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作妖假日会所
    “当然是去夺回玉髓鬼母了!”

    一想到红白玉,阎十一就有点发憷,刚才交手之后,他基本摸清了两人的实力,他对付一个凑合,对付两个没门。

    “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毕竟事情拖得越久越危险!”秦丹秋一脸俨然道。

    “不用全都去,人多目标大,我估算了一下红白玉的实力,我和姐去就行!”阎十一想了想,“你们也知道了,鬼塔这件事有人的参与,嫌疑最大的就是这红白玉,如果咱们都去了作妖假日会所,我怕他们反而来破坏鬼塔!所以师叔,丹秋,包子,你们一人守一个地方,以防有变!”

    这无疑是最好的安排,于是众人分成两拨,各自行动,沈珞瑶又成了唯一的吃瓜群众,问道:“那我呢,那我呢,我能干些什么?”

    “沈大小姐你么,下次别让我再救你就谢天谢地了!”阎十一从沈珞瑶的座驾里拿出背包和衣服,对阎琉舞道:“姐,你们不是有专门的腰带放东西嘛,能不能送我一条,每天背着个背包很不方便!”

    “行啊,不过那个也不方便,等姐闲下来,姐专门给你做一个独一无二的!”阎琉舞答应。

    “谢谢姐!姐你最好了!”

    沈珞瑶见又把他晾一边了,怒道:“阎十一,你把西服脱下来!”

    “穿着挺舒服,就不脱了,你给的报酬我还没取完呢,我少取一千块就算是西服钱了,走了,拜了个拜!”阎十一五人挤在秦丹秋的车里走了。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沈珞瑶咬牙切齿道:“这套西服可是专门给老头定做的,三十万呢,你只给一千,还有二十九万九千块,必须给我还回来!”

    ……

    把秦丹秋和包紫放在了半月山,唐四藏守学校图书馆六楼,阎十一和阎琉舞姐弟俩直接去了作妖假日会所,会所在江城闹市区,一共六层,规模很大,一楼是酒吧,二楼是娱乐中心,三楼是KTV,四楼以上则是会员专享,一般人上不去。

    姐弟俩进了会所,由于两人没换衣服,穿着和酒吧里的人有着明显的差异,立即就吸引来许多目光,尤其是阎琉舞那爆炸性的身材,所过之处口哨声四起。

    就是稍显逊色的阎十一也被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搭讪了。

    两人没作停留,直接来到了三楼,发现通往四楼的楼梯口有保安把守,想要上去并不容易。

    “姐,怎么办?”阎十一趴在转角处窥伺,捉鬼他行,像潜伏这样的技术活他就不怎么灵了,专业不对口。

    “你在这儿盯着,我找人探探口风!”阎琉舞四下张望,三楼都是KTV包间,正好有个服务员小哥路过,她就贴了上去,给那个服务员送了个大大的秋波,直接把服务员电晕了,才道:“帅哥,问你个事儿,我想去四楼,该怎么去?”

    “啊?啊啊啊……四、四楼,不能去!”小哥比阎琉舞矮了半个头,眼光正好平视阎琉舞的胸口,看着那两座山峦,鼻血就流出来了,咽了口口水道:“要、要办会员!”

    “那你帮我办一个会员好不好?”阎琉舞用手指勾起小哥的下巴,极尽诱惑。

    “好、好!”服务员小哥几乎沉迷了,“办会员要买鱼,青铜会员十万,白银会员五十万,黄金会员一百万,钻石……”

    “去死吧你!”阎琉舞一听会员这么贵,立即翻脸,把服务员小哥推开了,女汉子属性爆发,“以为打排位呢,还青铜、白银、黄金的,老娘直接满段,大不了打上去!”

    “姐,别冲动,有话好好说!”阎十一还真害怕她姐胡来,又道:“姐,我刚才看到好几个人上了四楼,那些人应该就是会员吧!”

    阎琉舞也趴在转角看着,又有几个人上去了,奇怪道:“怎么不确认身份呢?难道那两个保安认识所有VIP?”

    阎十一也发现了,来的人都是直接上去的,保安几乎都不多看一眼,再又上去几个人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可疑之处,说道:“姐,你有没有发现,上去的人手里都捧着一个鱼缸?该不会这鱼缸就是会员凭证吧?”

    “有可能!再观察观察!”阎琉舞冷静下来,观察了一阵之后,才发现不止如此,每个上去的人捧着空鱼缸,多半愁眉不展、哀怨苦涩,还有哭哭啼啼的,可下来的时候都是一脸春风,笑容满面,鱼缸里也多了一条金鱼,有黑、白、金、红四种颜色。

    “这些鱼有古怪!”阎十一皱眉,直觉告诉他这里面有问题。

    “你跟我来,咱们抓两个问问!”阎琉舞瞅准机会,将一个独身一人的愁苦中年男子抓了过来,拉到男厕所里,把男子扔马桶上。

    “姐,咱们这样真的好吗?”抓个把鬼阎十一没问题,抓人还是头一次。

    “哪那么多废话,看着!”阎琉舞显然常做这事儿,甲刃横在中年男子脖子上,瞪眼道:“别喊,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男子点头,阎琉舞道:“你是这里的会员?”

    男子又点头。

    “鱼缸就是凭证?”

    男子继续点头!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敢再点个头试试?”

    “呜——”男子哭了出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了,老婆跟人偷情卷走我的钱跑了,养了十八年的儿子还不是我的,我都这么惨了,好不容易找到这里,能消除我的痛苦,还要被打劫,呜呜呜……”

    男子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谁看到都得不忍心。

    “这么惨?”阎琉舞大惊。

    阎十一却抓住了关键,问道:“你说在这里能消除你的痛苦?怎么消除?逗你高兴?”

    “世上还有什么事还能让我开心的?”男子叹了口气,“只有这里的作妖法师,能让我忘记痛苦,虽然一次只能维持七天,那也好过我每天胡思乱想!”

    “作妖法师?具体怎么做?”阎十一追问,心中更加确定,这里肯定从事着什么不正当的交易。

    “你们不是会员,我、我不能告诉你们!”

    “说不说?”阎琉舞又把甲刃抵在男人脖子上。

    “不是我不想说,是不能说,说了作妖法师就不会再帮我了!如果那样我宁愿死!”男子痛哭流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