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章 聚宝盆
    “该死的丫头!”玉煞有些恼怒,正想彻底制服阎琉舞,下身突然一凉,围在他身下的浴巾分成两半掉了下去。

    “主上!”红白玉一见,赶忙拿了一件浴袍过来,将玉煞的身体遮住。

    “姐,你没事吧?”阎十一也上来询问!

    “可恶,就差点!”阎琉舞看了看左手中指上的甲刃,这是她的备用甲刃,平时不轻易用,只不过刚才在和红玉打斗的时候,右手中指上的甲刃断了,不然这个时候玉煞可能已经成了不完整的男人了。

    红玉大怒:“臭丫头,你下手可真毒!”

    “别废话,你们既然是敌非友,没什么可讲的!”阎十一见红玉大有上来报仇的架势,把姐姐护在身后,“要打就打,多说无益!”

    “怕你?”

    “红玉!”玉煞喝了一句,穿好浴袍,看向姐弟俩,冷冷道:“去沈家偷来传家宝聚宝盆,鬼母尸身还给你们!”

    说完踩着玻璃碴子走了进去。

    “我爸妈在哪?”阎琉舞要再追上去,却被红白玉拦住。

    白玉摸着小胡子,笑着道:“你们俩很强,但还不是我们的对手,最好按照主上的话去做,否则鬼母尸身拿不到,也永远别想再见到你们父母!”说完,和红玉一起也走了。

    “我怕你啊?你们不肯说,老娘打到你们说为止!”阎琉舞作势还要再打。

    阎十一赶忙抱住她,说道:“姐,咱们现在处于劣势,没得讨价,就按照他们的要求做!”

    “可是……”

    “姐,刚才白玉说的是永远别想再见到咱们爸妈,那说明还有见的机会,咱爸妈应该还活着,这是个好消息!”阎十一满是激动道。

    阎琉舞一听才反应过来,有心想冲进去问清楚,可冷静下来之后还是忍住了。

    阎十一从小就想念父母,那是出于骨肉亲情,对父母其实并没有印象,但阎琉舞不同,父母失踪的时候她已经七岁了,和父母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可以说她比阎十一更想知道父母的下落。

    姐弟俩从作妖假日会所出来,气氛就有点沉闷,姐弟俩今天是彻底败了,一点脾气没有。

    “姐,别生气了,至少有爸妈的消息了!”阎十一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姐姐脸色很差,安慰一句,“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把九层鬼塔的事情解决了,咱们再去清算!”

    “玉煞,给老娘等着!”阎琉舞朝会所方向看了一眼,咬牙切齿道。

    在图书馆跟师叔唐四藏汇报一遍之后,姐弟俩先回了刑警队,玉煞所说的沈家就是沈氏集团,沈珞瑶家,既然要去偷东西,自然得先摸清底细。

    两人就把沈氏集团的档案以及相关信息都找了出来,发现了一条很重要的信息,就是沈珞瑶的父亲沈国栋是十分迷信的人,而且是东西方各教派都信!这对于有信仰的教徒来说是大忌,但对阎十一来说很有利。

    于是姐弟决定,由阎十一以道士的身份明着去沈家作为掩护,而阎琉舞则暗中潜进去偷传家宝。

    现在刚过中午,时间还早,于是阎琉舞买回来一大箱啤酒和白酒,还有熟食,说道:“陪姐喝点,姐今天郁闷了!”

    阎十一也知道她姐的个性,从小要强,今天吃了哑巴亏,还无处发泄,便只好舍命陪老姐,一开始还收着,几杯酒下肚之后,就敞开了,几瓶白酒和一箱啤酒被姐弟俩全部干掉,然后姐弟俩就不省人事了。

    等天黑透,阎十一才被尿憋醒,拿起手机一看,刚七点,于是准备起床,掀开被子却是吓出一身冷汗,他此时身上只穿了一条三角裤头,“我该不会喝醉之后,和姐她……”

    看着还熟睡的姐姐,慢慢掀开她身上的被子,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这要是真发生了事儿,那就没法见老阎家的列祖列宗了,阎十一大着胆子掀开被子,见阎琉舞身上还穿着睡衣,这才松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毫不客气踢了一脚,催道:“阎琉舞,起来起来,该行动了!”

    ……

    姐弟俩准备就绪,直接去了沈家,沈家在西湖公园西边的一块湿地上,环境十分的清幽雅致,这是是江城市最大的富豪区,数百位富豪居住在此,本来住在这里的首富姓马,马首富搬去魔都之后,沈家就成了这里最有钱的了,整个院子也是大得没边,阎十一进大门后,又开了十分钟的车。

    总算到了沈家别墅,家主沈国栋听门卫说来的是个年轻道长,早早就在别墅前接待了,相互介绍之后,很是恭敬的将阎十一迎了进去。

    等人走后,阎琉舞从车后备箱爬出来,潜伏进去。

    阎十一见沈国栋面容俊逸,面相刚正,眼神锐利,看上去平易近人,无形中又给人一种压迫感,确实有首富的风采。

    还没进门,就对沈国栋道:“沈董事长,刚才我开车进来的时候,观察了一番府上的风水,您这个别墅依山傍水,确实是个好地方,每个花坛落位很是严整,甚至每棵树,每株花都是按某种次序栽种,可谓将风水做到了极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整个院子一共三个局,最外面是镇宅犯七煞局,院子当中是镇宅犯五鬼局,而别墅周围布的则是镇宅犯四凶局!”

    “哎呀,法师年纪轻轻,却是独具慧眼,沈某佩服佩服!”沈国栋一点架子没有,态度很是虔诚。

    “但是……”阎十一来了个大喘气。

    沈国栋脸色一变,忙道:“不知阎法师看出些什么来了?是不是这些局布的不对?”

    阎十一故作高深道:“局没有错,但是人错了,局中有人才叫局,可三局守护之人并未在局中,局布得再好也是废局!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对,法师真乃神人,我就是为了女儿才做的这些,可珞瑶她最烦这些东西,从来不相信神神鬼鬼的东西,所以上大学之后就直接住学校宿舍去了!”沈国栋满脸的无奈,却也不失商人的精明,一边往屋里让人,一边问道:“不知法师如何看出来的?”

    “我今晚之所以会不请自来,是因为……”阎十一走进别墅里,观察别墅里的环境,发现整个大厅挂满了法器和神像,还真是东西方各教派的都有,和传言中的一致,“是因为我这几天连续四次救令千金于生死之中!”

    沈国栋一听,吓得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忙道:“我、我怎么没听珞瑶提起过?这丫头真是,还多亏了法师出手相救,沈某感激不尽,来人,去把支票本拿来!”

    “不用了,沈董事长,沈大小姐已经支付了四万报酬!”阎十一也坐到沙发上。

    “什么,四万?”沈国栋瞪大了双眼,看着阎十一,又吩咐管家道:“快打电话叫小姐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