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铁鸡脖子
    秦丹秋愕然,这么不负责任的起名字方式她还是头一次听说,此时看向了阎十一,只见他蹲在地上,面对着墙,一副无脸见江东父老的萧瑟身形。

    “他出生那年,我家母猪也生了十一个,还都是公的,就给他取名十一了,我告诉你啊,那母猪还是我接生的,每只猪仔我都仔细看过的,错不了!”

    阎琉舞却是越说越兴奋,又道:“当然啦,以后你们俩的孩子可能不太好办,毕竟没人养猪了,不过也难不倒我,我作为姐姐,一定会负责到底的,到时候我就去养猪场找一头跟你预产期差不多的母猪……”

    “姐!”阎十一实在是听不了了,回转身来,见秦丹秋满脸通红,便道:“我与丹秋只是朋友,前天晚上认识的,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装,接着装,别的我先不管,你先给我解释解释你俩穿的衣服,再告诉我你俩是不是那种关系!”阎琉舞把秦丹秋拽到阎十一的左边,和阎十一T恤上的图案组合起来。

    原来两人T恤的图案组合在一起是一副华夏国地图,阎十一身上的是大陆版图,而秦丹秋身上的则是湾湾,小岛上还有一行小字“我永远是你的”!

    “你俩虐我这个单身狗,我吃狗粮就是了,还不承认,当我傻啊?”阎琉舞继续自顾自吃着,白了一眼,“昨天早上我还在电话里听某人说被折磨了一晚上没休息,我难道听错了?”

    “这真是个误会!”阎十一赶忙解释,他为了避嫌,本来就没打算穿这件T恤,可昨晚苏晓来报信,情况紧急,他换衣服时没注意就把这件情侣T恤穿身上了。

    但阎琉舞却是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神情,又道:“反正那是你俩的事,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到时候搞出‘人命’了,就算我不养,师父也会养的,你们放心!”

    “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阎十一几乎要崩溃了,他就知道见到阎琉舞肯定没好事,偷偷瞄了一眼秦丹秋,见她只是红着脸没有生气,才稍稍安心。

    而别墅外,杨强智听到阎十一的叫喊,更是精神振奋,对小菜鸟道:“哈,看来是没谈妥,吵起来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通知各单位弟兄,准备收网!”

    “杨队,这你都听得出来?我怎么听着不像是吵架,倒是像奔溃呢?”小菜鸟疑惑道。

    “吵着吵着不就奔溃了?这还用问?”杨强智拍了一下小菜鸟,强调自己“精准”的判断。

    视线再回到别墅里面,阎十一来回踱着步,指着阎琉舞道:“我郑重告诉你,阎琉舞,丹秋就是我一个朋友,认识才一天,你怎么毁我你都是我姐,我认了!但她是个好姑娘,我不想一时痛快占她便宜,你知不知道?”

    “切,喜欢就说呗,是个爷们吗?”阎琉舞顶了一句,但见到弟弟是动真怒了,语气也软了下来,白了一眼说道:“我不说了还不行?人家姑娘还没说不乐意呢,你一大老爷们激动什么!乖啦,是姐错了行了吧?别气了,先看看师父给咱的别墅!”

    一听姐姐这么说,阎十一才想起此行目的,气也消下去不少,打量起房子来,发现这别墅新是新的,屋外是装修完了,屋里却还是毛坯,连条凳子都没有,他三人是坐在地上吃的早饭。

    “这怎么住人呀?连灯都没安!”阎十一立时失望透顶,他本以为能直接住进来,过一过富豪般的生活,这九溪山庄在江城也是排名前十的高档山庄,住在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之辈。

    阎琉舞解释道:“师父也是好意,她是让你们额……你自己拿主意装修,要什么风格的自己选!”

    “可我哪有这么多钱呀?这一套装修下来不得上百万?我得卖多少个煎饼!要不你贴点?”阎十一苦着脸道。

    而就在阎十一愣神的时候,屋顶上掉下来一条青绿色的东西。

    “小心!”阎琉舞和秦丹秋异口同声喊道,且同时出手,将阎十一推了开去,去抓那个东西。

    阎十一被两股力道一推,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后脑磕在了墙上,一晕乎就趴在了地上。

    而阎琉舞和秦丹秋手中抓着的东西,竟然是一条青绿色的蛇,两三米长,比秦丹秋的胳膊都粗,此时正缠在阎琉舞的胳膊上。

    “看不出来丹秋你胆子挺大么,哦,我忘了你是法师,大妖都不怕,更不会怕蛇了!”阎琉舞抢过这条蛇,看着这条蛇脑袋扁平,成三角形,橙黄色的眼睛中间还有一道细窄的红色纹路,脑袋正中有一条凸起的肉瘤,看上去很是吓人。

    但对她来说,就算是世界第一毒蛇黑曼巴都不放在眼里,这小青蛇当然就跟泥鳅差不多,从胳膊上把蛇捋下来,抓住尾巴将蛇垂在空中,用脚踩住蛇头,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法,手指在蛇脖子上一划,小青蛇就身首异处了。

    她这才从蛇尾处将蛇皮剥开,一拉到底,连着内脏一起拉了出来,又很是准确的从内脏里取出一颗草莓大小的蛇胆,然后用蛇皮把内脏和蛇头裹好扔在一旁不管了,才把蛇胆递到秦丹秋面前说道:“丹秋妹子,姐没啥好送的,这个算是见面礼。”

    而她自己却是拿着剥干净的蛇肉咬了一口,嫌弃的评价了一句道:“没黑曼巴好吃!”

    秦丹秋也不含糊,她知道蛇胆是好东西,吃了可以耳目清明、清热解毒,对她有益无害,也是接过来直接吞了。

    两个彪悍的女子解决了这条小青蛇,再回头看阎十一,却见阎十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赶忙走过去。

    “十一,你干嘛呢?又没咬着你,看给你吓的!”阎琉舞走过来踢了踢阎十一。

    “我看他撞到脑袋了,会不会?”秦丹秋正要爬下去查看。

    “嘘!”阎十一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继续把耳朵贴在地上,似乎在探查什么。

    阎琉舞是特种兵出身,也把耳朵贴到了地上,便听到地下有轻微的响动,好像是有人在用指甲扣墙壁。

    为了不打草惊蛇,阎琉舞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指了指下面,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在地上前后摆动,意思是下面有人。

    阎十一点头摇摇头,轻声道:“不一定是人!”

    三人眼神交流一番,开始寻找这别墅里的地下室入口,这种建在山顶的大别墅,为了占地少些,又不破坏美感,往往都会建一个地下室用来存放杂物。

    找了半天,三人终于在别墅后面找到了一个贴地的铁门,地下室往往只有一个出口,找到了这里,只要人还在里面,那就相当于瓮中捉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