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林月芹再现
    “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倒转,以煞诛邪!”

    千钧一发之际,阎十一身上爆发出一股强烈煞气,支持着他将勾魂笔掷了出去,正好那只地观音背对着他,没能及时躲避,被勾魂笔直接洞穿,整个身体被穿在勾魂笔上,扎到了墙上!

    “小狐……”老妇见到地观音惨死,悲从中来,从灶台上拿出一把菜刀,怒道:“我要你们都死!”

    老妇举刀直奔阎十一而来,阎十一刚才那一招已经将所有力气都用劲了,此时也只能坐以待毙了。

    而就在刀落下的那一刻,一把利刃洞穿了老妇的胸口,她的身后站着包紫,此时包紫的眉心处插着一根金针。

    “你……你怎么会?”老妇满脸的惊骇。

    包紫没有解释,将一张灵符贴在老妇背上,念了一遍杀鬼咒,剑锋一转,将老妇的胸口彻底洞穿,老妇的三魂七魄被打散,化作精魄朝出口方向飞去,而她的身体,没有了三魂七魄的支持,瞬间化为烟尘消失而去。

    老妇死后,包紫把土灶下的火扑灭,不让寂灭草的气息继续扩散,接着用金针分别插在三人的眉心处,三人立即能动了。

    “包紫,你现在的医术比起包爷爷也差不了多少了!”李潇潇站起身来,夸了一句。

    包紫却道:“潇潇姐,这和医术没关系,寂灭草是阴间鬼物,它的气味影响的是三魂七魄,不是肉身,眉心是诸阳之汇,精髓之海,我把眉心封了,气味就与魂魄隔绝了。”

    听着这神乎其神的论调,李潇潇不置可否,对刚才的一幕还心有余悸。

    阎十一指着院子外的那些怨婴,趁机贱嗖嗖的安慰道,“学姐,你也别太害怕,人生有很多头一次,经历过了就让它过去,也许后面还有更可怕的呢!你可以和沈大小姐多交流交流这方面的经验,她经验足!”

    说完从背包里拿出大五帝钱手环还给沈珞瑶,前天晚上对付煞婴的时候红线打断了,他拿回来重新编好了,贬损道:“我觉得你要不要在我这里开个包月或者包年的会员?就你这背点子,三天被人鬼妖连着绑架四回的,我可给你打八折,太照顾我生意了!”

    “你以为我乐意啊?”沈珞瑶翻了个白眼,回想起来,她从九溪山庄回来之后,洗完澡换了衣服,就蒙头大睡了,等醒过来就到了这里,中间的过程根本没印象,见阎十一那得意的样子,怒道:“都是你这个神棍,自从第一次遇到你,我就没安宁过,肯定都是你在背后操纵,想讹我的钱!”

    “我勒个去,你这反咬一口的本事真行!”阎十一又拿出十枚小五帝钱,用红线穿插,边斗嘴边编手环,编完之后,递给李潇潇道:“咱们信仰不同,让你佩戴道家法物有点不妥,但一会儿我和包紫可能顾不上你,我也不知道你的主能不能保佑你,只能让你先带着。”

    “这个要多少钱?”李潇潇看了一眼外面面目狰狞的几十个怨婴,身体哆嗦了一下,有点怕了。

    “成本加手工费,二百就行!”

    “神棍,你坑我,我这个才五个铜钱,你管我要四千五,信不信我去315告你?”沈珞瑶大怒,说着就要手撕“不良商贩”。

    阎十一赶忙撩开她,从包里拿出海碗和诸多法药,调制起来,解释道:“你那个是大五帝钱,秦、汗、唐、宋、明五帝开国钱,是清代五帝钱能比的吗?要不是我舍不得额……舍不得学姐花太多钱,才给她弄了十个小五帝钱!”

    差点说漏嘴,他身上就剩两套大五帝钱,不舍得再随便给人了。

    “切,信你才怪!”沈珞瑶心里平衡很多,把手环带上,连着四次被绑架,她的心理素质明显好很多,看到这么多大头怪婴依旧神态自若。

    “一会儿我先出去,包紫你保护她俩,从旁策应,一旦有机会就带她俩去出口!”阎十一又铺了一地的黄表纸,用朱砂笔蘸了调制好的法药开始快速写符,一心两用,安排道:“你们出去之后,让师叔在两口井边布一个太极阴阳道,我要超度这些怨婴,顺便毁掉这个鬼府,免得被其他恶鬼占据继续作乱。”

    “好!”包紫答应。

    “呜呜呜……”这时,身后传来了呜咽声,四人回头一看,只见地观音的尸体下有一只巴掌大的地观音幼崽,身上的毛都还没长齐,正用小爪子挠着母亲的身体。

    “好可怜!”李潇潇把幼崽抱起来,有些责怪的口吻道:“你刚才不该杀它的!”

    “我要是不杀,咱们可就都死了!”阎十一都懒得解释,站起身来,拎起幼崽,看了一眼。

    “你要干嘛,连这么小的也不放过?”李潇潇一急,伸手就抢,还口不择言道:“你还是不是人?”又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致歉道:“对,对不起……”

    “是是是,我不是人,你是圣母玛利亚行了吧?”阎十一也是郁闷,对于这种不分场合同情心泛滥的没好感,把幼崽放进包紫的挎包里,说道:“这只幼崽出生还不久,吸入的阴气不多,罪不至死,带出去放生吧,别让她俩碰,免得吸入更多阴气。”

    说完将勾魂笔从地观音身上拔出来,把画好的灵符统统收起来,看了一眼院子外的怨婴,淡淡一笑,提醒道:“要开始喽,准备!”

    阎十一冲出去的同时,那群怨婴也张牙舞爪冲了过来。

    ……

    就在阎十一苦力奋战、以求脱身的时候,外面也不太平,刚入夜的江城很美,但半月山上却是漆黑一片,只有一座古朴的破庙里亮着几盏应急探照灯,除了唐四藏和阎琉舞还在拿着气死风灯,张弥勒等六个学生以及杨志强等警察都拿了武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他们确实是遇到大敌了,他们眼前站着一个曼妙的美艳女子!

    “林月芹,别、别以为我怕了你!要不是我现在守着井口,非把你打得魂飞魄散不可!”唐四藏冷汗都下来了,说话没一点底气,“你要是识相,就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