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玉髓鬼母
    保安看到这一幕,赶忙道歉,还老实巴交的提醒道:“两位,三楼不对外开放,请两位完事后下去。”然后匆匆退了出去,今天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一个小保安可得罪不起。

    “你、你在干嘛?”沈珞瑶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紧张到了极点。

    “壁咚啊,沈大小姐看不出来吗?电视上都这么演的,遇到紧急情况就壁咚,度过危机,你看这不躲过去了!”阎十一一脸坏笑,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在门缝里划拉,“你先别动,掩护我,我开门!”

    “你又占我便宜!”沈珞瑶气恼道,却是不敢动。

    展室都是两扇门开合的那种,身份证很容易就插进去了,可能是没有上保险,居然让阎十一捅开了,轻轻撕下封条,两人闪了进去。

    把门掩好之后,展室内的感应灯自动亮起,回身一看,展室内的藏品让两人顿时寒毛倒竖——一屋子的尸体!

    小到装在瓶子里的婴儿,大到两三米高的毛人,各种稀奇古怪的尸体都有,甚至还有几具保存完好的清代僵尸。

    阎十一问道:“你怎么发现这里的?你以前来过?”

    “是呀,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晚上,我就稀里糊涂被人绑到了这里,那是我第一次被人绑架!”沈珞瑶心有余悸,“那时候前面的几个展厅都开着门,里面都是死人骨头之类的东西,吓得我魂都没了,直到后来守夜保安发现我!”

    “有看到绑匪是谁么?”

    沈珞瑶摇了摇头,又道:“从那次之后,每隔几个月我就会稀里糊涂被绑架一次,醒来的时候地点也不一定,最远一次把我扔在了甬城海边,可每一次我醒来的时候,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也不知道绑匪是谁!”

    “还有这种事?我猜肯定是哪个被你玩腻的的男人,被你甩了之后报复你的!”阎十一恶俗的猜测。

    “要玩也玩你,呸呸呸……”沈珞瑶口不择言,忙又道:“你还别说,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就连着被绑架,你还声称是鬼干的,我看就是你做的!”

    “你又不是没见过鬼,还怀疑我?”阎十一无语,补了一句道:“要真是我绑架你,我能让你完好无损回去,怎么不得占点便宜?”

    “你占得还少吗?神棍!”

    说着说着,两人又撕吧起来了,短暂的和平顿时被打破。

    “哒啦——”一声突兀的玻璃落地声打断了两人的吵闹。

    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声音的来源,目光所及处,一具翠绿色的玉质女尸躺在一个密封的透明水池中,女尸紧闭双眼,五官秀美,眉宇间带着一丝哀伤,长发散在水里,身上不着片缕,春光乍现,腹部还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

    “喂,神棍,眼珠子掉出来了!”沈珞瑶见阎十一在那怔怔出神,鄙视了一句。

    “这女尸我认识!”

    “你是不是还想说,她跟你前女友长得很像?俗不俗?”

    “你也认识!”阎十一指着女尸,“你还记得鬼蜃景那个被浸猪笼的怀孕女人吗?”

    “袁小娥?”沈珞瑶吃惊的捂住嘴,当时残忍的一幕她记忆犹新,“难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是真的?可这具女尸的肚子不大啊!而且你看,这女尸的身体有玉质光泽,看着更像是用玉雕成的!”

    “袁小娥当时已经快要临盆,她被抛入水中死亡后,孩子才出生,就是现在的千年煞婴!”阎十一还是很同情这对可怜母子的遭遇,“至于皮肤玉质,很可能是在冰冷的龙眼湖底,逐渐与湖底的矿物融合,形成了玉髓,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鬼母尸身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阎十一隐隐想到了一种可能,但又觉得自己太腹黑,没有说出来,现在他要考虑的是怎么把这么大的尸身弄出去,之前博物馆的人否认,如果正面去要,可能会有不少麻烦。

    “噗噗噗噗……”这时,突然房间里想起气泡破裂的声音。

    “什么音声?”沈珞瑶身处在这种环境下,很是敏感,下意识往阎十一那边靠了靠。

    阎十一四下扫了一遍,并没有任何异动,鬼母尸身也好好的躺在那里,但感觉告诉他,有危险正在接近。

    “头头头、头发!”沈珞瑶指着水池,鬼母的头发漂在水里,像蛇一样沿着水池壁缓缓爬了上来,头发也越聚越多,逐渐将水池填满。

    “死这么久了还要作怪!”阎十一探向身后,却是什么也没有,刚才换衣服把背包放在沈珞瑶车里了,一摸口袋,掏出来一包干燥剂,什么法器都没带,“我勒个去,怎么每次跟你一块儿我都丢三落四的,我的智商是不是被你传染了?”

    这时鬼母的七窍中也钻出头发来,几乎充满了整个密封水池,要是再继续下去,非得撑破不可。

    “你才丢三落四呢!”沈珞瑶把手上的五帝钱手环摘下来递给阎十一,“这个够用吗?”

    “试试吧!”阎十一将手环放在水池顶端,摆成梅花形状,算是一个小型的五行阵,“金木水火土,万物皆臣服,镇邪!”

    将剑指点在五行阵中央,鬼母的头发立时停止了生长。

    “有效果唉!”沈珞瑶话还没说完,鬼母的头发又开始胀大,趋势比之前还快。

    “没有法药画敕令镇不住!”阎十一皱眉,“咱们先退出去!”

    “退什么退,你不是还有一样法药么!”沈珞瑶抓起阎十一的手,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口咬了下去,把他的食指和中指都咬破了。

    “啊——你咬上瘾了呀?”阎十一叫了一声,看着手指上前后两排牙印,疼得呲牙咧嘴,想骂没骂出来,既然咬破了就不浪费了,在水池顶端和四周各写了一道敕令,鬼母的头发才逐渐收了回去。

    “呼!”两人这才同时松了一口气,然而阎十一看着水池上的猩红敕令却越发感到不安,只听砰地一声,鬼母的头发猛然生长,拧成数十根尖锐的长矛,向四周冲撞几次之后,打破了玻璃,在空中舞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俩。

    “往后退!”阎十一立马护住沈珞瑶,缓步向后退去。

    “后面,后面也有!”

    阎十一回头一看,展室的门缝里也钻出来许多如蛇一般扭动的头发,往他俩身上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