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自带BGM的奇男子
    一听这话,阎十一可以确定,书中仙所说的三十几年前那一拨年轻人肯定是他的爸妈和师父师叔没错,这四煞局也肯定是他们设下的,忙道:“图书馆六楼封着,我进不去,但四煞局被破了,那个千年煞婴跑出来让我遇到了,还有两个类似万人坑的埋骨地!”

    “哎哟,我说你什么好,你小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唐四藏急了,在电话那头和人小声商量了几句,又道:“小王八蛋,这两天你别再去惹煞婴了,我明天最多后天,肯定到江城,到时候再跟你细说!我先跟你师父商量一下,先挂了!”

    “喂喂……”能让慢性子的唐四藏也火急火燎的挂电话,阎十一也知道了事情比他想象中严重多了。

    “怎么了?”秦丹秋一见,知道事情也有些蹊跷。

    “我也不清楚!”阎十一两手一摊,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先等我师叔来吧,学校这四煞局可以肯定就是我父母和师父设下的,既然师父暂时不让我动,肯定有她的道理,这么大的风水煞局,很有可能镇压的不止煞婴这么一个恶鬼!只不过我不明白的是四煞局既然破了,煞婴逃出来后为什么不大开杀戒,而是只留在山上!”

    “难道你还希望它大开杀戒?”秦丹秋冷冷道,她也有些想不通,便道:“既然暂时不准备动手,我先回一趟龙虎山!”

    “那你还回来么?”阎十一忙道,毕竟是个绝世美女,总有些留恋。

    “这里有鬼物作祟,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这次回去我也要和师父商量一下,顺便养养伤。”经过刚才一番打地鼠游戏,秦丹秋才知道她左手的掌控力比右手差了不少。

    “可你的伤这么重,开车恐怕不方便!”

    “我坐飞机回去,车就放你这里吧!”

    既然秦丹秋这么说,阎十一也没话可说,两人开车回到住处,简单收拾之后,就直接送秦丹秋去了机场。

    在机场大厅里,阎十一踟蹰半晌,想说又不敢说,憋得脸都红了。

    “你想说什么?”秦丹秋已经到了安检口,见阎十一这副模样,心里就有了几分猜忌,脸不禁冷了下来。

    阎十一这才支支吾吾道:“那个,我知道你还会回来,但我怕你回来的时候再跟你说就来不及了,我就想拜托你一件事,你能不能……”

    “不行!”不等阎十一说完,秦丹秋简单明了的拒绝,“你跟我是不可能的!”

    “额……我是想说能不能等你回来的时候,见到我师叔,不要对天机门有这么大意见,免得他老人家心里不舒服!”阎十一内心是郁闷的,秦丹秋确实很漂亮,他也不排斥,如果有机会他还是想试一试的,但这会儿压根没打算表白呢,却被言辞拒绝了,还当着这么多人,老脸顿时不知道往哪搁了。

    “可、可以……”秦丹秋先入为主,会错了意,也是倍感尴尬,她长这么大,跟他告白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几乎每个人都和阎十一的状态一样,焦躁不安,吞吞吐吐。赶忙道了个别,进了安检口,免得继续尴尬。

    开着秦丹秋的车,阎十一很是郁闷的回到住处,去九溪镇的中药店买了点朱砂、艾草、雄黄等等可以买到的法药,略略处理一番,以备不时之需,但像鸡血、黑狗血等等特殊的法药他暂时没办法弄到,只能等师叔来再说,反正这两天他要做的就是等,用不到太多法药。

    吃过午饭,百无聊赖,阎十一前思后想还是决定去学校卖煎饼,一天没去,那群吃货一定馋疯了!

    果然刚到校门口,煎饼摊就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那架势简直比那些行尸僵尸都凶悍,搞得阎十一都忙不过来了。

    这时候,他的摊位旁边有一个光头男子驻足,二十三四岁模样,一米七五的个子,浑身黢黑,长着一张略带猥琐的笑脸,手里提着个大行李箱,上衣口袋里揣着个山寨手机,此时正放着神曲。

    “PPAP!我有个盆儿,我有个苹果,呃!苹果盆儿!”

    男子则和着音乐,不协调的扭动身体,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来一张广告纸,抖开来铺在地上,上面写着:七七五十一开光算命。

    中间则是一串介绍,最下面一排小字:张弥勒卜卦、相面、摸骨、按摩、手机贴膜,祖传手艺,统统十块,信誉保证,边上还有一个大大的二维码。

    “我有个盆儿,我有个菠萝,呃!大菠萝盆儿!”

    音乐震天,男子又拿出了一件袈裟,披在身上,才盘膝坐在摊位后面,从行李箱里取出各种佛器摆件,嘴里还不停哼着,“苹果盆儿,大菠萝盆儿,苹果大盆儿菠萝盆儿!呃!”

    一曲终了,曲调一变,一股印度阿三的咖喱味从手机里传出来,“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蛋蛋大……多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太大,我在大连没有家……”

    高音喇叭,奇葩音乐,再加上男子一股东北大碴子味儿的口音,很快就吸引了周围学生的注意,但看到男子打扮,就知道是个假扮和尚的骗子,没一个凑上去的,都一边排队等煎饼,一边饶有兴趣的打量男子。

    男子见没有生意,看了看时间,快六点了,又扫了一眼队伍,立即盯上了队尾一个长得娇俏可爱的女生,站起身来,走到女生边上,口宣佛号道:“佛渡有缘人!”

    “你、你要干嘛?”女生有点紧张,往边上躲了躲,很是防备,周围的人却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相逢即是有缘,凡事太尽,缘份誓必早尽,我观女施主相貌清丽,却眉头紧锁,虽无远虑,必有近忧!”男子不紧不慢道。

    女生一听,反倒噗嗤笑了起来,她现在排在队伍末尾,以阎十一以往的风格,一到六点就打烊,谁的面子都不给,她能不能在六点前排到还是个问题,这才有点焦急,这假和尚说她有近忧倒是没错,便想逗逗他,说道:“那大师有没有办法替我排解近忧呢?”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漏皆苦,涅槃寂静。天下之事皆难解,乃为天机,不可明言!”男子指着地摊上的二维码道:“不如女施主扫一扫贫僧的二维码,贫僧自当倾囊相告。”

    “大师你还玩微信呢?”女生捂嘴咯咯直乐,“你是不是想加我微信约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