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六合封鬼阵
    果然是官字两张嘴,脸变得不是一般的快,阎十一暗暗翻了个白眼,又道:“这话我会跟她说的,我想跟李主任说的是,之前许建国和颜小雅的事不是一般的跳楼事件。”

    “小阎啊,你有所不知!”李小伟叫的亲切了很多,又道:“说出来就怕吓到你,这两件事是厉鬼所为!”

    “这我知道,那只厉鬼在六楼!”阎十一道,“但六楼被铁门焊死了,我要进去查看一下,得与校方通报一声,跟您说一声应该可以了吧?”

    “这个……这个不行!”李小伟面露难色,“图书馆六楼一直不对外开放,这是校长规定的,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去,我就是个系主任,平时也见不着校长!”

    “那我直接利用我姐的关系可以吧?”阎十一道。

    “可以是可以……”李小伟为难道,“但是两个月前,许建国出事当晚,校长就得了脑中风,连夜送去魔都了,到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

    “那如果警方介入,强行进入六楼应该没问题吧?”阎十一最后问了一次。

    “应该可以吧!”李小伟不置可否,“但我觉得吧,你一个学生还是不要管这些事吧……”

    阎十一没有回答,辞别李小伟,走出医院,再度回到学校,他得去六楼再看一眼,弄清楚图书馆六楼的情况,免得再出意外。

    此时图书馆外已经拉起了警戒线,里面自习的学生都被赶了出来,只有几个鼻青脸肿的警察在现场拍照勘验,以确定茅炳是自杀还是他杀。

    阎十一看到这几个警察不禁笑了出来,他们就是九溪镇派出所杨强智麾下的那几个警察,早上的时候因为乌龙事件,被他姐阎琉舞狠狠修理了一顿,伤都还没好。

    “嗨,几位好呀!”阎十一跟这些警察打了个招呼,“你们杨队怎么没来?”

    几个警察不拿正眼瞧他,也不拦他,显然是拜倒在了他姐阎琉舞的淫威之下,不敢乱来了。

    这也正好,阎十一径直上了六楼,让他意外的是,六楼楼梯口的铁栅栏门被破开了,他贴着的两道灵符也不见了,赶忙往六楼窜上去,却见六楼的大厅中央摆着一个香案,上面摆着烛台和香炉,此时红烛高挑,长香缭绕,香案前站着一个华服女子,正在开坛作法。

    阎十一又是一惊,这女子居然就是火锅店遇到的那个背剑女生,此时女生背上还背着那把大剑,手中握着短剑正挑了一张符纸念念有词:“阎君展鬼乱纷纷,神奇白马出天成,收斩黄都六洞鬼……”

    居然是惊妖咒!

    阎十一看着女生所结的指法,所用的灵符也很是正宗,不禁疑惑:“她也是道门弟子?”

    “是谁?”女生察觉到有人上楼,向后一仰,短剑刺出,脚下踏着禹步,朝阎十一而来。

    “自己人!”阎十一赶忙举起双手,躲了开去。

    女生也认出了阎十一,短剑在地上一点,一个空翻站直了身体,斥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下去!”

    阎十一愕然,正要解释,楼下一个漂亮女孩带着两个警察拿着冲击钻上来了,阎十一认识这个女孩,是校长的孙女,叫李潇潇,曾经的校花,才貌双全,两年前就去美国留学了。

    李潇潇没多注意阎十一,直接对背剑女生道:“包紫,你有把握吗?你如果不是我的好朋友,我可不信这里有鬼!”

    包子?

    阎十一心说这名字起的好——管饱!

    包紫看了看周围,说道:“刚才我用惊妖咒试了试,但这个六合封鬼阵太厉害,以我的法力没法穿透过去,感知不到周围的情况。但我可以肯定,图书馆真的有脏东西!”

    六合封鬼阵?阎十一这才打量起六楼大厅,幽暗的烛光下,发现六楼的窗户和到达楼顶的楼梯口都用混凝土封死了,天花板、地面和四面墙都画着一个巨大的阴阳鱼,封死了上下左右前后六个面,的确是六合封鬼阵没有错。只是这六合阵中并没有鬼怪,这阵法似乎并没有用。

    “那把墙破开吧,我早就想把六楼清理出来了!”李潇潇道。

    包紫却是犹豫了,说道:“今天我是跟着社团来附近的剧场演话剧,没带多少法器,如果上面有厉害的邪物,我怕对付不了!”

    “这些都是迷信,学妹你说的跟真的似的,和我爷爷一样!”李潇潇却是笑道:“爷爷还让我专门找一个人处理这里的事,要不等我找到他再说?”

    阎十一听着这话有点不舒服,在通往楼顶的混凝土墙上摸了摸,才发现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纹,上面的阴阳鱼已经残缺不全,他便猜测,极有可能媚鬼就是通过这条裂缝从上面逃下来害人的。

    “我是茅山嫡传弟子都觉得很是棘手,不知道你爷爷所说的那个人又是哪个门派的高人?”包紫皱眉,她是茅山现任掌门叶遇冷的关门弟子,悟道多年,而且她又是中医世家,以医入道,只差一步就达到天师位阶了,在年轻一代中,法力也算比较强的,只比天之骄女秦丹秋稍差一些,但她胜在医术高超。

    李潇潇脸上颇有疑惑,很是歉然道:“爷爷并没有细说,他只叫我去找一个叫阎十一的学弟,说是大四工商管理系的,但大四都出去实习了我没能联系到他,不过再有十几天就该毕业典礼了,我想他应该会回学校的吧,或许他是个高人也说不定。”

    阎十一心中讶异,心说从来没露过面的校长怎么会指名找他?似乎他和校长从来没见过面吧?

    只听李潇潇又道:“我也不知道爷爷是不是病情太严重说错了名字,我去学校档案馆查过,这个阎十一确实很特殊,他当时高考成绩比江城师范的录取平均分数线低了一百多分,却破格被录取了,我知道学校存在走后门的现象,但我看了他的履历,家境很一般,甚至从小被父母抛弃,是被一个住在尼姑庵里的道姑带大的。”

    包紫听得一脸懵逼,“尼姑庵里的道姑?额……这身份好特殊!”

    “我是基督徒,对佛教和道教并不太了解。”李潇潇继续道:“但佛教和道教还是有区别的吧?所以我总觉得这个阎十一不太可靠,我在想要不要另请高明!”

    “那个,能插一句么?”阎十一尴尬的挠了挠头,“我就是那个被住在尼姑庵的道姑带大、不太靠谱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