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 博物馆
    “袁小娥被浸猪笼的湖是不是叫虎尾湖?和龙眼湖是同一个地方?”阎十一一听,总算把所有事情对上了,那夜他和沈珞瑶所处的鬼蜃景还原的就是袁小娥被浸猪笼的场景,这么一想,这对母子还真挺可怜的。

    “禀千户,是同一个地方!”城隍爷继续道:“龙吟山和虎啸山本是一条龙脉的支脉所在,龙眼湖就是这条支脉的龙眼所在,集天地之灵气,承风水之造化,可以吸纳邪气,寻常邪煞之物进入湖中,便会被锁在湖底,无法作祟。”

    “那怎么还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是因为湖被填了?”

    城隍爷摇摇头,“正因被人发现这湖是龙眼所在,可镇压戾气怨念,因此每逢战乱灾变,死人无数之时,官家为求方便,便将死尸全数扔进湖里,下官查阅了一番,从唐末到现在,人数过万的一共有九次,这些人多为横死,难以超生,鬼魂又被锁在湖底,怨气积压,在袁小娥戾气的带动下,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座九层鬼塔!”

    “原来是这样!”阎十一总算明白了九层鬼塔形成的正真原因了。

    城隍爷继续道:“可龙眼湖虽是风水宝地,却也有其承载的上限,尤其是江城师范选址在此,填湖之后,湖水隐去,风水宝地,风还在,水却隐入地下,九层鬼塔才得以暴露出来,害了不少性命。”

    阎十一点点头,“大致的脉络我已经理清楚了,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就是鬼母尸身的下落城隍爷可知道?”

    “此事下官特地派遣小鬼巡查过了,最有可能的便是在江城博物馆,但博物馆内有高人设下的禁制,下官没能进去查看,只能请阎千户亲自前往一探究竟了!”城隍爷满脸的歉意,“不知阎千户还有其他疑问没有?”

    “只要鬼母能找到,一切事情就能迎刃而解,这还是多亏了城隍爷你尽职尽责!”阎十一道。

    “这都是下官分内的事,害了这么多性命,下官也是于心不忍,可惜下官法力微弱,实在有心无力!此事还得请千户出手!”城隍爷拱了拱手,“如无其他事,下官就告退了!”

    “好,城隍爷慢走!”

    “阎千户,下官还有个不情之请。”城隍爷走了几步,又走回来,见阎十一疑惑的看着他,才有些不好意思道:“如有机会,还请阎千户在钟馗元帅面前替下官美言几句,不胜感激……”

    说完城隍爷这才走了。

    阎十一心说,当官的也是不容易,不管阴间还是阳间,都得削尖脑袋往上钻,能攀的关系都得攀上,谁也不会嫌官大。

    知道了这么一个重要的消息,阎十一就没了困意,拿起在充电的手机将其他人召集起来,最后给秦丹秋打了个电话,铃声却在门外响了,开门一看,秦丹秋正站在门口,惊道:“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去接你?”

    但看着秦丹秋冷冷的眼神,想起来自己手机一直没电,这才刚充上的,忙道:“下午一直在半月山,手机忘了充电,刚从山上回来没多久,嘿嘿嘿嘿……”

    “你在那做什么,有新的发现?”秦丹秋没有怪他。

    “我正好把大伙召集起来了,路上我再跟你说!”

    两人这才出了门,直奔唐四藏所在的宾馆,两人到的时候,阎琉舞和包紫已经到了,房间中央的麻将桌上摆满了吃的,三个人正不顾形象胡吃海塞。

    “来来来,一起一起!”唐四藏休息了一会儿后,气色好多了,咬了一口大鸡腿,看向秦丹秋,“十一,这就是你姐说的小妖……你的小女朋友?长得确实好看,都快赶上你师父了!”

    “姐,你又乱说呢?”阎十一带着秦丹秋坐下,相互作了介绍。

    “一个是玄虚师兄的弟子,一个是叶遇冷师兄的弟子,原来都是自家人,挺好挺好!”唐四藏看了看秦丹秋和包紫,就跟自己看儿媳妇儿似的,两个都觉得满意。

    相互认识之后,阎十一把城隍爷带来的消息复述了一遍,说道:“如果鬼母尸身真在市博物馆,事情就好办了,只要能把鬼母尸身拿出来当做诱饵,不怕煞婴不出来!”

    阎琉舞一听,立即去一旁打电话叫人联系市博物馆负责人询问。

    “不仅如此,到时候还能利用鬼母尸身破开鬼塔,可以省去不少麻烦!”秦丹秋听了整个过程之后分析道,又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青色的珠子。

    “哎呀,秦师侄,这不是玄虚师兄的日月灵珠么?他舍得把这东西传给你?”唐四藏惊道。

    秦丹秋又把珠子收了起来,说道:“师父一直对三十三年前的事耿耿于怀,自觉当时不该离开,他得知我正好碰到了这个事,要我全力协助,还让我带了他的这件法器来,说是在收魂的时候能派上大用场。”

    “有了这宝贝,收魂就能轻松多了!”唐四藏喜道。

    “有点麻烦了!”阎琉舞放下电话,说道:“杨强智刚才打来电话说,市博物馆的人坚称馆内没有尸体之类的藏品!”

    “怎么可能?城隍爷应该不会骗我!”阎十一不大相信。

    “既然不能确定,咱们自己去看看呗!”包紫用油腻腻的手在挎包里拿出两张邀请券,说道,“明天博物馆有个慈善拍卖会,不过一般人进不去,我这儿有两张邀请券,但一张券只能进两个人。”

    “那简单,咱们四个去就行,师叔在这里修养!”阎十一当即决定。

    包紫却补了一句:“但还有个问题,这次拍卖会是正式场合,有本地许多名人富豪参加,咱们这打扮不行,得有正装!穿得太掉价,估计保安不让进!我有礼服,但是没带!”

    “我平时出门都不带行李,也没有!”秦丹秋也道。

    “怎么个正装法,反着装行不行?”阎十一心说不就拍个卖么,哪那么多规矩?

    “哈,礼服我有,以前没少去这种场合卧底,都是大牌子!”阎琉舞却是一脸兴奋,摸了摸自己的胸,又看了看俩姑娘的胸,说道:“问题就是你俩的CUP能不能撑起来!”

    俩姑娘一看她那爆炸的胸围,有点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