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请鬼器
    “这算什么嘛,本来还以为能看一场校园伦理爱情魔幻恐怖言情剧的,就这么结束了?”沈珞瑶作为唯一的吃瓜群众,没心没肺吐槽了一句,“喂,神棍,你很不称职唉,你作为调停人,不该说点什么吗?”

    “我能说什么啊?我是法师,又不是感情专家!”阎十一没好气道,“倒是你沈大小姐,你有钱有貌,男朋友多,感情生活肯定丰富,你怎么不劝劝他们?”

    “你才男朋友多呢,你们全家都男朋友多!”沈珞瑶气道,“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一般男人我可看不上,尤其像你这种随便占人便宜的神棍流氓!”

    “你这是人身攻击加诽谤,我可以保留起诉权!再说我哪占你便宜了?不跟你解释过了,你裤子是煞婴扒的,我是帮你穿回去,免得被别人看了!”

    “那你让我咬你手指呢?不是占我便宜?”

    “那是形势所迫,不然我会傻到把手给你这个母老虎吃?”

    “母老虎你骂谁呢?”

    “就骂你!你看把我脸打的,不是母老虎是什么?”

    “找死!啊——”沈珞瑶也是富家千金的节操都不要了,直接把阎十一扑倒,和他厮打起来。

    ……

    “我说你们……”白小青此时颇为尴尬,颜小雅和茅炳两人都走了,没给她留下一句好话或者坏话,她才发现自己夹在颜小雅和茅炳中间完全是多余的,现在又把阎十一和沈珞瑶的打打闹闹看在眼里,更显得落寞寂寥。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一个苍老深邃的声音在图书馆三层回荡,吟诵陆放翁的凤头钗,声音悲怆,感情细腻。

    不仅白小青,便是阎十一和沈珞瑶也停了厮打,看向声音源头,只见一本古旧的道德经,上面贴着一张灵符,迈着四方步,很是人性化的一摆一扭走过来。

    “见鬼了,书还能走路?”沈珞瑶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但回想起今天的所见所闻,不仅见鬼了,还不止一只,顿时释然,转头问阎十一道:“神棍,书妖你能抓么?”

    “你没见那本书上贴着灵符么?”对于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阎十一不屑回答,对那本道德经道:“书中仙,还真小看了你,被我封在书里,还能行动自如。”

    “小老儿资质驽钝,但终归是个仙,法师你道法高深,终归是个凡人,你能封住我的神,却难阻我的形!嘿呦!”书中仙控制道德经来到三人中间,这才倒在地上,“小老儿虽以精怪入道,却一心向善,从未做过坏事,还请法师高抬贵手,放过小老儿,小老儿有礼物相赠!”

    “想贿赂我可没那么容易!”阎十一将灵符揭开,一个巴掌高的白胡子白袍老头出现在道德经上。

    “呀,好玩唉!”沈珞瑶很是惊喜,伸手去抓书中仙。

    “小丫头无礼!”书中仙却是拍开了她的手,走到白小青面前,长长叹了口气,说道:“世间最难过一个情字,最难放下一个执字,我在此处多年,看着他二人从相识到相爱,再到相怨甚至仇恨,他二人因执念相同而合,又因执念相悖而分,你如今执念不深,当早日醒悟才是,你可明白?”

    白小青若有所思,许久才点了点头,对书中仙道了谢,才与阎十一和沈珞瑶道了别,回了南校区宿舍。

    “哎,别走啊,小青,你明白什么了?”阎十一听得一头雾水。

    “是呀,这朦朦胧胧的结局算什么呀?吊人胃口,好扫兴!”沈珞瑶也是不解。

    “两个蒙昧小娃,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把书中仙的话翻译一下就是,两只单身狗就不要凑热闹了,又将道德经一撕两开,一人一半推到两人身前,说道:“这是小老儿送与你二位的,希望到时候可以帮到你们!后会有期!”

    “嘭!”

    书中仙刚一说完,身体化作一阵烟雾,消失不见,空中还回荡着他苍老的声音:“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是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就给半本破书也叫礼物?”沈珞瑶家世殷实,看不上这种古旧的破书。

    “你不要给我,本来这东西就该是我的!”阎十一伸手就抢。

    沈珞瑶却是立即抱在怀里,说道:“不给,这是那小老头给我的,我就是扔了也不给你,他既然是书中仙,送的东西肯定不是凡物!”

    “你不是不相信神神道道的东西么?还骂我神棍,现在又相信有神仙,沈大小姐,你不觉得把自己的小脸打得啪啪响吗?”

    “要你管!本姑娘愿意!”沈珞瑶拿着半本道德经站了起来,想要回宿舍,一看楼下漆黑一片,回转身来说道:“神棍,我送回宿舍!”

    “怕鬼呀?对不起,本天师下班了,不送!”阎十一把半本道德经放进背包,撇着大嘴傲娇起来。

    “你……”沈珞瑶气上心头,有心自己走,可下了几阶楼梯,又心虚起来,回头看了一眼阎十一,计上心来,指着自己坏了的热裤道:“你要是不送我回去,我现在就大声喊,就说你想非礼我,这就是证据。”

    “……你这有点不讲理了啊!”阎十一两眼一翻,没招了,而且沈珞瑶确实点背,要是不把她送回宿舍还真不放心。

    把沈珞瑶送回宿舍,阎十一才一路小跑回到九溪镇,看了一眼卧室,秦丹秋还在熟睡中,才躺在沙发上,拿起生死簿摆弄几下,见没有反应,才从背包里拿出灵符,将苏晓唤出来,说道:“继续说你的故事吧!”

    “好、好吧!”苏晓站在沙发前,刚要开口,突然身形一颤,本来半透明的身体,突然黯淡了几分,似乎随时要消失,脸色煞白道:“法师,不好了,煞婴融合了我的天魂,它在召唤我回去,我有点支持不住了!”

    “融合了你的天魂!”阎十一顿时大惊失色,原本他是想要作法替苏晓强行夺回天魂的,但现在的情况却只能保住她的二魂七魄不被煞婴利用,但她至此就成为半魂鬼,无法投胎了,“这怎么办?”

    这时生死簿突然亮了起来,黄橙橙的屏幕上显示出三个字:“请鬼器!”