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 鱼妖
    阎十一想想也是,就像那个中年男人,忘记记忆的七天是挺好,可七天之后却又得再体验一遍被戴绿帽、人财两失、接盘侠三大不幸,痛苦应该会比第一次更强烈。

    “没法断根么?”阎十一试探问道:“我加钱,加多少都行的那种!”

    长袍女子一愣,看了看阎十一的衣着,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有,我们的大老板可以把你三魂七魄中的尸狗一魄打散,今后客人你无论遇到什么大事都不会再伤心难过,痛苦不堪!但我劝客人不要轻易尝试!”

    阎十一这才明白了其中奥妙,三魂七魄在体内各司其职,尸狗魄主人心,尸狗魄没了,确实可以做到没有负面的情绪了,就连爸妈死了也不会痛苦,甚至还能乐呵呵的,说难听点就是没心没肺!

    这作妖假日会所没有用这个法子赚昧心钱,倒还有点良知。

    阎十一笑道:“没事,我就是不要痛苦,你带我去见你们老板吧!”

    “我也不要痛苦,我也去!”阎琉舞也赶忙举手,在场还没被催眠的客户也有几个跃跃欲试的。

    两个长袍女子赶忙安抚了其他人,招呼四个保镖将阎十一姐弟俩带到了五楼,这里站着十几个黑西服保安,长袍女子手一挥,这些黑西服保安就统统围了过来,将两人的退路彻底阻断。

    “这是什么意思?”阎十一表面上还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小声对姐姐道:“姐,看样子身份暴露了,先下手为强!”

    说完身形一动,率先出手,打鬼他是长干,打人还是头一次,不过扎实的基础很快让他放倒了好几个黑西服。

    阎琉舞更狠,起手用的是泰拳,利用她的双拳双脚、手肘膝盖,配合她的力量,每次出手就撂倒一个,而且不是手脚骨折就是肋骨断裂。

    “姐,咱温柔点行不?”阎十一听着骨裂的声音,浑身难受,小时候被阎琉舞弄断手脚的经历历历在目。

    “我要是不温柔,这些人已经死了!”阎琉舞是特种兵出身,执行任务的时候讲究一击必杀,她没打死人确实算温柔了。

    很快只剩下两个长袍女子,姐弟俩一人一个交起手来,两个长袍女子倒是不好对付,身体十分柔软,像蛇一样近身纠缠。

    阎十一在地上一个翻滚,靠到墙上,不让长袍女子再绕着自己游走,长袍女子也不含糊,腿高高抬起,劈了下来,阎十一立即用胳膊挡住,手腕一翻抓住女子的腿,“美女,你这算不算腿咚?这么柔软的腿,我得看看你长得怎么样!”

    说着就去把女子的面纱揭了开来,然而面纱之下不是殷桃小嘴,而是一张没有鼻子的香肠嘴,嘴里还有粘液流出来!

    “卧草,异形啊!”阎十一吓得把女子扔了出去。

    这时候阎琉舞也抓住了另一个长袍女子的腿,甩了出去,还扯下来半条裤腿,再看那女子,腿上满是鳞片。

    “妖!”阎十一骇然,一抖袖子,勾魂笔落到手中。

    被发现了本尊,两个长袍女子不再掩藏,头越来越大,脸上也逐渐出现了鳞片,变成了一个鱼头,成了一个浑身长满鳞片的鱼人。

    “原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人鱼居然长这种模样!”阎琉舞惊道。

    “她们是鱼妖,不是人鱼!”阎十一也是怪自己大意,没能一开始就察觉出来,“姐,咱们要小心了,红白玉肯定不会只派两只鱼妖来阻止我们的!”

    他话音刚落,刚才被他俩收拾掉的黑西服一个个又站了起来,身上的皮肤裂开,露出来鱼头人身,而且满身鳞片,后边还长了一条大鱼尾,样子比那两个女鱼妖还要恶心。

    “这回可以大开杀戒了吧?”阎琉舞从双峰之间摸出来两把折叠军刀,拿在手中。

    “姐,你是属哆啦A梦的吗?”阎十一已经无语了,不知道下次会不会掏出个任意门来。

    二十几只鱼妖,流着口水一起扑了过来,两人可就不手软了,阎十一用的道术,游刃有余,阎琉舞虽然不会道术,但鱼妖不同于鬼魂,是有实体的,她的军刀同样有用。

    这个时候,在作妖假日会所的六层,红白玉坐在电脑监控前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妖媚的红玉道:“你非要测测他们的深浅,现在倒好,咱们的秘密暴露了,这生意还怎么做下去?”

    白玉摸了摸脸上的小八字胡,说道:“做不下去就不做嘛,正好咱们可以回主上身边!”

    红玉却道:“你想得美,主上就在隔壁露天浴池泡澡,你敢去问么?问他同不同意!”

    白玉一愣,犹豫半晌,站起身来道:“那就去把这姐弟俩杀了一了百了!”

    “这可是你说的,杀就杀,谁怕谁!”

    两人出了门,直接下到五楼。

    阎十一和阎琉舞此时已经收拾了大部分鱼妖,那两只带头的女鱼妖也带了伤,几乎丧失了战斗力,不过毕竟是和妖打斗,受了点轻伤的同时,两人体力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不错么!”白玉摸着小八字胡,嘿嘿一笑,“这么快就找来了,为了区区鬼母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似乎不太值啊!”

    “你俩也是鱼妖?敢杀我们,你俩不怕被法术界发现?”阎十一冷冷一笑,“何况,你俩这么有信心能打得过我姐弟?”

    “打你们还用不着我们出手!”红玉拍了三个巴掌,五楼的所有房间,门同时开了,每个房间里都走出来十几个大嘴身肥的鱼妖。

    “我勒个去,这是捅了鱼窝了!”阎十一顿时意识到轻敌了,他没想到红白玉会在会所里藏这么多鱼妖手下,赶忙用灵符、铜钱和红线在楼梯口四周布了个阵,淋上法药,暂时挡住鱼妖前进,对阎琉舞道:“姐,破釜沉舟了,他俩不死,咱俩就喂鱼了!”

    “喂鱼姐不会,老娘只吃鱼!”阎琉舞喝了一声,欺身而上。

    红白玉实力确实很强,姐弟俩堪堪与他们打个平手,不至于落败,但想取胜也是十分困难,可身后的那些鱼妖没有停下,不断地冲阵,阎十一临时布下的阵法本来就不牢固,用不了多久就得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