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活死人
    “那也难不倒我!”阎十一脱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碗和一块黑乎乎的蜡状物,只有指甲盖大小,放到小碗里,点燃一张灵符,烘烤碗里的蜡状物。

    包紫一见,惊道:“你还真舍得下本,居然用龙涎香,一克天然龙涎香价格差不多得上万!”

    “反正有金主买单怕什么!”阎十一烘烤着龙涎香,一股奇特的香味散发出来,烟气升腾,却没有向上而是在空中偏折,朝着井底的泥沙中飘去,阎十一顺着香气缓缓扒开泥沙,露出来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田螺壳,烟气就这样源源不断被吸进壳里。

    鬼物以香烛为食,香的质量越好,越受鬼物喜爱,龙涎香乃是香中极品,寻常鬼物根本抵不住这样的诱惑。

    找到了鬼府所在,阎十一又从背包里取出几张符纸,叠成一座纸桥,一端架在田螺壳上,用五帝钱固定,另一端用雄黄酒写上一道开阴符,这个过程叫作搭阴桥,是法师走阴去地府前的准备工作,正常情况是该用施法者的血,但因阎十一的心理阴影只好用雄黄酒代替,效果差点,但并不影响阴桥的作用。

    眼前的鬼府不能和地府相比,但也可以看做是一个很小的冥界,法师想要进去,也得通过搭阴桥。

    阎十一结了个指法,点在灵符上,灵符蹿起火苗,沿着阴桥一路烧到田螺壳。

    “噗!”

    田螺壳里爆出一阵浓郁黑气,将整个井底都熏黑了,伸手不见五指,等阎十一两人再度看清眼前事物的时候,已经不在井底了,知道已经进到鬼府之中了。

    眼前是一处极大的古代庭院,庭院内绿树成荫,小溪潺潺,景色美不胜收。

    阎十一和包紫两人拿着法器,一前一后在庭院里小心行进,一路上路过房舍不少,却是空无一鬼,直到庭院的最深处,两人看到了一座倒置的宝塔,这座塔塔尖冲下,大部分塔身被黑云包裹,看不清楚到底有多高。

    塔顶的琉璃瓦被掀开了许多,露出来一个大洞,鬼气就是从这里面冒出来的,而此时塔下面还躺着两个女孩。

    一个是李潇潇,她的额头和胳膊上有擦伤,肯定是掉下来磕破的。

    另一个女孩却是让阎十一大为吃惊,居然是沈珞瑶!

    走过去探了探两人的鼻息,知道还活着,才稍稍安心,再次看到沈珞瑶,阎十一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一个人一辈子能遇到一次灵异事件都不容易,她三天里遇上四次,点背到这种程度,几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正想把李潇潇和沈珞瑶带出去,身后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两位客人是来找媚小姐的吗?”

    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阎十一和包紫猛然转身,一个满脸褶皱的老妇端着个木盆站在不远处,两人立时戒备起来,那老妇却是一脸慈和,没有做出任何危险的举动,更让他二人惊讶的是,这个老妇不是鬼,而是个人!

    “见鬼了!啊不,应该是见人了!”阎十一感觉的出来,这老妇有血有肉,身上还有生人气息,是个活人,但在鬼府里见到其他活人,这简直匪夷所思!

    “你觉得会不会有诈?”包紫小声道。

    阎十一摇摇头,他经验尚浅,这种事情可没遇到过。

    那老妇见两人小声说话,端着盆走过来,又道:“好久之前,也有一对男娃子和女娃子来找媚小姐,媚小姐跟他们打了起来,之后媚小姐就失踪了,好久之后才回来。你们也是来找媚小姐的么?媚小姐出去了还没回来,两位先去老妇的屋里喝口茶歇歇脚吧,我做的千层糕是一绝,媚小姐最爱吃了!”

    说完,老妇走向宝塔一侧的一处院子,留下发愣的阎十一和包紫。

    “这老太太身上没有戾气,还有人气,鬼府里面居然还住着活人,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包紫拍了拍自己的脸,以为自己在做梦,她和阎十一阅历差不多,平时主攻医学,对这方面经验累计不多。

    阎十一皱眉道:“这老太太的打扮来看应该是清朝时期的人,年龄怎么说也得一两百岁了,就算她再长寿,在鬼府的鬼气熏染下也早该死了,她之所以还能如常人一样行动自如,只是三魂七魄均未离体而已,她,是个很特殊的活死人!”

    “那要过去看看么?我觉得这个老太太不是坏人!”包紫道。

    “你确定只是觉得她不是坏人才想过去?”

    “当然啦!”包紫答了一句,见到阎十一投来灼热的眼神,小声道:“好吧,我就是想尝尝那个千层糕……”

    “活死人做的东西你也敢吃?”阎十一对这个吃货彻底无语,抱起沈珞瑶,扛在肩上,又和包紫一起架起李潇潇,说道:“你要是真想吃,出去之后,我摊煎饼给你吃,或者请你吃一顿别的也行,就算是你今天下来帮忙的报酬!”

    “好呀,就这么说定了!”对于吃的,包紫从来都是来之不拒。

    可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塔顶的窟窿里跳出来一个浑身软肉的血婴,巨大的脑袋和纤细的身体完全不成比例,全身鲜血淋漓,半透明的皮肉上血管蠕动,体内的骨骼和脏器都看的一清二楚,让人看得很是不舒服。

    “流产怨婴!”包紫是中医世家,又在江城医科大主修临床学,算是中西合璧,妇科也有涉猎,第一眼就认了出来,“流产怨婴很难缠,但因魂魄不全,力量也很弱,像这样能驾驭自己肉身的并不多见。”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窟窿里又一连跳出来大大小小几十个流产怨婴,一个个瞪着铜铃般的眼睛,露出小孩不该有的邪恶面容,很快将两人包围了。

    “但如果有煞婴从旁辅助的话,那就一切皆有可能!”阎十一放开李潇潇,让包紫扶着,腾出右手,将勾魂笔拿出来握在手中,准备强突。

    然而这些怨婴猜到了阎十一的意图,将回去的路彻底拦死,一步步将两人逼退。

    “你跟紧我!”阎十一用勾魂笔做剑,不断将怨婴挑开,想杀出一条血路,然而他有些失算了,他忘了这里是鬼府,这里是鬼物的地盘,鬼物天生有优势,即便被阎十一用勾魂笔刺穿,摔在地上后过不了多久就又恢复了原样,然后继续加入战斗。

    这可就忙坏了阎十一,单手作战的他到最后几乎都招架不住了,只好护着包紫和李潇潇,扛着沈珞瑶往那个老妇所在的庭院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