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四柱凶煞剑
    阎十一突然感受到一股凶煞之气充斥整个身体,心神一凝,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自剑上传来,占据了他的整个身体,他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当他再度睁开眼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变得赤红,充满了——杀气!

    “哎呀!”

    这个时候包紫被食婴巨怪一巴掌拍了出去,摔在地上,跑不动了,命在旦夕。

    阎十一眉眼一拧,冷眉倒竖,赤红的双眼好似要冒出火来,脚下踏起禹步,几个纵跃就赶到了包紫面前,连出两剑就把食婴巨怪的双手砍了下来。

    食婴巨怪一见阎十一的模样,似乎很是害怕,转身就往宝塔方向逃跑。

    “青龙居左,白虎侍右,朱雀护前,玄武立后,四方神将,守我精元,七杀凶神,斩鬼诛邪!”

    阎十一的声音变得沧桑,好似来自九幽冥府,深邃绵长,吞噬一切,他的身法变得轻巧,追了上去,高高跃起,朝着食婴巨怪的脑袋重重劈了下来,剑光一闪,将食婴巨怪完全劈了开来,露出里面的怨婴,那怨婴的大脑袋慢慢裂开,飞出来无数的精魄,最后整个身体炸裂,全都化作精魄,向出口飞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心悸的煞气。

    “你……”包紫看着阎十一的样子,有些害怕。

    “当啷……”长剑脱手掉在地上。

    阎十一身上的异常状态也消失而去,眼睛恢复了正常,体内磅礴的力量也消失而去,甚至带走了他体内原本的力量,以至连剑也拿不住了,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他现在的状态就像某广告说的:好像身体被掏空!

    “你没事吧?”包紫跑过来,将他扶起,把他的头枕在大腿上,见他脸色极其不好,似乎是脱力了,赶忙用金针给他扎了几下,还从挎包里拿出半块吃过的巧克力塞到他嘴里。

    做完这一切,忙不迭用布将长剑包好再度背到背上,才长长虚了一口气。

    “你这把到底什么剑呀?好邪性……”阎十一嚼着半块巧克力,感受着包紫的大腿的柔软和处子体香,补了一句,“这一剑下来,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抽干了,我估计你现在脱光了站我面前,我都没兴趣!”

    “呸,不要脸!”见阎十一还有开玩笑劲头,知道他没有事,便道:“我也是头一次看人使用这把剑,我不想借你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师父说这把剑凶煞无比,一般人驾驭不了,极容易被剑中的煞气反噬入魔。”

    “咦,这描述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呢?”阎十一回忆了一番,顿时一惊,这不就和秦丹秋说的一样么,忙问道:“这剑有名字么?”

    “师父说叫四柱凶煞剑!”

    “什么!”听到这个名字,阎十一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你确定?”

    见阎十一这么激动,包紫很是肯定的点头,“是呀,师父就是这么说的!”

    “那你知道我刚才所用的剑诀叫什么名字么?”阎十一激动的握着包紫的双肩。

    包紫觉得这个姿势太暧昧,把阎十一的手掰开,说道:“道家符咒各门派多半通用,可剑诀之类的体术各不相同,我怎么会知道你门派的剑诀叫什么。”

    “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是天机门的弟子,天机门除了寻常道法之外,还有一门鬼术,刚才的剑诀就是其中之一,叫做四柱凶煞剑诀!”阎十一压抑住心中的亢奋,生死簿之前就告诉他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四柱凶煞剑,这是天机门的第一大杀器,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而且还是他梦里的女侠背着,说不是巧合都没人信。

    “不会这么巧吧?”

    “就是这么巧!”

    “你该不会是想说这把剑是你天机门的?”包紫把剑抱在怀里看了看。

    “对呀,本来就是!”阎十一的眼睛一直盯着四柱凶煞剑,两样放光,跟狼似的。

    这眼神吓得包紫抱着剑往后退了几步,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但是这把剑对我太重要了,我不能给你!”

    “你该不会还认为这剑是你的命器吧?那肯定是你师父骗你的!”阎十一赶忙劝说,好不容易找到大杀器,他是绝对不能放过的,“你师父不是说,这把剑不能离开你的视线嘛,不如这样,一会儿咱们出去之后做个试验,我抱着剑跑开,离开你的视线,到时候你要是身体没有出现异样,这把剑就还给天机门怎么样?”

    “不行!”包紫毫不犹豫拒绝,紧了紧怀中的剑,“我、我要回茅山问一问师父!”

    “好啊好啊,我跟你一起去,现在就去,打飞的去!”阎十一稍微恢复了点力气,站了起来,满脸兴奋,正要拉着包紫离开,余光瞥了一眼那座倒置宝塔,不由一惊,塔顶破开的洞口,煞婴正趴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脑袋上少了一块头盖骨,脑仁在里面起起伏伏,很是醒目,那是被沈珞瑶用五帝钱手环拍伤的,阎十一绝不会认错,大惊道:“它……它怎么会在这儿?”

    “这是煞婴!”包紫也认了出来。

    “这不可能!”阎十一揉了揉眼睛,的确就是煞婴趴在那里,“它能出现在三处埋骨地,是因为鲲鹏煞尾局是以这三个地方作为阵眼,与九层鬼塔相连,它才能凭借自身千年累计的修为在这三个地方穿梭,但绝对跑不出煞尾局的范围,这里是半月山的后山,早就不在范围内,它能到这儿难道说鬼塔已经破了?”

    阎十一紧张起来,又要去抢包紫手中的四柱凶煞剑,包紫退了开去,看着倒置的宝塔提醒道:“学校图书馆那里封印着的是九层鬼塔,这里也有一座塔,还有同一个煞婴,你不觉得两者有什么联系么?”

    一经提醒,阎十一脑中灵光一闪,好像明白了什么,可仔细一想又觉得想不通:“这不可能,学校离这里有十几公里远呢,塔再高也不可能延伸到这里来,再说如果是同一座塔,既然那些怨婴能从塔里出来,其它恶鬼也可以出来,可现实情况并不是这样!”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一座塔被分成了两半,这里的是上半部分,学校封着的是下半部分。”包紫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感觉了,等我想想……”阎十一绞尽脑汁思考着,经过一阵推理,才道:“这倒是很有可能,既然鲲鹏煞尾局可以距离这么远对九层鬼塔进行压制,那么反过来,煞婴也可以利用九层鬼塔的里鬼魂的怨气与外界产生联系,我看半月山山肩上那个半月形水泥碑不仅仅是个牛头煞,也是煞婴转移鬼塔的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