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玉煞
    阎十一和白玉打的旗鼓相当,勾魂笔和鱼骨剑撞得当当响,就算阎十一用灵符和五帝钱相击,配合道术也没能将白玉逼开。

    “年纪轻轻就死了,真可惜!”另一边,红玉和阎琉舞交手,稍占上风,还能分出神讽刺一句,手上鱼骨剑一转,将阎琉舞的两把军刀打落。

    “看谁先死!”阎琉舞性格要强,也被激怒,以手做刀刺向红玉脖子,临近她的脖子,甲刃弹出,直取咽喉。

    “雕虫小技!”红玉的指甲也很硬,形状如铁针,手指粗细,在甲刃碰到她脖子前,戳在了甲刃上,打断了阎琉舞的指甲,并拍了阎琉舞一掌。

    阎琉舞一个踉跄,失去平衡,向后倒去,手在双峰间一摸,掏出来一把手掌大小的微型手枪,对着红玉,狠狠道:“看你当不当得了子弹!”

    “碰!”

    红玉大惊,赶在子弹飞过来之前,撑着扶栏翻了下去。

    阎琉舞又朝白玉开了一枪,白玉也是躲了开去,阎琉舞这才手撑地,空中翻了个身,稳稳落地。

    “走,上楼!”阎十一见红白玉让开,赶忙拉着姐姐蹿上六楼。

    “不好!”红白玉大惊,跟了上去。

    “十一,怎么办?咱们好像低估了红白玉的实力!”阎琉舞手里拿着枪防备,伺机找其他脱身的方法,“要是没有那些鱼妖,咱们想跑还是没问题的!”

    “姐,你太小看你弟弟了,我既然只让你跟我来,自然是有准备的!”阎十一脱下背包,从里面翻找着,脚下不停,顺便找寻合适的地点,发现六楼中间还有个露天的阳台,“去那边!”

    姐弟俩打开阳台落地门,跑了出去,阎十一则忙不迭在门口用灵符布起阵法,待会儿只要红白玉不小心踏进来,不死也得留下半条命!

    “喂,十一,十一……”阎琉舞眼睛发直,拍了拍阎十一的肩。

    “干嘛姐,忙着呢,没时间!”阎十一已经摆下了几十道灵符。

    “有人!”阎琉舞补了一句,原来在六楼宽大的阳台上还有个泳池,此时一个长发男子正坐在泳池里,背对着他们。

    “人?”阎十一回转身来,也是一惊,能在作妖假日会所六楼悠闲泡澡的绝对不是一般人,立即戒备起来。

    这时候红白玉也追了上来,红玉神色焦急,没注意到脚下的灵符,一下子踩了上去,灵符激发开来,顿时把她炸飞出去,崩出去好远,可惜阎十一没来得及把阵法布置完,她受伤并不重。

    红玉也不顾伤痛,从地上爬起来,恭恭敬敬站到那长发男子的身侧,小心翼翼道:“主上,是属下办事不利,让他们闯到这里!”

    白玉也没管阎十一姐弟俩,跑到长发男子一侧,低头认错。

    这么一来,阎十一和阎琉舞更紧张了,红白玉的实力已经很强了,那么这个被他们称为主上的男人可能更加棘手,两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长发男子缓缓从泳池里站起来,露出坚实的肌肉和修长的身形,白玉赶忙拿过浴巾围在男子腰间,遮住重要部位,只听男子道:“白玉、红玉,我玉煞是你们一手带大的,你们辅佐我这么多年,与我亲生父母无异,又何必这么怕我?”

    谁知红白玉听到这话,更加紧张了,齐齐跪倒在地,惶恐道:“能辅佐主上已是我俩莫大的福气,主上双亲身份尊贵,属下岂敢比肩,让这两人闯进来,扰了主上清静,是属下罪该万死!”

    “起来吧!”

    玉煞淡淡说了一句,慢慢回转身来,健硕的肌肉,修长的身形,俊美的脸庞,狭长的眉眼,妖异的神色,全身上下散发出睿智和冷傲的光芒,几乎完美到让人窒息。

    “好帅!”阎十一心中蹦出两个字,这是他从来不给其他男人的形容词,可见到这个长发男子,居然情不自禁说了出来,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掰弯了。

    回头再看姐姐,本以为再女汉子也该被这男子的容貌给融化了,谁知阎琉舞却是一脸的怒容,手枪紧握,对准男子,饶是久经沙场的她双手居然在发抖!

    “姐,你怎么了?”阎十一觉得不对劲,就算姐弟俩打不过,甚至死在这里,她姐也不该这么激动的。

    阎琉舞胸口不断起伏,呼吸很是急促,喝了一声道:“原来是你,你把我爸妈弄哪里去了!”

    “什么?”阎十一以为自己听错了,“姐,你认识他?”

    “化成灰我都认得!”阎琉舞更加激动道:“你出生那天,就是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男人杀了我的九只猪崽!”

    原来这个叫玉煞的男子就是当年潜入她房间,杀了她九只猪崽的人,当晚她爸妈失踪的时候,这个男人也在场。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猪崽被杀还耿耿于怀。

    “姐,你搞错重点了,爸妈、咱爸妈!”阎十一提醒一句。

    “哦,对!”阎琉舞紧了紧手枪,“说,我爸妈是不是你抓走的?”

    “你,有资格质问我?”玉煞冷冷说了一句,朝姐弟俩缓缓走来。

    “嘭!”

    阎琉舞朝着玉煞的身前开了一枪,再度质问:“就凭我手里的枪,回答我的问题,不然……”

    可还不等她说完话,玉煞突然启动,逼了过来,饶是阎琉舞的手速连开几枪都没打中,玉煞却已经到了身前,抓住阎琉舞的手反扭过来,想要制住她,阎琉舞一个转身,大白腿高高抬起,越过脑袋踢向玉煞。

    玉煞用手一挡,一掌拍在阎琉舞的腰上,将她拍飞出去,谁知阎琉舞反过来抓住他的手,借力在空中做了个大回环,长腿横扫过来,再度踢向玉煞的脑袋,玉煞用手轻松捏住她的脚脖子,把她的大白腿扛在肩头,用胯部将她抵在落地门上。

    阎琉舞穿的可是晚礼服,大腿抬这么高,裙下的春光可就全暴露在玉煞面前,而且这个姿势更是暧昧到让人羞耻。

    “放开我姐!”阎十一见姐姐被欺负,上去夹击,却被红白玉给拦住了,交起手来。

    “混蛋!”阎琉舞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可力气又没玉煞大,推不开去,居然直接用脑袋撞破了身后的落地窗,腾空而起,另一只脚直奔玉煞的下巴踢去

    玉煞这才放开了阎琉舞的腿,后退了一步,躲了过去。

    阎琉舞在空中翻了个身,在地上站稳,却是面红耳赤,怒气值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