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请城隍
    就这么一犹豫,煞婴已经窜出去老远,阎十一只好抓起一把五帝钱打了过去,但还是晚了一步,等他再追上去,平台上只留下了青蚨剑,已经没有煞婴的影子。

    “为什么不行?你这把剑金子做的,这么金贵?”阎十一有点窝火,要是刚才能把煞婴解决了,九层鬼塔里的恶鬼群龙无首,就好处理多了。

    “不、不为什么,就是不行!”包紫双手护剑,就好像阎十一要过来抢似的,可见这把剑对她的重要性。

    阎十一哼了一声,见到定在墙上的媚鬼,气不打一处来,手上结了个指法,点在她各大鬼门上,最后在她脑门一拍,立时让她魂飞魄散。

    但这还没完,他又取出一张黄表纸,默念收精咒,把还没飞散的精魄全数收了进去,在上面写了一道敕令,念道:“赫赫阳阳,现我神光,风火雷霆,守护我旁,奉我命令,立斩不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灭魂!”

    灵符顿时燃起碧绿地火,连灵符带着媚鬼的精魄一起烧得一干二净。

    这是道术之中最为霸道残忍的灭魂咒,鬼魂一旦被灭魂,可就连重新聚魂的机会都没有了,将永远消失,更别提投胎重生了,可以说比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还残酷。

    因此再冷酷的法师都不会轻易施展这个咒法来对付鬼魂,即便是厉鬼甚至恶鬼,最多也就打到魂飞魄散送入阴司受罚已经是极限了。

    “喂,你……”包紫身为法师,很明白这一点,但见到阎十一那杀人般眼神,还是住嘴了,毕竟是自己的原因让煞婴逃走了。

    而阎十一之所以要把媚鬼灭魂也有他的道理,这个媚鬼曾经被他爸打散魂魄,那就证明她必然是十恶不赦的恶鬼,而她还能借鬼魂重生,万一以后她再次聚魂来找他或者他的后代,那真叫一个后患无穷,为了一劳永逸,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除了会被同道诟病之外,并没有其他不利的后果。

    两人从洞中爬出,再度回到六楼大厅,却不见了李潇潇和那两个警察。

    “刚才潇潇学姐昏过去了,我让那两个警察叔叔送医院去了。”由于刚才的失误,包紫总有些心虚,主动解释道。

    阎十一没在意,像李潇潇这样不信有鬼还怕鬼的,他见多了,之前白小青和沈珞瑶就是这样,相比之下李潇潇的心理承受能力差太多了。

    又用两张黄表纸将洞口彻底封死,用朱砂在上面写了敕令,确保煞婴跑不出来,阎十一才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这九层鬼塔怎么形成的,至少也得经过几百年的阴气凝聚才行,但这么多恶鬼聚集,这么多年下来不可能不引起法师的注意,真是奇了怪了,等师叔来了得听他好好说说。”

    “不用等你师叔来呀,想知道这里的历史,请城隍爷来也行呀!”包紫提议道。

    “对呀!”阎十一一拍脑袋,灵光乍现,城隍、土地、山神等等这些阴神负责护佑当地百姓,登记管辖范围内所有人的生老病死,阴差来阳间勾魂,就得先从这些阴神手里拿到亡魂名单,可以说是阴阳两地的中转站,这些阴神对当地的情况是十分了解的。

    说完,他从香案上拿起香炉,设坛请神,包紫赶忙抢了过去,说道:“我来吧,算将功补过,嘻嘻……”

    这一笑萌点十足,立时把阎十一心里的火气给扑灭了,“那个……”

    “放心啦,我法力是不如你,但是请神我还是做得到的!”包紫打断了阎十一的话,设好法坛,点上三炷香,结了个正宗茅山印,“拜请江城九溪镇城隍司……”

    一切步骤完成,等了好半晌,却没个动静,便又念了一遍请神咒,却依旧没有效果,包子疑惑的捏了捏自己的脸,纳闷道:“怎么不灵呢,不应该呀!”。

    “咱们是不是该换个地方?”阎十一刚才其实就想说了,只是看她这么认真,就没好意思打断,“这里是六合封鬼阵,城隍爷虽然是阴神,但也是鬼,只怕不敢进来。”

    城隍土地山神是鬼仙,是有大功德的鬼,但法力强弱不一,未必就比厉鬼厉害。

    “哦,对对对……”包紫忙拿起香炉往留下走去,走了几步又回来捡起自己的短剑才下楼,下楼梯的时候还把手里的灵符洒了一地,俯下身很是慌张的一顿好捡,整个过程蠢萌蠢萌的,很是好玩,也很是讨喜。

    也许是阎十一从小在他师父和他姐两个强势女人身边长大的原因,内心深处就很喜欢这样呆萌听话的女孩。

    来到五楼大厅,包紫再度设坛请城隍,刚念完咒语,五楼走廊的节能灯忽明忽暗起来,最后闪了几下才熄灭,一阵阴风吹来,一个青面獠牙、头上长角的青皮鬼从窗外飘了进来,青皮鬼拿着一根大腿骨,在手中敲击,不拿正眼看人,那副耀武扬威的神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大人物了。

    “何人胆敢搅扰城隍司官?”青皮鬼哼了一声,官威十足。

    包紫赶忙拿出一刀纸钱,点燃焚烧,下一刻之前就出现在了青皮鬼手中,才道:“原来是城隍侍官,小道茅山第一百一十八代弟子包紫,拜请城隍司官有事相问,不知司官怎么没有亲来?”

    青皮鬼拿着一刀纸钱,神情缓和了许多,但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说道:“司官负责一方水土,日理万机,哪有功夫亲自前来,你有什么事问我便是!”

    包紫愕然,也不好驳了这侍官的面子,便问道:“我想问侍官大人,这里的九层鬼塔是怎么形成的。”

    “不知!”

    “……”包紫无语:“那侍官你知不知道,这里的千年煞婴是怎么形成的?”

    “小小煞婴,岂能入本官法眼,不知!”青皮鬼脑袋高昂,跟一只鹅似的。

    俗话说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说的就是这个情况。

    包紫又问了几个问题,青皮鬼依旧一问三不知,以为是嫌钱不够,就又拿起一刀纸钱准备烧过去。

    阎十一按住纸钱,站了起来,看着青皮鬼道:“你敢勒索人间法师,信不信我把你打得魂飞魄散,你家司官也不敢把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