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妖化的黄大仙
    阎琉舞又打开一个文件,里面是红白玉的档案,两人的名字还真就叫白玉和红玉,是江城市一家叫做作妖假日会所的老板。

    “这……”阎十一顿时懵逼了,不管是妖魔鬼怪,在人间都是不敢光明正大出现的,若一不小心被法师发现,那基本上就是个死字,但这两个看着不像人的家伙却反其道而行,这让他有点摸不到头脑。

    “这事儿挺麻烦,一时半会儿没法解决,还是先帮我把那只黄鼠狼抓出来吧,我来上任之前黄鼠狼就在了,整个刑警队都拿它没办法,我要是把能它搞定,声望地位也能提升不少。”阎琉舞拍拍弟弟的肩。

    “你就指望这事儿提升声望?”阎十一满脸惊疑,但她姐现在权力被架空,能帮忙自然得出点力,从背包里拿出几样法药,都是白天在药店买的,从床底下翻出个新买的电磁炉,烧开一锅水,将各种法药扔下去,一股浓郁的香气立即弥漫开来。

    “你这是要煮饭的节奏?”阎琉舞打了个喷嚏,香气实在太浓。

    阎十一没有回答,出了房间,在仓库里找了找,在一个老鼠夹子下翻出来一只死老鼠,拿回来扔到锅里。

    “你恶不恶心,我以后还得煮饭呢!”阎琉舞一脸嫌弃道。

    阎十一搅拌着老鼠法药汤,斜了她一眼道:“你当特种兵十年,别告诉我连老鼠都没吃过!”

    “对哦!”阎琉舞这才把神经搭回来,“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想尝尝了,当年我在金三角执行任务的时候,困在雨林里几个月,就是靠吃老鼠和蛇活下来的,还真有点怀念呢!”

    看着阎琉舞那跃跃欲试的样子,阎十一胃里一阵翻腾,端着老鼠汤放到仓库中央,再退回到房间里。

    “这样就能把黄鼠狼捉住了?俗话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引诱黄鼠狼不该是用鸡吗?”阎琉舞道。

    “黄鼠狼最爱吃的是老鼠,其次是蟾蜍之类的两栖类,偶尔还吃蚂蚱小鱼鸟蛋,饿极了才吃鸡!”阎十一解释。

    “那这些香料呢?是为了增加老鼠肉的味道?”阎琉舞舔了舔嘴唇,闻着香味,食欲就上来了。

    “姐,你之前学的不会都还给师父了吧,这些是中药,不是香料,你学不会道术,法药的配制总还记得一些吧?”阎十一不禁汗颜,“我刚才在水里放了麝香、沉香、檀香、九虫香等十余种香,除了提升鼠肉的香味引出黄大仙,还能在一会儿的抓捕过程中让咱少受点罪,黄大仙的三十六个救命屁可不是盖,有这些香中和一下,应该能好点。”

    “对对,黄鼠狼和臭鼬属同一科,也会放臭气,还辣眼睛。”阎琉舞在外面仓库翻找了一阵,找出来两个防毒面具,递过来道,“这个应该也管用!”

    “有这个更好,双保险!”阎十一把防毒面具戴在头上试了试。

    两人准备就绪,在房里蹲点,不出十分钟,就听到有动静,一张两尺长宽的厚纸板从仓库一角贴地慢慢挪出来,纸板之下,是一个体长四五十公分的超大黄鼠狼。只见它修长的身体贴地而行,悄无声息,有纸板掩护,所有角度的摄像头都没法拍到它的真身。

    “这也太聪明了吧?这简直就是黄鼠狼界的特种兵啊!”阎十一惊讶。

    “人的伪装技术本来就是动物学的,人家才是师父,有什么好奇怪的!”

    阎十一觉得也是,便道:“姐,一会儿我上去和它谈判,你去它爬出来的那个角堵着,它要是肯听话那最好,要是不听话,咱们就只好来硬的了。”

    “没问题!”阎琉舞猫着腰沿着墙缓步前进,到了预定位置,给阎十一竖了个大拇指,表示准备就绪。

    阎十一这才缓步向黄大仙走过去,当他离黄大仙十米左右时,黄大仙发现了他,立即掀翻纸板,人立起来,用赤红色的眼睛看着阎十一。

    “妖化了!”阎十一见黄鼠狼脑袋上一撮黑毛,胸口则是白毛,两只血色眼睛,透着一股凶戾之气,知道这东西肯定吸收阴气修炼了。

    黄大仙嘴里发出呼呼声,显然是想吓退入侵者。

    阎十一咱前进一步,黄大仙怒容更甚,整个身体都弓起来了,似乎是在警告。

    “敬酒不吃吃罚酒!”

    阎十一手掌一翻,一枚五帝钱出现在手掌,瞄准黄大仙打了过去,黄大仙往后一跳,躲过五帝钱,回身就往回跑,阎十一又接二连三打出五帝钱,都一一被躲开,眼看已经到了墙边,要是让黄大仙上墙,那就不好抓了,忙道:“姐,看你的了。”

    “小菜一碟!收!”阎琉舞从旁边一抬仪器后面窜出来,撒出一张手抛网,将黄大仙罩住。

    “姐,这网哪来的,你们警察平时还打渔啊?”阎十一走过来,见黄大仙被网彻底缠住,动弹不得,很是惊讶。

    “谁说渔网只能抓鱼的,用这东西设陷阱,活捉嫌犯必备良器!”阎琉舞道。

    阎十一从墙上取下来一把军用匕首,对着黄大仙道:“你既然吸食阴气修炼,便是邪妖之属,我不能留你活下去,免得你日后伤人。”

    黄大仙一看有危险,突然做出了一个很是怪异的举动,只见它背对着阎十一,倒立起来,屁股冲着阎十一,一股浓郁的气息从菊花中喷涌而出,直射阎十一面门。

    “我勒个去!”阎十一赶忙向后翻滚,带上防毒面具,但黄鼠狼屁的威力也没有就此消失,依旧有味道钻进防毒面具里,姐弟俩不得已只能逃回房里避难。

    许久之后老鼠法药汤才慢慢中和了臭气,姐弟俩才从房间里出来,却见到黄大仙已经将渔网咬出了一个大窟窿,逃之夭夭了。

    “这黄鼠狼的牙也太锋利了吧,这渔网可是用碳纤维编的,刀都砍不断!”阎琉舞惊道。

    “它是从这里走的!”阎十一顺着臭气追踪到一处通风管道,沿着通风管道来到仓库最里边的屋顶角落,用梯子爬上去,才看到角落缝隙里有一个用棉花垒起来的窝,那黄大仙此时就在窝里,身体上有几处伤痕,是被渔网勒的,身边还有五六只刚出生的黄鼠狼幼崽。

    “哈,有肉吃了!”阎琉舞看着这些粉嫩的黄鼠狼幼崽,舔了舔嘴唇,“早听说两广那边有一种叫三吱儿的幼鼠美食,一直没机会尝试,今天终于可以试一试了!”

    “姐,你的口味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