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鬼术迁移
    不论是九层鬼塔还是此处的鬼府,都是依靠鬼魂本身的怨念化成,只要气息相通,就可以达到转移的目的,这和人类的建筑学常识相悖,但在鬼域,这种情况很是常见,冥界之中,空气不像阳间那么浑浊,诸多建筑都可以悬空而立,鬼力作用下还可以挪移位置。

    煞婴能将鬼塔在人间转移这么远已经是极限了。

    “媚鬼死前说,还有三天,鬼塔必破,其实说的不是鲲鹏煞尾阵失效,而是鬼塔的转移,对不对?”包紫也借着这个思路推演下去,“煞婴已经将塔顶的一层转移过来了,再有两天就能把剩余七层也转移过来,才能放出塔中鬼魂,但咱们下午把牛头煞给包起来了,牛头煞禁制被破,包括煞婴在内的那些怨婴被困在了塔顶!”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毕竟是推理,不过可以验证一下!”阎十一上前几步,朝着煞婴叫阵道:“小鬼头,敢不敢出来和本法师一战?本法师让你双手双脚,你看怎么样?”

    煞婴嘴里发出呼呼声,显然对阎十一的挑衅很是愤怒。

    “生气呀?生气就下来啊!只有胆小鬼才当缩头乌龟!”阎十一继续嘲讽,可煞婴怒归怒,始终没从塔顶跳下来,便指着包紫利诱道:“你不是很爱钻女人的肚子么,你看这个怎么样?肤白貌美,紧致有弹性,关键是她每天吃的多,储备粮丰富,你下来我就让你钻她肚子里,一个冬天都饿不死。”

    “你这算什么实验呀?”包紫红着脸嗔怪。

    阎十一却道:“它不敢下来我猜八成是因为它现在成了光杆司令,其余鬼魂还都在图书馆里,咱们趁这个机会正好灭了它!”

    “可它在塔里不出来,咱们爬上去么?”

    “也不是不可以!就怕……”

    塔顶倒置下来,离地面只有三四米,下面垫点东西就能爬上去,但在行动前阎十一先把一枚五帝钱打了上去,和他猜的一样,五帝钱弹了回来,九层鬼塔虽然移了过来,但塔周围的结界依旧存在,需要破开才能进去。

    这么一来可急坏了阎十一,可不管他怎么叫嚣,煞婴就是不下来,最后气得他用一百零八道灵符在塔下方布了个严密的天罡地煞符阵,怒道:“不下来,你就永远也别想下来了,本法师另想办法收拾你!走!”

    “就这么走了呀?”包紫道。

    “不走还能怎么办?它是鬼,可以不吃东西,咱们可不行,今天中午才吃了点干面包,早饿了!”阎十一收拾好背包,先退出去再说。

    “你一说,我也饿了!我们去吃煎饼吧!”

    “这回给钱不?你这么个吃法,一星期就得把我吃破产了!”

    “你今天还用我的剑了呢,能不能抵一顿饭钱?要不这样吧,你每向我借一次剑,就请我吃一顿煎饼好了。”

    “额……这个主意貌似不错……不对啊,这剑本来就是我天机门的!”

    “那谁知道去,万一你骗我呢,男人嘴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反正暂时就这么定了!”包紫卖了个萌,蹦蹦跳跳跑向出口。

    “喂喂……”阎十一总觉得这生意做亏了。

    ……

    两人来到出口,头顶上的光芒忽隐忽现,晃了好久的绳子,才被人拽上去,阎十一爬出水井正想开骂,眼前的纷乱让他立时傻了眼。

    古庙的残垣断壁中,林月芹身体四分五裂开来,两只手分别和唐四藏、阎琉舞纠缠;脑袋飞在空中,与理髻子打斗,七条血蛇被砍掉了三条,但理髻子也受了很重的伤;两条大白腿则追着包紫的三个同学以及沈珞瑶、李潇潇五个女孩满处跑,饱满的身体则正在和小五小六周旋,身上被贴了数十道灵符,尤其是胸前贴着的两道灵符特别扎眼,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这算什么组合?”阎十一看着和林月芹打斗的人,道士、警察、大学生三个根本没交集的团体一起对付女鬼,而且场面要多乱有多乱。

    “十一,你总算上来了,这女鬼太厉害了,我刚才为了尽快超度她,差点把自己搭进去!”张弥勒挺着两只黑眼圈,走了过来,“我就在她身上贴了两道符,她就把我打成这样了,你要替我报仇啊,十一!”

    阎十一见到他这模样,心想着林月芹胸上的灵符八成就是他贴的,连女鬼的便宜都占,被打也是活该。

    “十一,我连给你出场的BGM都选好了,你听!”张弥勒一按手机,一首慷慨激昂的音乐想了起来,居然是黄日华版乔峰出场的音乐,“拽不拽?上,给她来个降龙十八掌,打套狗棍法,弄到她生活不能自理!”

    看着张弥勒耍宝,阎十一都不想说认识他,心说:“我才不要当悲情英雄呢,要当也得当段誉,等等,我爸这么风流,该不会真给我生十个八个妹妹吧?”

    这音乐没激起阎十一的斗志,反倒引起了林月芹的注意,“阎十一!”

    林月芹此时虽不至于落败,但也不好受,若是包紫和阎十一来夹击她,她可就危险了,立即收回手脚和身体,四条血蛇击向理髻子的同时,手上指甲也插向他,理髻子只有一双手,根本抵挡不住这一击,斩断三条血蛇后,被一条血蛇咬中了脖子,双肩被指甲刺穿,最后被林月芹的大长腿踢了出去,砸在墙上立时昏死过去。

    林月芹这才飞上墙头,想要逃走。

    “林月芹,你等等,我问你,我爸妈失踪是不是和你有关?”这是阎十一此时最关心的事。

    “你想知道么?”林月芹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那你来追我呀……”

    说完跃下围墙,消失在夜色之中,等阎十一翻过围墙时,早就跑得没影了,阎十一站在围墙上高喊道:“林月芹,迟早有一天我会抓到你的,到时候一定让你魂飞魄散!”

    张弥勒过来扶他下来,还好言安慰道:“十一,别这么大气性,伤身体,这女鬼一看就是在调戏你,让你去追她,肯定是想诱惑你过去和你嘿嘿嘿!”

    “嘿你个头啊!”阎十一拍了一下他的光头,“思想能不能纯洁点?那么多佛经你都白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