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被盯上
    秦丹秋捂了捂受伤的手臂,说道:“我也是曾听师父提起过,此剑如其名字一样,凶煞至极,但凡兵器,皆有凶煞之气,而四柱凶煞剑则更为甚之,威力惊人,如若执剑之人道心不稳,极有可能被煞气反噬,堕入魔道,非道家正统剑诀,天机门也因此备受法术界排挤。”

    “难怪师父不让我以天机门弟子自居了,原来是因为这个!”阎十一顿时领悟,“那你知道这把剑的下落么?”

    秦丹秋却是摇摇头。

    阎十一从来没有听他师父提起过,更没见过这把剑,估计不是被他师父藏起来了就是丢了。

    抬头看了看窗外,不知不觉天又亮了,两天的巨变让阎十一心事一大堆,虽然白小青的事已经被解决了,但图书馆的女鬼、虎啸山上的煞婴,还有死人树下的埋骨地,他还都没有查清。

    可除了这些事,他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给忘了,愣了好久,脑中灵光一闪,身体突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一蹦三尺高,立即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在屋子里乱撞,一会儿换衣服,一会儿穿鞋,嘴里还不断小声嘀咕:“完了完了……这下要被扔进之江里喂鱼了!”

    “你……怎么了?”见阎十一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样,秦丹秋不解,“是怕那个叫林月芹的女鬼来找你,还是怕那个煞婴来报复?”

    “林月芹和煞婴算个屁,那人一跺脚,别说林月芹了,整个冥界都得灭了!”阎十一把裤子衣服鞋子穿好,见秦丹秋还坐着不动,赶紧催促道:“你别愣着呀,快换衣服!”

    “也有我的事儿?你要见的该不会是阎王爷吧?”秦丹秋站起身来往卧室里走,还是问了一句。

    “我才二十四,命还长着呢,阎王爷才没空见我,是我姐,约好早上六点!指名要咱俩一块去,少一个就把我扔之江里去!”阎十一急归急,但还是考虑到秦丹秋身体还虚弱,一边摊煎饼,一边把熬好的粥盛到保温瓶里,然后把煎饼和保温瓶放在一个黑色的大保温箱里,到了九溪山庄再吃。

    等做好这一切,秦丹秋也换好了衣服,上身白色收腰T恤,胸口有个小岛图案,下身紧身海蓝色牛仔裤,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尤其是丰满的胸脯和挺翘的屁股,和穿着宽松练功服的时候完全是两种气质,和沈珞瑶比少了些许活泛,多了一丝高冷。

    性感!

    阎十一眼睛一眨不眨看了许久,最后脑中突然浮现出老姐吃人的怒容,他才回过神来,提着保温箱拉着秦丹秋下了楼,出了弄堂直奔大路去拦出租车。

    而他二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刚从楼里出来,身后就被十几双眼睛给盯上了!

    “杨队杨队,有情况!”在一辆桑塔纳轿车里,小菜鸟警察看着阎十一两人离开的背影,拍了拍边上的杨强智。

    杨强智这才从假寐中睁开眼,看了一眼,见到阎十一手中提着个黑箱子,喝道:“里面装的肯定是黑货,让所有兄弟注意,别暴露行踪,没有我的命令绝不能擅自行动,我要一网打尽!”

    又慢慢攥紧拳头,脸上露出无比兴奋的颜色,又道:“等我把这伙犯罪团伙抓到,到了刑侦总队,队长一定会高看我一眼,说不定还能给我个副队长当当!”

    “那必须的,杨队你这么厉害,当队长都行!”小菜鸟在旁附和!

    “你懂个屁,开车!”

    ……

    “太早了,连黑面包都没有,滴滴打车都不好使!”

    阎十一放下手机,很是无奈,还有十五分钟,迟到的话,他的暴躁老姐真会做出把他扔下之江的事儿。

    他姐当兵这么多年,还是特种兵,最需要守时,差一秒可能就得死人甚至团灭,多年的习惯导致他姐自己很守时,要求别人也要守时。

    “我有车,在大坝那里!”秦丹秋看着阎十一那如临大敌的模样很是好笑,和狮面鬼獒对阵都没见他这么害怕过,倒是很好奇她姐是何许人也。

    两人跑了几步,来到小镇边上的大坝,果然停着一部白色minicooper,和秦丹秋的气质很是符合。

    “你会开车吗?我右手受伤了,开车不太方便!”秦丹秋试了试右手,还不能大幅动作,问了一句。

    “会!”阎十一也没想这么多,上了驾驶室,一瞧排挡一惊:“手动挡!”

    他驾照大一就考了,可惜太穷没车,这一晃三年,几乎把驾驶技术都还给教练了,自动挡倒还凑合,手动挡就有点发蒙了。

    连着熄火几次之后,才找到感觉,慢慢悠悠往九溪山庄开去,还好清晨车不多,不然来一两个急刹车,非得出车祸不可。

    两人在前面慢慢开着,后面或近或远跟着几辆破旧的桑塔纳,其中一辆坐着杨强智,他不断发号施令,指挥着,又对小菜鸟道:“看见没有,两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又不是富二代,怎么可能开得起这么好的车,一定有问题!”

    阎十一没觉察出异样,开着车晃晃悠悠,终于在五点五十八分赶到了九溪山庄,门卫放行之后,随便找了个地方靠边停车,两人才下车来,却是被山庄里的景色所吸引。

    九溪山庄位于九溪镇东南的龙吟山和虎啸山之间的山坳之中,山庄下面是九溪旅游渡假区,山庄东面隔着一个山岗,就是江城师范的北校区。

    山庄内外皆是象征富贵的元宝枫,此时仲夏,枫叶半红半绿,煞是好看,微风一过,便有不少枫叶随风飘落。

    阎十一接住一片,入手冰凉,只见这枫叶也是分开五指,叶尖尖锐,好似在警告他人不要靠近,边缘却十分圆润,颜色则是青绿色上有着一抹微红,冷艳中不乏羞涩。

    “真像你!”

    阎十一把枫叶放倒秦丹秋手里,又道:“丹秋丹秋,不就是红色的秋天么?秋天百花凋零,若无枫叶,得失去一半颜色,她虽不是花,却比花更美!”

    “……”秦丹秋顿时无言,阎十一明面上是在夸枫叶,暗地里却又是将她捧上了天,她的名字是师父给她取的,当年她师父把她捡回龙虎山的时候正是秋天。

    她不由抬头看向阎十一,却不想阎十一也在看她。

    此情此景之下,四目一相对,微妙的气氛就此蔓延开来。

    按照电视剧的剧情,下面就该是小孩捂脸、单身狗吃狗粮的时刻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马达轰鸣声将这气氛破坏的渣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