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媚鬼老巢
    “是哦,跟妈长得确实有点像!”阎琉舞也瞧了一眼,她当时七岁,对父母还是有印象的。

    “咱妈也是这个样子么?”阎十一有点喜出望外,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他看到包紫第一眼的时候就有一种强烈的亲切感。

    “是呀,小师姐也是这样娇小可爱,性子无忧无虑的,笑起来很好看!”唐四藏回忆一番,又道:“也就是小师姐,从来不跟其他女人争你爸,你爸却在那么多女人中最终选了她!”

    “那么多女人?不就一个师父么?哦,对,还有林月芹?”阎十一不解。

    “你可太小看你爸了!”唐四藏带着浓浓的酸味叹息道,“其实当时就算没有找到鬼母的尸体,那么多法师在,强行破开鬼塔清扫恶鬼也不是不可以,但就是因为你爸,这事儿黄了!”

    “为什么?”

    “因为当时所有法师里,一共六个女的,其中五个跟你爸关系密切!”

    “我勒个去,情圣啊!”阎十一大惊,“那还有一个女的是谁,这么另类?”

    “那是峨眉山的慧心师太!六十多了,她就算动心,你爸也不敢要啊!”唐四藏解释,“你小子好像关注点不对吧?就是因为你爸当时太耀眼,五个年轻姑娘暗地里较劲,然后就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唐四藏压低声音道:“就是准备强行破开鬼塔的前一个晚上,和你爸走得最近的林月芹被分尸了!”

    “她到底被谁杀死的?”

    “这个我不知道,问你爸他也不说!”唐四藏又叹了口气,“由于林月芹死的太惨,大家开始相互怀疑起来,当时龙门派的大师姐理桑子就声称是你师父和你妈联手杀了林月芹,你师父一气之下,就把理桑子打残了!”

    “师父还有这么残暴的时候?这种事不该只有老姐才做得出来么?”阎十一大惊道,心说一向严于律己的师父居然还有这么冲动的时候。

    “少废话,听师叔说下去!”阎琉舞瞪了一眼。

    唐四藏继续道:“理桑子一受伤,龙门派集体退出了,几个与龙门派同气连枝的北派道友也相继退出,当时茅山的叶遇冷师兄和龙虎山的玄虚师兄都劝你师父以大局为重去道个歉,你师父却拒不道歉,还扬言说,封印鬼塔天机门四人足够了,就又把南派的各大门派也气走了!”

    这里北派所指的是全真道,南派则是正一道。

    听到这里,阎十一已经说不出话了,连阎琉舞都看不下去了,说道:“我说我怎么脾气这么大呢,原来是跟师父学的!”

    “其实师姐她出手打伤理桑子是气不过!”唐四藏继续解释,“虽然你们爸妈和师姐都没有透露杀死林月芹的凶手,但我也猜得出来,是理桑子和她六位师弟做的!”

    “啊?”阎十一姐弟以及包紫都是大惊,阎十一不解道:“就因为林月芹当时和我爸走的最近?那师父和我妈也该差不多吧,她既然要杀,干嘛不连师父和我妈一起杀了?”

    “俗话说柿子要挑软的捏!”唐四藏很是无奈的摇摇头,“林月芹只是民间散修,师父无门无派又死得早,只有一个师兄仇五,她当时又最让你爸喜欢,而你师父和你妈毕竟是两个人,又有你爸护着,理桑子也不敢下手,只能对林月芹下手了!”

    “一、二、三、四,唐师叔,这样也只有四个姑娘呀,第五个有是谁?”包紫细数一遍,才问道。

    “还有一个就是慧心师太的弟子灭情小师妹,她碍于身份,没敢表露心思,又有慧心师太护着,理桑子也不敢下手!”

    “那这件事与之后的理桑子师姐弟七人离奇失踪有关么?难道是仇五为了给林月芹报仇,杀了那七个人?”

    “这个我也不清楚,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唐四藏感叹,“这回理髻子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林月芹修成了九幽鬼妖,就来查探消息,想要把林月芹灭了,替他的师姐和师兄报仇!”

    “那爸妈的失踪,会和林月芹有关么?”阎十一突然有点害怕起来,他怕自己的爸妈不是失踪,而是被害死了,这样他这最后的希望也将破灭了。

    “这可能只有林月芹知道了!”唐四藏也是皱眉,觉得这个话题太伤感,便转了话锋道:“还是先解决鬼塔的事吧!”

    “嗯!”阎十一点了点头,但心中的那团火依旧不灭。

    三个法师加一个警察,将月牙形水泥碑所在的山肩仔细搜索了一遍,果然在碑下埋着许多的尸骨,正是第三个埋骨地,聚阴成煞,正好加强了牛头煞的作用。

    阎琉舞又让杨强智找了景区负责人,说明情况之后,暂时将水泥碑用篷布盖了起来,掩盖了牛头煞,使其失去作用。

    做完这一切,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就在众人想要收工的时候,包紫的那三个姐妹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急道:“不好了,潇潇学姐掉井里了!”

    “怎么回事?”包紫和李潇潇的关系很好,急道。

    黄发妹道:“刚才我们七个人到处走着,走到了一座破庙,就想着在里面歇歇脚,顺便吃点东西,潇潇学姐嫌地上脏,就坐到了庙里面的一口水井上,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张弥勒他们三个还在想办法救她!”

    阎十一心道,人就不能装逼,该随意的时候就得随意,非要搞特殊肯定没好结果,这个李潇潇从昨晚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是一副“我与你们不同”的高贵脸,一切都以她为中心,见识少眼光还狭隘。

    “你们去的该不会是后山的镇龙古庙吧?我嘞个乖乖,你们哪不能去非去那,赶紧去看看!”唐四藏一听,脸都急白了,大步流星往半月山后山赶去。

    阎十一跟在身后,问道:“师叔,那个镇龙古庙也有问题么?里面也藏着什么可怕的邪物?”

    唐四藏变了变脸色道:“镇龙古庙可是媚鬼的老巢啊!当年我们四个差点死在她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