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盆中鬼
    阎十一心里发虚,心说该不会是拿多了吧?本来就是顺手的事,就要人四万,确实不该。

    “这丫头越来越没边了,法师冒着生命危险救她,居然就给四万?”谁知沈国栋大怒,自己跑到楼上,拿了个支票本,火急火燎开了个支票,递给阎十一道:“阎法师,是小女不懂事,这四千万不成敬意,您先收下!”

    “不,不用了!”阎十一顿时全身毛孔都炸开了,差点没吓坐地上,心说有钱人的想法还真让人捉摸不透。

    客套了一会儿,沈国栋执意要他收下,他只好把支票先放在茶几上,说道:“沈董事长还真疼女儿,在客厅里就放了这么多镇邪法器,不过很不幸,十有八九都是假的,摆在那里反而会招来邪祟,害了你女儿!”

    “可这些都是我请高人作法开光请回来的大法器,每样都不下千万……”沈国栋大惊,“不知法师有何高见?”

    阎十一指着北边墙壁上的神龛道:“除了这副画像和画像边的灵符,其他的都是滥竽充数!”

    “不会吧?”沈国栋已经惊讶到可以看见后槽牙了,忙道:“这画像是我们沈家的先祖沈万三的宝像,画像保存至今已有近七百年了,自我发家之后一直供着。”

    “还真的是沈万三的后人!”阎十一呢喃一句,他在玉煞要他来偷聚宝盆的时候就已经猜到沈家是沈万三的后人,只不过聚宝盆只是个传说,他不太相信,但沈万三其人确实很有能耐,若不是他出生较晚,四方财神都被占齐了,他也该榜上有名的。

    原本阎十一想直接问聚宝盆的事,但想想还是忍住了,毕竟还不熟,问了会引起怀疑,便指着那张破旧的灵符道:“这禳家宅灾患符是哪里请来的?我看至少得有二十个年头了,内含法力却依旧丰沛!”

    “阎法师慧眼!这张符是二十三年前珞瑶出生的时候一位姓肖的女法师送的!”沈国栋回忆道:

    “当时闺女他妈怀孕十二个月都没落生,身体每况愈下,分娩的时候又难产,医院说大人小孩都保不住,幸好肖法师路过,说是恶鬼作祟,作了法之后,晚上十二点左右,闺女才平安降生,但闺女他妈经过这么一折腾,没坚持几天就走了。肖法师当时离开的时候就送了我这道符,让我用来镇宅,后来我发迹了,想再找这位肖法师,却是人海茫茫无处寻觅!”

    “这位肖法师是不是极其冷艳美貌,让人不敢接近?”阎十一心里猜测这肖法师极有可能就是他师父肖紫玉。

    “对对对,这肖法师美极了,跟天上的仙女似的,我一直就觉得肖法师是天上派下来救了我女儿一命的人!”沈国栋很是兴奋,转而一愣,忙道:“莫非阎法师你认得这位肖法师?”

    “她正是家师肖紫玉!”

    “哎呀!真是太巧了,太巧了!”沈国栋激动地握着阎十一的手。

    阎十一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才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想与沈董事长商量一件事!”

    “有什么事阎法师尽管开口,就是要我沈国栋的命我也绝对不推辞!”

    “不不不,没那么严重,沈董事长生财有道,短短二三十年就成了江城首富,想必有自己的秘诀吧?我现在就想要这个秘诀,你给么?”

    “你要聚宝盆?”沈国栋一怔,旋即无奈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失望,“不过一个盆而已,法师想要,我就送给法师!”

    “沈董事长别误会!”阎十一没想到沈国栋会这么大方,传家之宝居然就这么轻易拱手让人了,觉得他很是坦然明事理,自己也就不藏着了,便将此行的目的,以及用聚宝盆换鬼母尸身,还有九层鬼塔的事都说了出来,以诚相待,最后道:“我也是被逼无奈才登门造访!”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既然九层鬼塔会危及江城师范甚至江城的安危,我沈国栋作为首富没理由不相助!法师你随我来!”沈国栋站了起来,拉着阎十一来到别墅的地下室。

    地下室也颇为华丽,里面堆满了各种珍贵藏品,古今中外,名家圣手,数不甚数,光这个地下室里的就得至少上百个亿的东西。

    沈国栋在诸多箱子之间翻找着,阎十一则四处逛逛,他突然发现在一张外国画作后面有个人影,才意识到今天还有一条暗线呢,她姐阎琉舞负责进来偷,可他没想到沈国栋会这么慷慨,现在要是被发现了,那就尴尬了。

    这时沈建国从一个古旧的盒子里捧出来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盆,阎十一赶忙过去揽住他的肩,将两人背对着画,然后用手在背后挥了挥,示意那人影快走。

    等这人出了地下室,阎十一松了一口气,才认真打量起沈建国手里的铁盆,不禁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道:“你别告诉我这就是聚宝盆!”

    “就是这个,这是我在二十三年前,带着珞瑶她妈骨灰回老家的时候,在老宅里发现的!”沈国栋似乎有些感慨,掀开铁盆的盖子,说道:“别看这铁盆不起眼,他的确就是我的生财之道。法师请看!”

    在灯光下一照,铁盆底下露出来四排字:“为天地立心,为百姓立命,为华夏积雄财,为万世开太平!”

    阎十一心中一动,这四句话应该是由大儒张载的横渠四句演化而来,但并不影响其大意,沈万三作为一个农民出身的汉子,能有这样的觉悟,确实极为难得,而且他也做到了这四条。

    “我没有先祖那样的能力和气魄,做不全四条,若我有生之年能做到第三条也死而无怨了!”沈国栋很是宝贝的抱着铁盆,这是他的精神寄托,也许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个破铁盆,但在他眼里就是聚宝盆不假,“阎法师你要就拿去吧!”

    阎十一有点犹豫了,夺人之爱太不道德是其一,关键是拿着这么个破盆给玉煞,能不能换来鬼母还是个大问题,接过聚宝盆一掂量,脸色大变,忙从口袋里取出八道灵符将聚宝盆包了起来。

    “阎法师,怎么了?”

    “有人想害你!”阎十一念了一遍惊妖咒,用两枚五帝钱从聚宝盆里夹出来一只黑漆漆的小鬼,小鬼无手无脚,像一条泥鳅,却长着一个人头,“居然是食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