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激斗鬼妖
    眼前这个美艳女子就是林月芹,她的突然出现立时让气氛紧张起来,谁也不知道她来的目的是什么。

    “大言不惭!”对于唐四藏毫无威慑力的威胁,林月芹很是不屑,意念一动,两只手臂卸了下来,光这个动作,就把包紫的那三个姐妹给吓昏过去了,两只手臂悬在空中,掐向阎琉舞和唐四藏。

    “急急如律令!”唐四藏手拿符咒,率先用灵符挡住飞向阎琉舞的那只手,却来不及收拾自己面前的这只手,只好用手去挡,却是整个人被拎了起来,全盛时期的九幽鬼妖力量之大超乎想象。另一只手也瞬间冲破灵符,掐向阎琉舞。

    阎琉舞单手抵住,纯粹的比力气,饶是她也有所不及,提着气死风灯,下命令道:“用枪打她!”

    接到指示,杨强智毫不犹豫开枪,子弹很准确的命中了林月芹的心脏,并且在她身体上打出了一个大洞,但林月芹却是跟没事人一样,微笑看着。

    “用、灵符贴她、身上!”唐四藏被提在空中,憋得脸色通红,从怀里摸出来一打灵符扔在地上。

    张弥勒和小五小六也算胆大,犹豫了半晌,捡起灵符,三人都分了些,拿在手中。

    “北淫僧,南神棍!二哥,你这北淫僧是假的,十一哥的南神棍是真的,咱们今天可算捞着了!”小六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躲在小五身后,瞪大了小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小五拿着灵符,膀大腰圆的他并没有太害怕,说道:“我可从来没怀疑过十一哥,我一直觉得十一哥是个了不起的人!”

    “马后炮!”张弥勒搓了搓手,拿着两张灵符,说道:“你们一会儿让我先上,我证明给你们看我北淫僧也不是浪得虚名!”

    “二哥,你也有真本事?”小六疑惑。

    “那当然,你看着!”张弥勒看向林月芹,口诵佛号,“阿弥陀佛,施主收手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让我来解脱你!”然后一脸猥琐,当先一步,一手拿一张灵符,贴向林月芹的双峰。

    “咔——嘶嘶嘶……”

    林月芹冷哼一声,双目一瞪,满脸血管显现,眼耳口鼻中钻出来七条狰狞血蛇。

    看到这么吓人的一幕,张弥勒立马缩了回来,喘着大气拍着胸口道:“君子能忍,必成大器,下次有机会再解脱你!”

    “打她的头!”唐四藏一看普通人根本没法近林月芹的身忙道。

    杨强智立即瞄准林月芹头部,连开几枪,却都被七条血蛇挡住。

    “把枪给我!”阎琉舞甩开林月芹的手,将气死风灯交给杨强智,接过手枪,一边向林月芹射击,一边欺身而上,甲刃弹出,划过林月芹的脸颊。

    “啊!”林月芹的脸被甲刃划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却没伤及根本。

    阎琉舞回转身来,还要再攻,林月芹的脚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一脚将她踹飞出去,被甩开的手也飞了过来,长长的指甲朝阎琉舞插了下去,“阎六肆的女儿?正好收点利息!”

    就在这时,一把长剑从庙门外飞了进来,剑上还插着一张符纸,以迅雷之势插在林月芹的胸口,灵符炸开,林月芹被击飞出去,退出去好几步,看着庙门口怒喝道:“何方宵小,敢出手偷袭!”

    庙门外走进来一人,一身黑色道袍,却是理髻子,看着林月芹道:“龙门派理髻子,在诛杀你之前,请你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不灭你的魂!”

    “龙门派?哼,难怪只会背后偷袭!”林月芹收回攻击阎琉舞的手,将胸前的长剑拔了出来,伤口中的血沸腾起来,很快就修复了创伤,再抬头看向理髻子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的大师姐和六位师兄是仇五杀的,并且被我用来祭炼九幽鬼妖之身,你是想给他们报仇么?”

    理髻子从背后拿出一把拂尘,喝道:“师姐和师兄的仇自然要报,你用邪法修炼,我也当********!”

    “那我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林月芹抢先出手,脑袋上的七条血蛇一起出动,攻向理髻子。

    “绳子动了!”这时杨强智喊了一声,井中垂挂着的绳子摇晃起来,隐约还能听到呐喊声。

    “快拉他们上来!”唐四藏依旧被林月芹的手拎在空中,任由他怎么用符咒攻击都没将他放开。

    阎琉舞忙跑过来,和张弥勒三人一起把人拉了上来,但上来的只有沈珞瑶和李潇潇,阎琉舞忙问道:“十一和包子呢?”

    沈珞瑶答道:“包紫回去帮神棍了,神棍还带话说让摆一个什么阴阳道,说要破鬼府!”

    “鬼府?!”唐四藏一惊,潜能爆发出来,一连贴了几张灵符,终于从林月芹手里挣脱出来,掉到地上都顾不上喘息,说道:“他说的是不是太极阴阳道?”

    “对对对对,好像是要超度那些小鬼的吧!”

    唐四藏赶忙布置起来,免得再拖阎十一的后腿,至于林月芹和理髻子他也不管了。

    ……

    鬼府之中,宝塔之下,满地都是怨婴的尸体,多数是被阎十一直接打碎了身躯,打散了魂魄,少数几个还有一息尚存,刚才几十个怨婴,此时只剩下八个,这八个是这些怨婴里面个头最大的,长得也最丑,此时被伤的不轻,浑身都在滴血。

    “跟本法师斗,你们这些小鬼还嫩点!”阎十一将勾魂笔一转,表情很是轻松,今天收拾了这么多怨婴,估摸着阴德不少。

    “吱——”八个里面最大的那个怨婴发出尖叫,其它七个好似受了命令一样,朝阎十一扑了过来。

    “还来?”阎十一也迎了上去,一边贴符,一边戳刺,与七个怨婴缠斗起来。

    “天呐!”包紫去而复返,却愣在了当场。

    “怎么样,我厉害吧?有没有很佩服我?”阎十一有条不紊的格挡,这一会儿功夫又收拾了两个怨婴,见到包紫回来,又道:“你不用回来的,这些怨婴只是数量多,实力并不强,我一个人绰绰有余,你不用惊讶的!”

    “不是,你看那!”包紫从背上抽出短剑,指着宝塔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