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鬼府
    唐四藏脸上都见汗了,可见当年也是一场大战,他边跑边说:

    “当年我们四个在布鲲鹏煞尾局的时候,这里是最后一个阵眼,煞婴为了阻止我们,就派了他最得力的手下媚鬼来对付我们,一番苦战之后,我们把媚鬼逼回了老巢,最后在老巢里你爸打散了她的魂魄。但由于布煞尾局比较重要,古庙里的邪祟我们并没有仔细清理,谁也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邪物!”

    “你说媚鬼呀!”阎十一嘿嘿一乐,“师叔,告诉你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这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唐四藏斥了一句,但还是做了选择:“坏消息!”

    “坏消息是媚鬼重新聚魂,还弄到了一副人皮冥钞作为躯体!”

    唐四藏一听,脚下一绊差点摔倒,稳了稳身形,傻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道:“重新聚魂?人皮冥钞?我的天,她要逆天?我得给你师父打电话!”

    “别着急,唐师叔!”包紫却插嘴道:“那个媚鬼已经被灭魂了!”

    “真的?”

    阎十一这才从背包里取出那张人皮冥钞,“师叔,我灭魂的事,你千万别告诉师父,不然又得挨训了!”

    “这有什么好训的,你这事儿做的没错,媚鬼作恶多端,就该把她灭了!”唐四藏总算放心了些,脚下不停,往镇龙古庙奔去。

    几分钟后,一行人到了古庙,庙内外杂草丛生,庙内大殿瓦砾遍地,屋顶只剩下几根房梁,庙中央是两口枯井,这时张弥勒和小五小六正把皮带外套连在一起,想要用这个下到井里。

    “你们作死呢,就这样下去!”阎十一来到井口,就感到一股浓重的鬼气从井里飘上来,立时皱起眉头,往下一看,下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便问道:“李潇潇在下面有动静么?”

    张弥勒摇了摇头,“我们喊了一阵,学姐可能是摔晕过去了,没有答应。”

    阎十一用手在井口上方量了量,大概直径一米,不用绳子也能下去,但如果井底下有水,井壁必然湿滑,想要上来可就难了,更别说还要带一个人。

    这时阎琉舞和杨强智赶过来,身上带了不少工具,还有两捆长绳,阎琉舞听到有人掉井里了,第一个念头就是去刑警队拿工具。

    阎琉舞将绳子放下去试了试井的深度,精准判断道:“十九点五米,下面没水!”

    “将近二十米?没淹死也摔死了!”小六惊道。

    “死没死只能看运气了,关键是还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呢!”阎十一将一张点燃的符纸扔进井里,火焰成绿色,又来到另一口井边,也是鬼气森森,也依样画葫芦扔下去一张符纸,火焰则成赤红色,皱眉道:“是阴阳井!”

    “阴阳井不也是井,有什么分别?还不一样得下去救人?”阎琉舞急躁道。

    “姐,师父要是在场,非得被你气晕过去!”阎十一边观察边道:“狡兔三窟,乃可高枕无忧,连兔子都知道的道理,鬼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媚鬼把这里作为老巢,就一定为自己想好退路,这阴阳井也是同样的道理,是两个出口,也是两个迷阵,如果没有人分别守住井口,冒然进去很有可能会被困在下面出不来!”

    “十一说的对!”唐四藏道:“当时除媚鬼的时候,就是你爸和你师父下的井,我和你妈守在井口,用气死风灯给两人指明方向!反正媚鬼被你除了,下面应该没什么危险,就由我下去吧,你和包紫师侄一人守一个井口给我指路就行!”

    “就怕没那么简单!”阎十一再度用鼻子嗅了嗅,里面的鬼气不是一般的重,绝对有问题,“我看还是师叔你和包子守井口,你俩都有法力,就算有变故,也能临时应付,由我和老姐下去。”

    “不行!你们两个一起下去,万一有个好歹,我怎么跟你爸妈,还有你师父交代?”唐四藏连忙否决,“要么让琉舞守一个井口,我跟你下去,不然我不放心,大不了在她守的那个井口多贴几张符,我就不信底下有比媚鬼还厉害的恶鬼!”

    阎十一有点犹豫,想起了秦丹秋,她要是在,和他一起下去,两人实力相当,配合起来事半功倍,但理想总是美好的,看了一眼包紫道:“如果这样,还不如我和包子一起下去,她的实力强些。”

    “阿西吧,你这是嫌弃老头子我是不是?”可能是平时韩剧看多了,唐四藏挤出一句棒子国的国骂来。

    阎十一赶忙解释道:“哪呀师叔,您是老当益壮,宝刀不老,经验丰富,应该在上面坐镇,防止被偷袭,而且包紫会医术,中西医合璧,下去还能急救。”

    “行了行了,我早习惯了,父子俩一个德行!有了妹子什么都忘了!”唐四藏点燃两盏气死风灯,递给阎琉舞一盏,,各自悬在两口井上方,才让阎十一和包紫沿着绳子爬下去。

    很快两人就到了井底,阎十一拿出来一根冷焰火,将井底照亮,可奇怪的是,井底根本没有李潇潇的影子!

    “这就见鬼了!”阎十一敲了敲井壁,全是实心的,挖开脚下的松软泥沙,也没有密道的迹象。

    李潇潇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该不会是你的三个室友恶作剧吧?”包紫捏了捏自己的嘟嘟脸思考着,抬头看了看头顶只有硬币大小的井口猜测道。

    “应该不会!”阎十一仔细查看周围的井壁,“我了解他们,他们三个平时是没正行,但绝对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何况来报信的是你的那三个同学,就算是他们六个串通好,依照李潇潇的性格也不会配合他们胡闹的。”

    “这倒是!”包紫同意,“可现在在没有其他出口的情况下人突然消失了,这不合常理啊!”

    阎十一想了一会儿,才道:“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这里有个鬼府!”

    包紫担忧道:“如果是鬼府,那就很不好办了,对于鬼物来说,一花一叶皆可为家,一沙一尘便是一界,想要找到鬼府入口恐怕不容易!加上井底窄小,鬼气浓郁,根本找不到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