可以先放我这儿?我想研究研究!”阎十一惊讶于这虎符煞气的猛烈,和他拿四柱凶煞剑时的感觉差不多。

    “阎法师想要,尽管拿去!”沈国栋把聚宝盆也塞到了阎十一手里,又看了一眼小偷,摇摇头道:“放了他吧,谁都不容易,不是逼不得已他也不会来偷东西!”

    “不能放!”阎十一喝了一句,“姐,他除了偷这东西,还偷别的没有?”

    “没了!”阎琉舞又搜了一遍,把小偷的嘴和菊花都检查了,再没有其他东西,便也反应过来,“他是特地来偷虎符的!”忙拎着小偷,喝问道:“你偷这东西干什么?谁派你来的?有没有同伙?”

    然而小偷却是默然不语。

    “不说是吧?可以,老娘好久没审问人了,守正痒呢!”阎琉舞拨了电话,让杨强智过来,把这个小偷带走。

    “看来这虎符真没这么简单!”阎十一把虎符塞进背包放好,能盯上这种鬼森森的东西,这人绝对不是好鸟。

    没多久,杨强智带走了小偷,阎十一姐弟才重新和沈家父女坐下来攀谈。

    沈珞瑶开口就数落道:“神棍,你这就过分了,你讹我也就算了,还到我家来讹我爸,拿走我家传家宝,还有一个虎符,还要不要脸了!”

    “珞瑶,闭嘴,不能对阎法师无礼!”沈国栋立起做父亲的威严,训斥道:“我还没说你呢,人家几次三番救你,你就给人家四万块作为酬谢,这是我沈家的规矩吗?”

    “谁知道是不是他贼喊捉贼,没准就是他绑架的我!”沈珞瑶见父亲不帮她说话,反而来劲了,“他还从我骗走了一套阿玛尼西服,那是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三十万呢!”

    阎十一大惊,他哪里会没想到这么贵,简直和用钱拼起来没什么两样,下午醒来的时候,整套西服就铺在地上,沾了不少酒水汤汁,他还踩了好几脚,顿时感到心痛,那踩得可都是钱啊!

    “三十万怎么了?就是三个亿,阎法师想要我也给!”沈国栋连忙把管家叫过来,“去给那个意大利的什么什么设计师打电话,给阎法师量身定做十套西服,不,一百套!要最贵的!”

    “爸,他就是一个神棍,你干嘛送他这么多东西?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一会儿是不是把我也要送给他?”沈珞瑶怒道。

    “你这倒是提醒我了!”沈国栋神情一滞,转头对阎十一道:“阎法师,珞瑶从十八岁开始就总莫名其妙的失踪,但每次又都完好无损的回来,这让我很是费解和担忧,不知道你有没有解决的方法?如果你能替珞瑶解决这个麻烦,我答应把沈氏集团四分之一的股份送给你!当然你们能情投意合走到一起我也没有意见,肖法师是我沈家的恩人,你是她的弟子,你配得上珞瑶!”

    这下就不止沈珞瑶惊呆了,连阎十一姐弟俩都木了,沈氏集团四分之一的股份是什么概念?几百亿的资产除以四,阎十一都数不清后面有几个零,这么多钢镚倒是见过。

    “爸爸,你真是……气死我了!”沈珞瑶第一个反应过来,气得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气什么气,从小我都由着你胡来,有家不住,非去学校住破宿舍,管不了你了还!”沈国栋骂了几句,回头一改颜色,笑着对阎十一道:“阎法师,你意下如何?”

    “岳、岳……沈董事长!”阎十一都差点喊错了,“这事吧……”

    阎十一还没开口,他的手机响了,是白小青来的电话,接起来后,脸色凝重了起来,“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怎么了?”阎琉舞一见,问道。

    “茅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