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两人随即游斗起来,阎琉舞拿着符咒,却迟迟没下手,急道:“随便贴就行?不用跟电视上一样贴额头?”

    “都说那是电视了,其实符咒封的是眉心,也就是天灵,藏神之处。”阎十一叹了口气,勾魂笔刺穿其中一只灰毛僵的脑袋,说道:“但僵尸无魂无魄,哪里还有什么神,贴符是为了封住他们体内的尸气,减弱他的力量。姐,我劝你在见到师父她老人家之前赶紧温习一遍相关基础知识,不然看师父不收拾你!”

    “让我学这个,我宁愿多当十年兵!”阎琉舞闪转腾挪,将一张张符纸贴在灰毛僵身上,偶尔还用青蚨剑刺几下,虽然没有阎十一威力那么大,也够僵尸受的,“我迟早要发明一种可以媲美道术的东西出来,既能有效的收拾那些僵尸厉鬼什么的,又不费事的那种!”

    “你就想吧!”阎十一白了一眼,他辛辛苦苦修习道法这么多年,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代替,那还要他这样的法师何用?

    姐弟俩闪转腾挪,左支右挡,配合得相当默契,很快就收拾掉了几只僵尸。

    “咦?那只地观音呢?”阎十一继续收拾僵尸,眼睛却没闲着,这些僵尸都是那只地观音召出来的,他可不能把这东西给忘了,可此时却没了踪影。

    “该不会知道咱俩不好对付跑了吧?”阎琉舞继续贴符,眼睛也四下瞄了瞄,此时已经将近晚上八点,周围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楚。

    他们不知道的是,月牙水泥碑后面,地观音正用双爪刨土,很快就挖出洞来,并且越挖越深,钻进洞后,洞里还不断有泥土飞出来。

    “卧草!”

    就在阎十一收拾掉第八只灰毛僵的时候,他的脚下突然踩空,整个身体掉了下去,地观音从洞里窜了出来,张开嘴直袭阎十一的脖子。

    虽然地观音攻击力有限,但如果让它咬到致命部位,那也是很危险的,阎十一赶忙用勾魂笔戳了过去,将地观音逼退。

    不过阎十一的危机并没有解除,有四只灰毛僵伸着如刀一样锋利的指甲朝他的脑袋刺了下来。

    “十一!”阎琉舞一见,纵了过来,双手勾住两只灰毛僵的脖子,拖了开去,但另外两只却是来不及了,阎十一也只是将勾魂笔横在头顶,却未必能挡住这一击。

    眼看阎十一的脑袋就要被打爆,只见白光一闪,一只僵尸的脑袋掉了下来。

    “仙剑请回头!”又听一声娇喝,白光回转,另一只僵尸的脑袋也掉了。

    “丹秋?”阎十一奋力从洞里爬出来,只见山道口站着个俏丽的身影,正是秦丹秋不假。

    秦丹秋手持七星剑跑上来,与姐弟俩共同预敌,不消片刻就把十几只僵尸全部收拾掉。

    “你早上走,怎么这个时候就回来了?”阎十一喘了一口气,刚才的惊险一刻还历历在目。

    秦丹秋俏脸上有一丝羞赧,小声道:“我、我想你了不行么?”

    听到这句话,阎十一的肾上腺素立时飙升,幸福来得太突然,全身的毛孔都炸开了。

    “咦~~~”阎琉舞则搓了搓手臂,“鸡皮疙瘩掉一地,这荒山野岭的都能吃到狗粮,真不拿单身狗当人看啊?我赶紧撤吧,你们慢慢聊!”

    “这、这个……”阎十一从来都只有表白被拒的份,被人表白还是头一回,而且还是女神级别的秦丹秋,激动得手都不听使唤了,只好一边搬僵尸尸体,一边压抑狂跳不止的心。

    “你今天带我去了你们学校最有名的那条商业街,你不想请我去那里吃饭么?”秦丹秋抓着T恤的衣角,不停的轻扯,显得很是害羞。

    “那、那里……”这四年来,阎十一请客去那里吃饭的女生是有,但没一个能进行到下一步的,甚至吃完饭一起看电影的机会都不给他,更别说去小旅馆了,现在秦丹秋主动提出来,去小旅馆的机会显然更大。

    “不愿意么?那算了吧!”秦丹秋蛾眉轻蹙,俏脸泛红,声音魅惑,那妖娆的样子是个男人都得瞬间缴械投降。

    “等、等我把、把这里的僵尸处理完……”阎十一的手越发抖得厉害,他此时才体会到被女神催促的滋味,真想直接把这些僵尸扔下,但师父的谆谆教导没让他失了底线,继续将僵尸尸体集中到一起。

    然而更出乎意料的是,秦丹秋猛地将他扑倒,就开始解他的衣服,似乎想在这山肩上来一发。

    阎十一的心怦怦直跳,脑中似曾相识的一幕浮现出来,灵光一闪,猛抓住秦丹秋的双手,很是突兀的问了一句:“你知道林月芹么?”

    “不、不知道,是谁呀?”秦丹秋头想挣脱双手,无奈阎十一力气太大。

    阎十一淡淡一笑道:“一个和你一样,假借漂亮姑娘勾引我,想害我的女鬼!”

    秦丹秋一听,脸色突变,嘴巴张开,舌头如利剑一般刺了下来。

    阎十一赶忙偏开脑袋,将她的手一错开,扔了出去,站起身来,再看秦丹秋,可就变了模样,面容早已是另一个女子,瓜子脸,双眼赤红,一根长舌头在嘴外面甩啊甩,不时还有血流出来,身体却是扁的,好像一张纸。

    “你这算什么造型?好另类呀!”阎十一心里还在七上八下的跳着,要不是四年前被林月芹阴过一回,这次也得栽了,“你这么着急想跟我发生关系,是想吸取我的精元修炼?不过我很好奇,你一个女鬼怎么没有一点鬼气?”

    “还真有几分能耐呢,阎法师,我倒是小看你了!”女鬼咯咯笑着,“面对如此美色竟还没有迷失本性,可比你爸强多了!”

    “你还认识我爸?”阎十一大惊,“你该不会也是我爸留下的风流债吧?你要是和他有仇,父债子还我认了,但风流债免谈,你要讨债找他去,我不拦着!”

    “这么说来,我没找错人了!”女鬼那纸片一样的身体突然变长,朝阎十一攻过来,“当年他把我的魂魄打散,差一点我就灰飞烟灭了,这仇该不该找你报?”

    “我勒个去,魂飞魄散了你还能重新聚魂?你这是要逆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