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黄大仙闹警队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女施主莫要妄言,免得冲撞了佛祖!”男子依旧一副假慈悲的猥琐脸,不慌不忙道:“于贫僧而言,世间女子,不过是红粉骷髅,白骨皮肉,诸法空相,一切皆是虚妄。”

    “那如果我现在约大师你去开房呢,你去不去?”女生很是鬼灵精,继续调戏。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万恶淫为首,女施主莫要玩笑!”男子忙否定,脸上的猥琐神色加重不少,却极力掩饰,

    “男女之事,大欢喜过后便是大寂灭,观音菩萨曾以肉身布施,现红粉之相,与迷途之人啪啪,大欢喜之时突现骷髅之身,以此渡化,叫其不沉沦于肉相皮念。我看女施主如此蒙昧,也当是迷途之人,贫僧自当效法菩萨,勉为其难,渡化于你!倘若佛祖怪罪,贫僧一力承担,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是我为!”

    “呸!真不要脸!”女生却是啐了一口,没好气道:“能把约炮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也就是你张弥勒了,还真和传说中一样,脸皮比城墙还厚!”

    “女施主竟知贫僧的俗家名,难道女施主一直默默关注贫僧么?”被称作张弥勒的男子无耻道。

    “‘北淫僧,南神棍’的大名谁没听过?北淫僧就是你张弥勒,南神棍就是那个卖煎饼的阎十一,我说的对不对?”女生一脸不屑道:

    “去年我来江城师范报到的时候,来接我的学姐,头一句话就是让我小心这两个人,南神棍我是见到过了,北淫僧一直没见着,今天看你这打扮挺像淫僧,才逗逗你,说实话就你这撩妹的技术LOW爆了,有妹子信你才怪呢!”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如是我为!”张弥勒却是一脸无耻的双手合十,一点也不在意女生的讽刺,“女子皆如过眼云烟,贫僧从未放在心上,可妹子们却一个个惦记着贫僧,就好像学妹你,自大学来时便将我记在心中,你说你没有被我撩到,可撩人未必就一定要撩你的身体,最重要的是撩拨你的心!”

    “你……无耻!”女生一愣,羞愤交加,她这一年来,常常被阎十一的煎饼惊艳到,于是很想看看与南神棍齐名的北淫僧张弥勒有什么过人之处,此时被张弥勒点破,顿时语塞,气急败坏进了校门,连煎饼也不吃了。

    张弥勒整了整袈裟,口宣佛号,又点开手机音乐,随着音乐摇头晃脑起来,“就是这个feel,倍儿爽……爽爽爽爽……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

    边上看的人都是一阵无语,基本上大二大三的都认识张弥勒,知道这人的无耻绝对不是盖的,唯有大一的新生没见过他,才可能被他骗。

    “呼,终于搞定!”阎十一把煎饼递给排在最后的一个学生,甩了甩肩膀,一下午摊了不下两百个煎饼,都快把他累瘫了,见天色不早,一看时间,已经六点十分,和平时比起来那就是加了十分钟的班。

    从摊位下拿出两罐啤酒,坐到花坛边,把其中一罐扔给在地上打坐的张弥勒,“老二,接着!”

    张弥勒是阎十一的室友,人长得头大人细肤色黑,看着像难行某些不可描述的部位,才得了个老二的外号,而非宿舍排名,这四年里两人一起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干,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赃,一起喝过酒,就是没一起嫖过娼,是关系最好的基友。

    张弥勒又十分痴迷佛经,和阎十一这个道门弟子很是臭味相投,两人一向形影不离,阎十一开个煎饼摊名叫九九一十七煎饼,张弥勒就摆个摊取名七七五十一开光,两人四年来,就这么边摆摊边勾搭妹子,虽然一次都没成功过,但光饱饱眼福也很是享受,至少两人练出了一双看胸围猜罩杯的绝世神功。

    张弥勒接住啤酒,站起来掸了掸袈裟,坐到阎十一边上,拉开拉环,喝了一口道:“酒乃五戒之首,沉湎于酒,其失有六,破财、伤体、易怒、妄语、杀生、还有容易失身!”

    “草,在我面前还装?”阎十一猛地拍了一下张弥勒的光头,说道:“马上毕业典礼了,我想着你们也该这几天回来了,快一年了,北淫僧,南神棍的外号我都快忘了!五和六呢?没和你一起来?”

    阎十一口中的五和六,本名尔三和陆六六,也是他宿舍的,和张弥勒一样都来自东北的,关系也很不错。

    “我这回是从云南过来的,没和他俩一起,他俩的火车估计也快到了,你和我去接他们不?”张弥勒喝了口酒,脸色略带萧瑟道。

    “去呗,闲着也是闲着!”阎十一心想,秦丹秋的车还在他这儿呢,正好开出来装装逼,正盘算着一会儿怎么装才显身份,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老姐阎琉舞打来的,不敢怠慢,忙接了起来,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说是找到了学校图书馆相关的监控录像,便道:“去不了了,我姐让我去她那一趟,有点事儿,你把他俩接回来,晚上咱们哥四个聚聚!”

    “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张弥勒站起身来,习惯性的蹦出一段佛家偈语,见到阎十一举起的手掌,忙改口道:“哦了,就这么着,晚上处女的末日一条街,王寡妇火锅店汇合!”

    然后提着箱子走了。

    阎十一收拾了一番,直接蹬着三轮去了她姐所在的刑侦总队宿舍。

    刑侦总队隶属于江城市公安厅,为了方便平时训练又不扰民,刑侦总队的宿舍和训练场被安排在了虎啸山的东边,离江城师范并不远,大概十公里的路程,半个多小时后阎十一就到了那里,阎琉舞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在门卫那里登完记,才带着他来到一处铁皮仓库前。

    刚到仓库,阎十一就察觉出不对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妖气,还有一丝鬼气从仓库里溢出来,便道:“姐,这里干嘛用的?”

    “这里是设备武器库,刑警队所有的高精尖设备和尖端武器都在里面。”阎琉舞打开了仓库的一扇小门,“你跟我进来开开眼!”

    “开眼就算了,里面有邪气散发出来,我估摸着里面藏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阎十一跟着走了进去,仓库里面各种仪器设备不在话下,墙上挂着各种警用装备,枪械弹药、警棍军刀样样都有。

    “你特么是捉鬼捉傻了吧,哪哪都有不干净的东西?”阎琉舞出自道门,也见过僵尸鬼怪,但更加崇尚科学,指着几处咬痕,说道:“鬼是没有,不过老鼠倒是挺猖獗,不少仪器都被咬坏了,放了老鼠药老鼠夹都没用。”

    “老鼠?我看不会这么简单!”阎十一摸了摸这些咬痕,思索了一阵,才道:“我看很有可能是黄大仙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