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城隍爷来访
    不理会张弥勒,阎十一开始收拾残局,扫了一眼,发现在场几乎人人都有伤,尤其是理髻子,与林月芹正面交战,伤势十分严重,幸好有包紫在,替他止住了血,便让小五和小六抬着,和包紫、张弥勒一起先下山送去医院,顺便让杨强智开车送沈珞瑶等五个女生回学校。

    古庙里只剩下唐四藏和阎琉舞,阎十一这才用两张大黄表纸将井口封住,写了敕令,确保万无一失,回转身查看起他俩的伤势道:“师叔,姐,你俩没事儿吧?”

    “姐像是有事的人么?”阎琉舞甩了甩手臂,胳膊被林月芹掐的够呛,都是淤青,相比之下,她以前执行任务时遇到的那些肌肉男雇佣兵简直弱爆了。

    “没事儿,死不了!”唐四藏则满身大汗,脸色煞白,喘匀了气从地上站起来,“你说说里面的情况吧!”

    阎十一这才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遍,又道:“现在的情况对我们有利,煞婴和其他鬼魂被分隔开来,咱们要么直接破开鬼塔结界进塔里杀了它,要么就是想个法子把它引出来!”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错了,先回去吧,休整一下再说。”唐四藏毕竟五十了,经过这么激烈的打斗,有点支持不住了。

    “我扶您回去!”阎十一赶忙扶着,回头对阎琉舞道:“姐,你派几个人暗中埋伏在这里,还有水泥碑那,我猜可能会有人来搞破坏!”

    “还有谁?该杀的杀了,该堵的堵了?”阎琉舞疑惑道。

    阎十一则道:“九层鬼塔和媚鬼的鬼府是鬼所为,但是那个水泥碑必须经人的手来完成,我猜煞婴除了鬼手下,可能和人也有交集,咱们必须得防着。”

    唐四藏也是赞同道:“也是,天底下最险恶的莫过于人心,琉舞,你注意点吧!”

    “明白!”阎琉舞军人的天性展露无遗,拿出手机很快安排妥当。

    阎十一本想把唐四藏带回九溪镇和他一起住,但想到卧室里全是秦丹秋的东西,总不能让师叔睡沙发,就把他安排在了附近宾馆,自己一个人回了住处,刚一到家,就看到供桌上闪闪发光,原来是生死簿。

    生死簿可以工作的时间太短,他没带身上,就放在这里供了起来,旁边还放着钟馗天师的阴阳功德瓶。

    阎十一捧起生死簿,打趣一句道:“小萝莉,今天醒的怎么这么早?”

    “主人你昨天都没翻人家的牌子,小簿簿精神好,就醒得早了呗!”生死簿略带小污的卖了个萌,又显示了一行字:“小簿簿察觉到了四柱凶煞剑的气息!”

    阎十一惊讶道:“是呀,今天我确实用过四柱凶煞剑,剑有点怪,感觉威力一般,第一杀器有点名不副实!”

    “那是主人的用法不对,这个不着急,小簿簿以后慢慢告诉主人。主人这两天得了不少功德,小簿簿给主人汇报一下!”

    接着生死簿上显示出几条信息:

    “击杀十八只百年灰毛僵尸,获得功德十八万,晋升千户长二阶,晋升真人二阶。”

    “击杀十恶媚鬼,获得功德四十三万,晋升千户长三阶、四阶、五阶、六阶、七阶,晋升真人三阶、四阶。”

    “击杀五十四只怨婴,获得功德五万四千,击杀五百年食婴巨怪,获得功德五十万,晋升千户长八阶、九阶,晋升都卫一阶,晋升真人五阶、六阶!”

    “我勒个去,为什么击杀媚鬼和食婴巨怪给的功德这么多?”阎十一看着信息疑惑道。

    “造就功德的多少,主要在于被击杀的鬼物身上得业力和存在年份。”

    阎十一明白了,媚鬼和食婴巨怪很早就存在了,作恶时间也长,诛杀他们功德也多,又道:“我还差多少功德能达到天师位阶?我怎么觉得到千户长和真人位阶之后就升不动了?”

    生死簿显示出一行字:“不论是阴神升官,还是天师修行,皆非坦途,越到后面越是难行,还有小簿簿告诉主人一个坏消息,由于帮苏晓聚魂需要一百万阴德,扣完之后,主人的阴德只剩下二十一万,阴神位阶退回千户长二阶!”

    “卧草!”对于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阎十一顿感心力憔悴,累死累活好几天,一朝回到解放前,因为一个苏晓全白忙活了,“阴德是花了,你确定她能好过来?”

    “主人放心,有了主人的奉养,苏晓在两天内肯定能重聚天魂,到时……主人,有司官来了,请把小簿簿藏起来!”生死簿突然显示出这么一句,然后就黯淡了下去。

    阎十一知道生死簿所指的司官是阴司的阴神,但自己和阴神没有交集,不晓得会是哪个司官来了,生死簿是冥界鬼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阎十一将生死簿放进背包,用灵符封住气息。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房间里的灯闪烁了几下就灭了,窗户外吹进一股阴风,一个身穿官服手拿玉圭的中年男子踏风而来,落在阳台上,迈着四方步走了进来,倒是很有些官气。

    中年男子见到阎十一,大老远就拱手道:“阎千户,初次见面,下官不请自来,冒昧了!下官是九溪镇城隍,昨夜有事未能前来拜见,还请阎千户不要介怀!”

    阎十一也是意外,没想到是城隍爷亲自来了,赶忙还礼,客套一句道:“城隍爷客气了!不知道您来所为何事?”

    “阎千户,下官已经听侍官说了,知道你是天机门的法师,正在为那个千年煞婴和鬼母的事犯愁,下官特来为千户你排忧解难!”城隍爷拱手道。

    “师叔不是说你上任只有七百年,不知道这对鬼母子的来历么?”

    城隍爷再道:“阎千户你有所不知,下官原本是不晓得,可三十几年前,下官听闻此地还有这么一个祸害在,于心不安,便多方查阅卷宗,并托人找到了上一任城隍,才得知了这鬼母子的来历。

    这鬼母子是五代时期之人,鬼母名曰袁小娥,鬼子名曰渊儿。当时此地属于吴越国,袁小娥是虎啸山山脚下袁家村的一位村民,因与夏元辰无媒私通,身怀有孕,辱没礼法而被村长浸了猪笼,渊儿是她死后在水中产下的怨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