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寂灭草
    说也奇怪,两人一踏进老妇的院门,那些怨婴就不敢再向前了,只站在院门外呲牙咧嘴的嚎叫。

    “你能把她俩弄醒么?我要是空出双手,收拾掉这些鬼东西应该问题不大!”阎十一知道只要把他们的魂魄打散,就算是鬼府里面也别想短时间内聚魂。

    “应该可以!”包紫让阎十一把两个女孩放在地上,给李潇潇的伤口简单包扎之后取出几枚金针,在两人的几个穴位上扎了几下,才道:“她们身上没有特别严重的伤,但吸进了不少阴气,得一会儿才能醒过来。”

    阎十一点点头,拿着勾魂笔防备院子外面的那些怨婴,也回头看了院子里面一眼,院墙边有个土灶,灶下有柴火在烧,灶上放着几个笼屉,飘出来食物的香气。

    “不用害怕,院子周围被媚小姐施了仙法,这些孩子不敢进来的。”老妇从屋里走出来,打开笼屉,从里面捡出来几块千层糕,又泡了四杯茶,用托盘托着,放到院子中间的一张小石桌上,说道:“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只有粗茶点心!”

    可老妇越是这么说,阎十一就越觉得可疑,心里更加不安,总觉得这个老妇比外面的那些怨婴还要可怕。

    包紫耸了耸鼻子,被千层糕的香气吸引,咂摸着嘴伸手就去拿,却被阎十一瞪了回去。

    “年轻人可谨慎过了头喽!”老妇步履蹒跚,在土灶前收拾,背对着他俩念道着:“我知道我已经死了很久了,是媚小姐用仙法让我继续活着,这些东西都是人吃的,没有毒!”

    包子一听,又开始跃跃欲试起来,但还是再次忍住了。

    “唔……”这时候沈珞瑶醒了过来,睁开眼就看到了阎十一,又看了看周围,尤其是那些大头怨婴,知道自己又莫名其妙撞邪了,便道:“神棍,又是你救了我?和前面一样,钱你自己取吧!”

    说着就要站起来,却是全身无力,“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浑身没有力气。”

    这时候李潇潇也醒了,也是挣扎不起来。

    “可能是吸了太多阴气的缘故吧,一会儿就能好了!”包紫替两人把了把脉,两人脉象平稳,刚要起身,却突感四肢无力,坐倒在地上,“我、我怎么也没力气了?不好,中毒了!”

    “我不是让你别偷吃的么……”阎十一看了一眼石桌上的千层糕原封未动,而他自己也感到全身的力量在逐渐减弱,勉力倚在石桌上,但怕离千层糕太近吸到跟多的毒气,便将自己推了开去,坐倒在地,怒道:“老太婆,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年轻人终归嫩了点!”老妇这才转过身,拿着一撮黑乎乎的植物,狞笑道:“点心和茶水并没有任何问题,有问题的是这东西!”

    “这是寂灭草!”阎十一认得这东西,并不是阳间的植物,而是生长在阴司黄泉路上一种草,往往与彼岸花共生,彼岸花无叶而血色,寂灭草无花而焦黑,彼岸花预示希望,寂灭草昭示堕落。

    同时寂灭草也是一种很好的法药,焚烧起来无色无味,却能令鬼神神魂颠倒,不能自拔,因此法师走阴的时候都会顺手带一些寂灭草回来,磨碎之后和其他法药调和,灵符的威力会增大很多。

    可阎十一没想到的是,寂灭草还能让生人失去行动能力!

    “媚小姐是我一手带大的,她从来不告诉我她在做什么,可老婆子我不傻!”老妇颤颤巍巍走过来,看着阎十一道:“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媚小姐的气息,我知道媚小姐被你杀了,再也回不来了,我也知道你是法师,你应该这么做,可我不能让媚小姐就这样白白死去,小狐!”

    老妇唤了一声,一道白色影子从屋里窜了出来,却是那只地观音,此时地观音就绕着三个女孩转圈,嘴里发出呼呼的低吼,老妇又道:“我要让小狐咬死其中两个女娃子,给媚小姐陪葬,去阴司侍奉她,她们三人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你选吧!”

    阎十一心说,你的媚小姐早被我灭魂永远消失了,但这话不能说口,不然这老妇狗急跳墙,他们四个立即就没命了,现在的情况是能拖就拖,好想办法,便扫了三个女孩一眼,三个女孩也正看着他,这种决定别人生死的经历,让阎十一很是煎熬,但他也知道老妇这只是个借口,她肯定不会让自己四人离开的。

    “神棍,我给你一百万,选我选我选我!”沈珞瑶率先道,给自己拉票。

    一旁的李潇潇却道:“阎法师,你和包紫来这里都是为了救我,是我连累了你们,我愿意去死,请你选包紫吧,让她活下去,愿主保佑!”

    阎十一心说,你还真大公无私,现在别说是主了,满天神佛都保佑不了。

    “我无所谓啊,我为了救人而死,没什么遗憾,就算死了,黄泉路上又潇潇姐作伴也挺好的,就是想临死前尝尝那个千层糕的味道!”包紫又咂摸着嘴,手里却多了一根金针,暗中朝阎十一比划了一下。

    “你俩……”沈珞瑶一愣,边上两个美貌女子如此大义凌然,就显得她太小人了,大小姐脾气一上来,不甘示弱道:“你俩这么做不是让我欠你们人情么,我才不要,那我也选择去死!”

    阎十一汗颜,见过抢抢钱抢粮抢女人的,没见过抢着去死的!但包紫的暗示他也看见了,猜测包紫是有办法解除寂灭草的药效的,便狠下心来,打算拼一把,便道:“我选包子,背剑的那个!”

    “好!”老妇看了包紫一眼,笑道:“你能在三个漂亮女娃里选她,说明她在你心里最重要,那我偏不如你的意,其他两个我不杀了,我要杀了这个女娃!我要让你也体会失去的痛苦!”

    “卧草!”阎十一心里骂了一句,这绝对是套路,鬼府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不给阎十一思考的时间,那只地观音已经跳到包紫身上,张开嘴咬向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