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人皮冥钞
    阎十一赶忙招架,只是这女鬼的纸片尸身很是特殊,上面居然印着图案,仔细一看,居然是冥钞,上面印着的是酆都大帝,而且尸身硬如钢铁,连勾魂笔都刺不穿,似乎有大法力加持在上面。

    女鬼操控着长长的双手,对阎十一发动猛攻,怨恨道:“我的魂魄四散,只有天魂在阳间飘荡,二十余年,几经磨难,终于在十年前让我遇到了这具惨死的女尸,我答应帮她报仇,她才让我寄宿在她的体内,十年过去,我吞噬了她的三魂,重塑了魂魄,我也按照约定替她报了仇,杀了害死她的臭男人,也算了却了她的心愿。”

    “你的故事还真励志呢!”阎十一想起视频里那个女鬼的样子,与眼前这个十分相似,左支右挡的同时继续问道:“许建国就是你要杀的男人了?那颜小雅呢?她和你应该没关系吧?你为什么要害她?”

    女鬼答道:“她是煞婴看中的人,不过是假我之手罢了,怎么,阎法师想要替她报仇?”

    “私自报仇已然有违鬼道,触犯阴律,你还擅自逗留阳间聚魂噬魂,不去阴间销账,还无故害人,于公于私我都不会留下你!”阎十一冷哼一声,这样的恶鬼绝对不能饶恕,挑起一张灵符,贴在女鬼的纸片手上,念动法诀,勾魂笔直刺过去,砰地一声将女鬼的手弹了开去。

    “你以为你的灵符能伤得了我?”女鬼的纸片手并没有因此受伤,甚至连痕迹都没有,咯咯冷笑道:“阎法师,你应该知道,有一种纸钱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破的!”

    阎十一顿时皱起眉头,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字:人皮冥钞!

    阳间用来焚烧的纸钱形式多样,但制作方法不同,纸钱所含的念力也不同。

    一般流水线生产出来的纸钱,没有添加特殊材质,只靠亲人朋友烧纸钱时的念力送达阴司,因念力太弱,统一收发纸钱的积财司未必能感应到,有时无法及时保护,很容易半道就被其他鬼魂抢了,无法送到阴间亲人手里。

    因此被道术或者佛经加持过的纸钱效果就好了许多,可以很好的和积财司的鬼差沟通,不易被抢,但现在崇道信佛之人不多,人力有限,不能量产。

    因此还得靠印刷厂批量生产,要印出念力强的冥币,则要添加诸多法药,才能和阴司产生沟通,最好的莫过于用血,一般印刷厂用的都是屠宰场收购来的猪血,鸡血,鸭血,高级点的则是牛血,牛眼通阴阳,念力极佳,最好的则是用狗血。

    而人皮冥钞,以人皮为纸,人血为印,若此人还有无尽冤屈,可想而知可以产生的念力有多大,自然更能得到阴司法力的保护。

    这女鬼正好如此,脑袋以下的身体都被印成了冥钞,并且这具身体还被她炼成了鬼器,威力倍增。

    “冥钞就是冥钞,你以为有这个护身符我就杀不死了?”阎十一并没有束手无策,左右手各夹起四张灵符,手腕一翻,灵符自动燃起,抓住女鬼的纸片手,将四张灵符全部贴了上去,“既然是阴司鬼器,就该回阴间去,这四道地火算我送你一程!”

    “休想!”女鬼感受到了地火焚烧的疼痛,双手不断绞缠,想要把阎十一困住。

    阎十一则如一条灵活的鱼,在女鬼巨长的手臂间穿梭,两只带火的手,不停捏在其手臂上,手掌过处,便是焦黑一片,但也仅此而已,很快他就来到女鬼身前,一抖手腕,勾魂笔从袖子里落入手掌,笑道:“你的人皮冥钞确实厉害,这么烧都没坏,不过你完好的脑袋也能这么硬么?”

    女鬼这才露出一丝恐惧之色,但想要逃走却是做不到了,她的手被阎十一死死抓住,没法后退,她的脑袋和正常肉身无异,若被勾魂笔刺中,三魂七魄可就保不住了。

    女鬼冷哼一声,一道红色身影弹了出去,那纸片身体立时软了下去,连脑袋也瞬间腐烂开来只剩下一个骷髅头吊在纸片身体上。

    阎十一看着悬在半空的女鬼,很是好奇道:“这才是你的真身?”

    “阎十一,今日你夺我肉身,这个仇我记下了!”女鬼飞身而起,一个猛子扎进了地里消失不见,却还能隐隐听到她的声音:“记住,我叫媚鬼,再有几天,你阎家两代的仇,我会统统还给你们,哈哈哈哈……”

    “媚鬼?神经病!”阎十一松了口气,把手里的人皮冥钞扔在僵尸堆上,倒上法药,用灵符点燃,焚烧干净后却发现人皮冥钞依旧完好无损,惊奇之下将其收入囊中却不知道用来干什么,心里却在滴血,“这两天尽做亏本生意了,消耗了这么多法药灵符,都不知道找谁去报销!对对,还好还有沈大小姐给的钱,不然还真连本钱都收不回了。”

    又在爬出僵尸的洞口撒了点法药,贴了两张镇凶符,这才空闲下来,抬眼朝四周看了看,才发现半月山的景色确实不错,东边和南边可以俯瞰整个市区的夜景,西边还能看到江城师范,确实是个观景的好地方,但整体上他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却一时说不上来。

    本还想多看一会儿,电话却响了,是老二张弥勒打来的,催他赶紧过去,小五和小六已经到了,便先回到刑警队仓库,对黄大仙一番告诫:“以后你可以在这里落户,但不可以再用阴气修炼,也不能再破坏仓库里的东西,如果缺吃得你管我姐要,明白吗?”

    黄大仙点头,阎琉舞就不乐意了,“这叫怎么一回事儿,我不能吃它的小崽子不说,还得管它的饭啊?”

    “姐,你还别小看它,它能被称作五大家仙,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你要是能养好它,它可是能保护你的!”阎十一解释道。

    “老娘这么厉害一个人还需要保护?它难道还能替我抓犯人挡子弹?”阎琉舞不屑,却见黄大仙跑出房间,把房间门口那张牝鸡司晨的海报撕了下来,咬的稀碎。

    “就凭这一点,老娘我养它了!”阎琉舞双眉一扬,她是好面子才没亲手撕了,现在有黄大仙把海报咬碎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姐,你这边的事解决了,就该帮我了,你得帮我调查那三个埋骨地的来历,这么多尸骨,不可能没有记录!还有学校的历史!”阎十一道。

    “行,这事儿交给姐了!”阎琉舞一口答应。

    阎十一这才从刑警队出来,蹬着三轮去处女的末日一条街,刚进约好的王寡妇火锅店,就遇到了四个人,为首一男一女,男的一脸的怨念看着他,让他想到了一句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