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 鬼母被抢
    阎十一放弃白玉,去追赶红玉,却被白玉一脚踢倒在地,不等阎十一起来,白玉抓住沈珞瑶,一根鱼骨剑横在沈珞瑶脖子上,笑道:“又见面了,阎法师,今天我们的目标不是你,劝你还是不要妄动,否则你和这位漂亮的姑娘都会丧命!”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先是和林月芹争我的命,又抓了图书馆的黄金蟒放到九溪镇,再是放铁鸡脖子咬我,现在又来抢鬼母尸身,你们到底图谋什么?”沈珞瑶在对方手里,阎十一不敢轻举妄动,捂着肚子站起来,质问道。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白玉轻笑,“聪明人从来都是预知敌人的行动,而不是像你这样傻乎乎的询问,知己知彼才可百战不殆,你是天机门弟子,天机鬼道乃是兵道,你难道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么?”

    阎十一紧皱起眉头,很不甘心却无法反驳,白玉的话一点不假,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红白玉的任何底细。

    “十一、十一……”这个时候展示外响起了脚步声。

    “阎法师,想要鬼母尸身,你可得变得聪明点,后会有期!”白玉一推沈珞瑶,身形一闪,出了展室。

    “十一,你怎么样?”唐四藏先窜进来,见阎十一捂着肚子,赶忙过来检查,“谁把你打伤的?”

    “我没事,被白玉踢了一脚,但鬼母被抢了!”阎十一此时很是憋屈,“你们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人出去么?”

    “没有啊,一路上都没遇到人!”阎琉舞看了看凌乱的展室,从双峰之间摸了摸,掏出来手机四处拍了拍,留下证据,或许有用。

    “该死!”阎十一恼怒之极,问道:“姐,你说红白玉是一家会所的老板是吧?那家会所在哪?”

    “你说作妖假日会所么?好像在西湖公园北边!”

    知道了地址,阎十一准备去会所,展室外却是涌进来一堆保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走了进来,是市博物馆的馆长,叫梅涟炽,看了一眼展室,翻脸喝道:“你们敢偷市博物馆的东西,一个也别放走,报警!”

    “我就是警察,你们想报什么警?”阎琉舞把手机塞回双峰里,又摸出警官证给梅涟炽看,把梅涟炽憋得老脸通红。

    “你们、你们警匪勾结,我要上报市局!”梅涟炽憋出一句,又吩咐保安队长把监控录像保存好,作为证据。

    没一会儿,保安队长火急火燎跑回来,说道:“馆长,三楼的所有监控都坏了,没一个录上的!”

    沈珞瑶一听,这才走了过来,冷着脸说道:“梅馆长,我要起诉博物馆,安保如此松懈,今天来的可都是江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你竟然纵容歹徒进来,将我和阎法师绑架来这里,差一点命都没了,请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卧草!”这是在场的人共同的心声,沈珞瑶不愧是江城第一的沈氏集团大小姐,这反咬一口的本事一般人做不出来,而且说得有理有据。

    之前那个看到他俩上三楼的保安却道:“沈小姐,你俩不是自己上来幽会的吗?”

    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投过来好奇的目光,尤其看到阎十一那一身阿玛尼西服,都是一副我懂的表情,阎琉舞道:“沈大小姐挺有眼光的嘛,这身西服挑的,修身提神涨颜值,姐我不得不佩服!”

    “不、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沈珞瑶不能把真相当着博物馆的人说出来,又吃了个哑巴亏,推了一把阎十一道:“你说呀!”

    “额……”阎十一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索性实话实说,正了正颜色,严肃的对梅涟炽道:“梅馆长,玉髓鬼母确实是被人抢走了,我作为法师一定会追回来并且销毁。你若还要纠缠不休,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你,这鬼母的来历大家心知肚明,若要深究起来,我相信您还有李校长都逃不了干系!”

    “你……”梅涟炽的手抖了起来,当年就是他看到玉髓鬼母后,起了歹心,唆使李岩峰去偷的,深究起来,他才是幕后主谋。

    “梅馆长,别以为我们放过你了,你就能安然无恙,头上三尺有神明,地下一尺鬼不同,人在做,天在看,等你死后,会有果报等着你!我们走!”说完阎十一大手一挥,带着众人潇潇洒洒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出了博物馆,几人正准备走,杨强智则开着他的破桑塔纳过来了,对阎琉舞很是恭敬的敬了个礼道:“报告队长,昨晚抓到一个偷掀篷布的青年男子!”

    “昨晚抓的,你现在才报告,我教你的你忘了?”阎琉舞却是摆起了队长架子,训斥起来。

    “报告队长,没忘,这几个小时,我和小菜鸟一直在审讯他!最后得出结论,是个市井混混,是别人用五百块钱雇的,我多方确认过了,情况属实,但雇主的信息太少没有找到!”杨强智一板一眼汇报,然后附在阎琉舞耳边,小声道:“能用的私行都用了,应该假不了,人现在还在九溪镇派出所,队长你要再审一遍么?”

    “不用审了,关他几天放了就行!”阎琉舞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继续守好学校图书馆、半月山水泥碑和古庙,如果表现得好,我把你们所里的兄弟全提拔到刑警队!”

    “好嘞!”杨强智大喜,却见阎琉舞皱眉,忙严肃的敬了个礼,“是,队长,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开着破桑塔纳一溜烟走了。

    “姐,你是不是用美人计了,他居然这么听话?”阎十一惊讶道。

    “切,就他还需要用美人计?他也配!”阎琉舞不屑,说道:“我不是颜控,只要男人够强就行,我未来要找的老公,要么比我聪明,要么比我强壮,要么无限抗揍,不然怎么征服我?”

    “我觉得征服全世界都比征服你来得容易!”阎十一小声嘟囔一句。

    “我看你还是回静灵庵当尼姑比较合适!”唐四藏也作死说了一句。

    “你们……”阎琉舞被无情的鄙视了,要不是一个是弟弟,一个是师叔,她早就出手打残了,平复了许久,才道:“算了算了,赶紧说下一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