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以煞镇邪
    秦丹秋一愣,在古代,人们出行多半靠走,想要快一点就得用牲口代步,其中以牛马驴居多,这三者又以马最为普遍,尤其是豪门富户、皇亲贵胄,为了方便客人停放马匹,往往会在门前立一个彰显身份的拴马桩,和门口的镇邪石狮是一个道理,有镇宅辟邪的作用。

    也因此拴马桩被一些道士利用,用来镇压一些邪祟,但此法十分少见。

    “其实我刚来这里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四煞局,而且是被破了的四煞局。白虎宜静不宜动,这白虎抬头煞被四个拴马桩拴住之后,煞气就被压制住了!”说完阎十一带着秦丹秋到了主教背后,指着后门上挂着的一串五帝钱,又道:

    “图书馆的大门上也挂着一串五帝钱,我看过了,这五帝钱是真的,阳气很足,你再看这排树,横亘在图书馆和主教之间,使得两者之间的气息不能直接对冲,朱雀煞就彻底化解了。”

    接着两人穿过树墙,绕过图书馆,穿过北边的操场,正好赶上学弟学妹们赶去主教上课,有不少认识他的,询问他昨天为啥没来卖煎饼,又看到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的妹纸,顿时一个个老司机附体,起哄着喊秦丹秋嫂子,哄闹一阵才离开,搞得秦丹秋俏脸通红。

    来到女寝大门前,阎十一又是一阵惆怅,这里是他大学四年,来的最多的地方,每天一到黄昏,就和宿舍里哥几个抱着啤酒和西瓜来女寝门口蹲点,风雨无阻,他们称之为夕阳下的奔跑,用来祭奠他们逝去的青春。

    阎十一指着女寝前面的高大围墙,神色有些遗憾,要不是有这些围墙,风景肯定会更加美好,说道:“玄武拒尸局虽然也很凶煞,但也很容易破,只要筑起高墙,玄武喜静不喜动,煞气就不会往南迁移了。”

    最后他才把秦丹秋带到东边的商业街,也就是附近大学城最有名的“处女的末日”一条街,站在北校区东门口,看着商业街两旁的商店餐馆影院小旅店,阎十一下意识看了秦丹秋一眼,心里想着那个从来没有成功过的事要是能在她身上成了,可就完美了。

    “这里车水马龙,人流涌动,好似江河流淌,又有两边商铺隔绝,煞气不入学校倒也可以。这四煞局的解法很是高明,设计此法的人绝对不是庸手!”秦丹秋推测,回头见阎十一色眯眯盯着她看,皱眉轻咳了一声,以示提醒。。

    “额……确实不是庸手,但你不觉得奇怪么?”阎十一回过神来,见秦丹秋神色羞恼,赶忙压了压脑袋里的邪念道,

    “好端端的一所学校干嘛要弄成四煞局?我是不会相信学校一开始就是这么设计的!据我所知,这条商业街以前是一条河,十年前东边的护士学校并入江城师范才填平的,为了美观就逐渐发展成了商业街。还有主教以及女生宿舍的后四栋楼显然都比图书馆要新,风格也不同,只有澡堂和图书馆的建筑风格看上去差不多,却被砍了四棵百年槐树。”

    “你的意思是,这四煞局是学校有意而为之?或者说是有人指点学校这么做?”

    秦丹秋对比了几栋建筑的外貌,确实如阎十一所说一样,然风水堪舆之术,十分玄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点点的差异,就可能让风水立时由吉变凶,说道:“会有谁这么狠毒布下这么阴狠的煞阵?这人不怕害死整个学校的人,造天大的杀孽?”

    “不,恰恰相反!”阎十一摇了摇头,“学校领导不是傻子,三四十年前的江城师范名气已经很大,在校的老师和校领导可都是名家名宿,各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未必不懂风水,能同意设下四煞局,无疑就是用来镇压邪物的,最好的证明就是那个千年煞婴!我还听书中仙说,三十几年前,图书馆刚建成的时候就总死人,可见当时学校的风水已经有所变化了!四煞局就是用来稳定学校风水的。”

    “这不可能!”不等阎十一说完,秦丹秋立即反驳,义正辞严道:“道法之中,最忌邪煞,怎么会有人用这样凶煞的方法?且不说能不能镇住图书管里的邪物,万一四煞局有所改变,煞气外泄,可就不止是图书馆,甚至整个学校都会成为聚煞之地!我不相信天底下有法师敢这么做,敢这么做的,也一定是邪修!”

    “我想说的是,布下四煞局的很有可能是我的爸妈和我的师父师叔!”阎十一很是尴尬,“我也是听书中仙说的,他说三十三年前有几个年轻法师来这里,对付过图书馆里的邪物,而我派门中有许多功法都讲究以煞诛邪,虽然师父没有传给我相关的功法,但我多少有些体会。”

    没想到第一次和秦丹秋正经探讨道术,就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分歧,阎十一也是汗颜,他现在总算真正明白他师父为啥不让提天机门,为啥不传他正宗天机门鬼术了。

    “可这终归不是正统道术!”秦丹秋没有说下去,免得有辱阎十一的父辈们,把话头转回四煞局,“寻常法师,面对这样的问题不该是斩草除根么?不过是一只千年煞婴而已,以你父母和师父的修为,难道还诛杀不了它,反而要将其封印,留下后患?”

    “说实话我也很好奇!”阎十一挠挠头,不知作何解释,“师父以前带我到处替人消灾解难的时候,她也不会轻易显露天机鬼术,几乎用的都是正统道术,我觉得三十三年前,如果真是他们设下的这四煞局,也该是无奈之举吧……”

    “但愿吧!”秦丹秋从小在道教祖庭龙虎山长大,终究有点无法接受这种旁门之法。

    这时候阎十一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师叔唐四藏打来的,忙接起来,正好缓和气氛:“喂,师叔,我正好找你有事,想给你打电话来着。”

    唐四藏在电话那头道:“你的事先等会儿,先听我说,我现在和你师父在一起,她让我告诉你,你命劫在即,最近就不要再惹不干净的东西了,免得伤元气,好好备战命劫,保住小命要紧。”

    “额……”阎十一无语。

    “你小子该不会遇到什么了吧?难道你进图书馆六楼了?”电话那头传来唐四藏焦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