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催情小鬼
    小鬼口中的王妈妈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娘王寡妇,两年前老公和孩子出车祸死了,四十不到,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阎十一以前常来这里吃火锅,每次看到老板娘的眼神都跟母狼没什么区别,心说这小鬼也是够便笨的,王寡妇把它放店里不就是想让它迷惑一个年轻力壮的回去么。

    便道:“看你心不算坏,我可以放你一马,还能帮你去除身上的锁灵符让你转世投胎,但你现在帮我个忙。”

    “十一哥,帮什么忙?”小六个矮,见阎十一伸着手臂在那自言自语,还以为是跟他说话呢,接了一句。

    阎十一没理会,撕下了小鬼的锁灵符,看向黄小星,继续对小鬼道:“你现在就去迷惑他!”

    “好!”这可是法师的命令,小鬼不敢违背,飞身绕着黄小星的身体施展鬼术。

    “迷惑他?十一哥,你这不是难为人么?”小六一脸兴奋,还比了个兰花指,无耻道:“虽然我长得娇俏可爱,风韵也有,那也不是男女通吃的,再说黄小星也不够帅呀!”

    他这么一说,全场的人都是一头黑线。

    尤其是黄小星,都快吐了,正想开骂,却是双眼一黑,浑身一哆嗦,意识就模糊起来了,一把将柳絮推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收银台后边的老板娘王寡妇,色眯眯道:“美女,约么?”

    王寡妇本来见这两拨人要开打,吓得够呛,此时见到油头粉面的黄小星主动约她,先是一愣,接着便是心花怒放,不敢相信道:“你真的要约我?”

    黄小星走进柜台,一把抓住王寡妇的手,将她拉到怀里,道:“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孩儿,今天不约你,我怕以后就错过了?”

    王寡妇确实是风韵犹存,年轻时也是一枝花,但是听到黄小星那肉麻的话,在场的人无不反胃,尤其是柳絮,她可是黄小星的正牌女友,江城十大校花之一,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男朋友搂着个老女人你侬我侬,当下发飙道:“黄小星,你再不放开她,我就跟你分手!”

    “滚……”黄小星丝毫没有犹豫,捧着王寡妇满是粉底的脸,作势就要亲下去。

    “好,这是你说的,你别后悔!”柳絮本来打算今天是要献身,正式成为黄小星的女朋友,没想到黄小星给她来这么一出,脸立即挂不住了,一跺脚走了,临走还瞪了阎十一一眼。

    “那个,黄少,他们四个还打么?”其中一个跟班走过来问了一句。

    “你们也滚,别打扰我和美女约会!”黄小星一脸不耐烦,转身对王寡妇道:“我们要不要去喝一杯?”

    “好呀,我房间里就有好酒!”王寡妇眼都绿了,挎着黄小星的胳膊就往楼上去了,回头还对大堂里瞠目结舌的客人道:“今天酒水免单,大家随便吃!”

    周围的学生本来以为能看一场打斗戏,没想到看到了一出魔幻爱情片,一个个惊讶的嘴都变成了O型,不过酒水免单立即平复了他们吃惊的心灵,拿起菜单大点特点,边吃边八卦,当然讨论的焦点都放在黄小星身上。

    “真是的,我哪里不如王寡妇了?”小六还翘着兰花指,一脸的不甘心。

    “你恶心不恶心!”阎十一把他的兰花指拍下去,“赶紧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黄小星被王寡妇带走,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阎十一总觉得有点不厚道,但为了哥们四个的人身安全考虑,也只好让黄小星吃点亏了,就是不知道黄小星的小身板能不能经得住王寡妇狂风暴雨般的轰炸。

    这就不是他要考虑的了,便和三个好哥们一起进了包间。

    “十一哥,刚才黄小星怎么了?”吃了一会儿,小五把一盘牛肉下到火锅里问道。

    “众人皆是菩提果,恶人自有恶人磨,阿弥那个陀佛,对吧老二!”阎十一也学着张弥勒来了句偈语,他是道士整个学校都知道,但都以为他是神棍骗子,不知道他有真本事,此时也是能遮就遮过去,免得解释起来麻烦。

    “切,咱们这四年来火锅店也不少次,也没见老板娘看上咱呀!”张弥勒夹了块肉往嘴里塞,还有点吃醋的的意思。

    “你口味可真重!”阎十一顿感恶寒,又道:“老二,你说你是从云南回来的,你去那干嘛?大夏天的不嫌热啊?”

    “随心、随缘、随性,远走他方,远离红尘,阿弥陀佛!”张弥勒双手合十,脸色苦闷,把一整瓶啤酒喝干了。

    “少跟我来这套,我又不是那些单纯的大一学妹,你是什么样的贱人我还不清楚?肯定是看妹纸去了吧?”阎十一以为是他在云南又受了什么打击,拍拍他的肩安慰道,“我可听说你老家大连也出美女,你在那看不也一样?干嘛跑这么大老远的?”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张弥勒眉毛颤了颤,也不知道是不是热的,脸颊上流下一丝冷汗。

    “说人话!”

    “逃婚!”张弥勒蹦出两个字。

    “卧槽!这不是好事儿吗?逃什么逃?”小六跳了起来,惊道。

    这大学四年,宿舍四人,都是光棍,现在张弥勒还没毕业就要结婚了,该是一件好事才对。

    “你看过之后,就知道什么叫做一刹那便是永恒!”张弥勒默默的将一张照片放在桌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卧草,肉山大魔王!”小六手最快,抢过照片,站在椅子上率先目睹二嫂的风采,只瞟了一眼,就把照片给扔了,由于惊讶过度,连人带凳子摔倒在地上。

    阎十一接过来一看,也是一惊,照片上果然是一坨肉山,身上穿着的是少数民族的衣服,块头比体重两百斤的小五还大一倍,旋即就乐翻了,笑道:“这是你媳妇儿?我看她敞胸露怀的话,挺像弥勒佛的!跟你名字绝配呀!”

    见张弥勒叹了口气,形容憔悴,似乎被这婚事缠得不轻,虽然笑意不减,阎十一还是安慰道:“不喜欢就换一个呗,还怕找不到个像样的?大不了找个丑点的,也好过被她一不小心压死。”

    “即种因,则得果,一切命中注定,逃不开的!”张弥勒还是一副佛陀的腔调,神色却是生不如死。

    “啊……”

    阎十一本想继续安慰,包间外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四人好奇出去一瞧,却见黄小星衣衫不整、满脸淤青,跑出了火锅店,那小模样就跟被人施暴是一样一样的。身后还飘那个小鬼,小鬼和阎十一挥了挥手,就飞走了。

    这也是黄小星的果报,若不是他今天想要对阎十一动粗,也不会有这样的苦果。

    阎十一摇了摇头,正要返回包间,四道靓丽身影从火锅店外走了进来,于是阎十一也知道了什么叫做一刹那便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