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食婴巨怪
    阎十一在地上翻滚一圈,躲过一个怨婴的攻击,抬头一看,也是大惊失色,刚才那只最大的怨婴,居然在吃死去的怨婴尸体!它的个头随着吃下去的怨婴数量逐渐变大,此时已经比阎十一还要高大了,浑身的软肉一颤一颤的,好像一只恶心的肥猪。

    “我勒个去,一个小小的疏忽,就让它逆转了!”阎十一直接奔向这只食婴巨怪,勾魂笔直插进它的体内,可整根笔都没进身体里面了,食婴巨怪也没有感到任何疼痛,反而抬手一巴掌将他拍了出去。

    阎十一顺势一滚,站了起来,浑身疼痛,这一巴掌力量不小,虽然没有受重伤,但勾魂笔留在了食婴巨怪的身体里面,这是个不小的损失,惊道:“这特么是什么玩样儿?勾魂笔居然伤不到它?”

    食婴巨怪还在不断的捡拾地上的尸体吞入肚中,身体也还在不断变大。

    “看它狼吞虎咽的,这些尸体这么好吃么?”包紫眨巴着大眼睛道。

    “你要不要尝尝?”阎十一打趣一句,又立即严肃起来,拿出一叠符咒,分给包紫,“不管怎么样它都是鬼物,勾魂笔它不怕,灵符总该怕吧?你攻左,我攻右,在它身上来个双飞!”

    “啊?”

    “比翼双飞阵!”阎十一补了一句,与包紫一左一右包抄过去,在食婴巨怪两肋一连贴了几排的符纸,就好像长了羽毛一样,一直延伸到它的背后,

    “三界之内,唯我独尊,帝令在身,神将在旁,拔除不吉,水火不伤,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刚一念完,阎十一和包紫同时将最后一张灵符贴上,将两个“翅膀”连在一起,两人同时祭起剑指点在灵符之上,罡气贯入,灵符燃起,好似多米诺骨牌一样,连续爆炸开来,将食婴巨怪炸飞。

    黑烟从食婴巨怪的两肋冒出,好似一对翅膀托着它肥大的身体。

    “把剑给我,让我解决它!”阎十一拿过包紫的短剑,既然这食婴巨怪不怕勾魂笔这样的鬼器,肯定也不会怕青蚨剑,就想试着用普通的利剑将它劈开,急速奔跑的过程中,四柱凶煞剑的剑诀祭出,蓄起剑势,“我今诵咒,却鬼延年,魔五束手,现吾身前,将临令至,斩鬼万千,杀!”

    阎十一双手握住短剑,朝着食婴巨怪脑袋上劈了下去,几乎将它的脑袋完全劈成两半,浓稠的红黑汁液瞬间喷出来,洒了一身。

    阎十一抹了一把腥臭的汁液,想要再砍一次,却发现食婴巨怪的喉咙里伸出来一双小手,趁他不备,将短剑拽了进去,他这才明白原来那个最大的怨婴就躲在食婴巨怪的肚子里,外面的皮肉都是被它吃掉的怨婴尸体组成的,那么厚的肉层,确实难以伤及根本。

    食婴巨怪吞了短剑之后,再度站了起来,又将阎十一拍了开去,捡起地上的一个怨婴尸体直接塞进裂开的脑袋里,瞬间就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一个更大的脑袋。

    “我勒个去!”阎十一退了回来,指着包紫背后那把大剑道:“快把那把剑给我,你的短剑太轻太小,不然刚才那一剑就要了它的命了!”

    “不行,这把剑不行!”包紫却和上次一样,向后退去,双手护着剑,死也不给。

    “为什么?难道是紫青宝剑?要等你的至尊宝来拔?”生死关头,阎十一想不明白,又不是不还她,就是借用一下而已。

    包紫支支吾吾道:“我是包紫,又不是紫霞,当然不是紫青宝剑了,我背上的剑,师父说是我的命器,如果离我太远,我会死的!”

    “命器?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只有鬼魂才有命器,多半还是陪葬品,什么金元宝、银镯子,好一点的就是匕首,上不了台面的还有棺材板,你弄把这么大的剑确实挺高大上!”阎十一满脸的质疑,“可问题是,你是个人呀,最多炼个法器,哪来的命器?”

    “我、我也不知道,师父就是这么说的!叫我千万不能遗失这把剑,一定要随身携带,就算洗澡也不能放在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包紫解释道,“从小到大,我都是抱着这把剑睡觉的!”

    “这么狠?你不觉得是你师父坑你吗?”阎十一无语,“既然只要在你视线所及的地方就行,那我现在就在你面前用不就行了?你要是再犹豫,这怪物就得长成大怪兽了,大天朝可没有奥特曼,到时候咱们都跑不了!”

    “可……”包紫看着在不远处狂吃尸体的食婴巨怪,犹豫了片刻,才把剑拿下来,“你得保证剑不会被吞了!”

    “这还用你说,我保证一击毙命!”阎十一握住剑柄,拿起大剑,却立即垂到了地上,“哇,好重!”

    将剑上缠绕的布条拆开,一股煞气扑面而来,长剑剑身长三尺三寸,宽厚粗钝,黑灰相间,形似越王勾践剑,剑格宽厚,似展翅神凰,剑柄漆黑,镶满黑曜石。

    “剑是好剑,就是太重了,你每天背着它不累么?”阎十一双手握剑,才勉强能耍起来。

    “不会啊,都背了二十几年,习惯了!”

    手里拿着这么一把酷炫的长剑,阎十一顿时有种宝剑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试着挥动几下,想适应剑的重量。

    然而那个食婴巨怪却没给他适应的时间,它已经吃完所有的怨婴尸体,连那几个还会动的也没放过,身体更是巨大无比,变成了一个三四米高的超级怪物,此时冲着两人奔了过来,巴掌一扇那就是一阵狂风,拳头一打地上就是一个大坑,威力提升太多。

    “你怎么不用剑呀?”包紫边退边催,心里担心极了,生怕有个闪失剑就没了。

    阎十一则倒拖长剑,边躲边跑,说道:“那也得耍得起来啊,平时用的勾魂笔和青蚨剑不足二斤,这把剑估计得有三十斤!”

    就在他说话的功夫,长剑上暗暗起了变化,一丝丝黑气自剑上散发而出,绕着剑身缓缓爬上了阎十一的手臂,继而环绕他整个身体,诡异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