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鬼子僵尸
    阎琉舞双手抱胸,一脚踏在铁门上,并不着急进去,说道:“刚才那条小青蛇是罕见的鸡冠蛇,俗称铁鸡脖子,在咱们江南省极为少见,一般都隐藏在西北内陆大山之中!”

    “姐,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抓了这蛇来害我?”阎十一皱了皱眉,揣测起来。

    秦丹秋也插了一句道:“我闻得出来这蛇身上有一股妖气,但这蛇本身没有,确实是被人为带来的,确切的说是被妖带来的!”

    “卧槽,我招谁惹谁了?鬼害我就算了,妖也害我,长得帅有错吗?用得着这么针对我吗?”阎十一很是骚包的整了整头发。

    秦丹秋却是汗颜,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又道:“很有可能是前夜那对叫红白玉的男女,这气息和你抓黄金蟒后手上的气息很相似!”

    “额……”阎十一觉得很有道理,可又觉得奇怪:“按说那两人实力很强,他们自己来弄死我不就好了?又不是鬼魂白天不能出来,干嘛还要抓一条蛇来咬死我?”

    “可能答案就在里面!”阎琉舞一脸兴奋道,将地下室的铁门拽起来,在胸口一摸,掏出来一个手指粗细的狼眼手电,第一个跳了下去。

    “姐,你藏东西的地方能不能正常点?”阎十一第二个跳下来,再又扶了一把跟着跳下来的秦丹秋,吐槽了一句。

    “你们看!”阎琉舞把手电往地下室里扫了扫,发现地下室顶上吊着一个女孩,女孩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穿着紧身T恤和热裤,热裤上的扣子已经掉了,裤链半开,漏出来些许肉色内裤,双手被绑,挂在地下室顶部的一个铁钩上。

    “我勒个去,这不是沈大小姐么?”阎十一认出来那条热裤,赶忙上前把沈珞瑶抱了下来,探了探鼻吸,还没死,赶忙给她抱出地下室,把她放倒在地上,让她顺畅气息。

    看沈珞瑶此时的衣着,和昨夜阎十一送她回到宿舍的时候没有任何改变,衣服和细嫩的皮肤上都是山上的泥土,以阎十一对异性不多的了解,就算沈珞瑶太累不想洗澡,也该把这身脏衣服换了,但她没换!

    这就可以推断出,沈珞瑶是在阎十一走后不久就被人绑到这里来了,也不知道这沈珞瑶到底怎么回事,一连三次被挟持,点不是一般的背,也许背后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阎十一想不明白,便从背包里拿出一点艾草叶放在她鼻下熏了熏,让她快点恢复神智。

    “那个丹秋,你别介意哈,男人嘛,外面勾五搭六的很正常,逢场作戏而已,这小子从小胆小,不敢做对不起你的事儿,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阎琉舞见弟弟很是慌张的把沈珞瑶抱了出去,以为两人关系很不一般,忙看了看秦丹秋的脸色,想给弟弟遮掩过去,就是措辞太随意了些。

    “额……琉舞姐,你可能误会了……”秦丹秋正要解释她和阎十一的关系,地下一道裂缝里突然伸出来一只干瘪的男人手,想要抓她的脚,她的反应也不慢,退后一步的同时七星剑抽出,手腕一翻,扎进男人手背里。

    “吼……”一声怒吼,那道裂缝被挤了开来,一个干瘦的脑袋从地下探了出来,是个头戴屁帘帽的鬼子僵尸,看到阎琉舞和秦丹秋,居然连被剑扎到的手都不顾了,露出色眯眯的眼神,尤其看到阎琉舞胸前的沟壑,还用干硬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靠!”阎琉舞把胸口上的拉链拉上,一脚踩在鬼子僵尸的脑袋上,把它踩了回去,“都成僵尸了还这么色?”

    秦丹秋厌恶的皱着眉头,用脚踩住鬼子僵尸的手,拔出长剑,对这他的脑袋刺了下去,不群七星剑是有灵性的宝器,法力极强,一经接触邪物,剑上的灵力迸发出来,鬼子僵尸的脑袋就好像把塞进西瓜一样炸裂开来。

    脑袋一碎,鬼子僵尸的身体也瘫软了下去,整个裂缝腾了出来,阎琉舞用狼眼手电往缝隙下一照,饶是经历丰富的她也起了鸡皮疙瘩,缝隙下面是个极大的空间,至少是地下室的好几倍,整个空间里面堆满了死人,大多数已经化成白骨,还有少部分半腐不腐的干尸,此时正从这些骨头堆里爬出来,往裂缝这里爬上来。

    “这么多僵尸?”秦丹秋大惊,缝隙下的白骨堆中,不断有没有腐烂的尸体蠕动,似乎感受到了缝隙外的生人气息,一个个睁开了双眼,在狼眼手电的照射下,发出碧绿寒光,黑暗中好似狼群一样,而且这些僵尸都穿着残破的抗战时期岛国军队的军服,居然是鬼子僵尸。

    “这是要演生化危机?”

    眼见离缝隙最近的几只僵尸已经爬到了边缘,伸出腐烂干枯的手来抓她俩的脚,阎琉舞不但没后退,反而长腿一伸,将伸出边缘的几只手死死压住,手指在上面一划,几只手应声而断。

    “琉舞姐,你的指甲这么锋利?”秦丹秋看着地上那几只还在动弹的手,有些惊讶。

    “不是指甲,是甲刃,金刚石做的,坚硬无比,无坚不摧!”阎琉舞把手展示在秦丹秋面前,果然在她的长长的指甲之上有一枚两毫米不到的透明刀片,刚才杀那条铁鸡脖子也用的这个,只见她手指一抖,刀片就又收进了指甲盖里,

    “这是我在部队的时候自己琢磨出来的,平时执行任务,很多时候不能带武器,有了这个甲刃,就方便多了,容易携带,不易发现,杀人于无形,还不会留下证据!妹妹你要不要?姐给你也弄一个,就算不执行任务,平时遇到色狼,敢对你行为不轨的,你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废了他!”

    “额……不,不用了!”秦丹秋的功夫对付色狼那是绰绰有余,就算对付僵尸,符咒法器也比这东西好用的多,转回正题道:“我不明白这九溪山庄地下怎么会埋着这么多死尸,有些还尸变了!”

    “我也奇怪的很,等会儿我回队里查一下,先把这里的僵尸解决了,小心……”阎琉舞话还没说完,又有好几只干枯的手伸了出来,赶忙再次用甲刃切断。

    秦丹秋也用不群七星剑砍断了几只手,却又有更多的手从缝隙里伸出来,甚至还有脑袋想从缝隙里挤出来,立时忙得两人不可开交,尤其是秦丹秋,她右手受伤,身体受了重创,休息一夜之后,只觉得四肢百骸都疼,而且她没带背包,又换了衣服,除了七星剑,其他灵符法器都没带身上,想要施展威力大一点的法术都做不到,只能借着七星剑的灵力将这些僵尸阻挡在缝隙下。

    “姐,你快出来一下,我这儿有麻烦!”然而更为糟糕的是,阎十一在地下室外焦急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